首页/正文

杜应强

艺术人物 2020-01-13 20:40:38

杜应强

  男,1939年生,中国广东省澄海人。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版画家协会会员、广东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国家一级美术师及汕头画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河山画会理事、中国画学会创会理事、文化部国韵文华书画院山水画艺委会主任、中国人民大学培训学院特聘教授、李可染画院研究员。   擅长版画、国画和速写。画风浑厚、朴实、清丽和明快,富有诗情与乡土气息。作品多次参加全国展览,并被选送至世界二十多个国家展出。曾获第六届和第九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铜牌奖,1996年获中国版画家协会颁发的优秀版画家鲁迅版画奖。   近三十年来,他致力于中国山水画创作,1988年至2007年分别在香港、澳门、台北、新加坡、吉隆坡、曼谷、洛杉矶、旧金山、悉尼和北京等国家和城市举行国画个展。部分版画和国画作品,先后被中国美术馆等国内外美术机构收藏。出版有《杜应强画集.百榕图》、《杜应强画集》、《杜应强画扇》及《杜应强新作集》等近二十册。 作品多次参加全国性展览,并被国家选送至世界二十多个国家展出,版画《山村十月》入选中国版画百年回顾展,中国画《夏》入选百年中国画展。版画《南天丽日》和中国画《根深叶茂》分别获第六届、第九届全国美展铜牌奖。1996年荣获中国版画家协会颁发的优秀版画家“鲁迅版画奖”。曾在洛杉矶、旧金山、悉尼、曼谷、吉隆坡、香港、澳门、台北、北京、上海和广州等城市举办国画个展。中国画《榕荫清塘》、《月上榕梢》和《村口古榕》等作品分别被中国美术馆、故宫博物院、国家博物馆等单位收藏。部分作品入编《中国现代山水画全集》、《中国当代美术》、《百年中国画集》、《中国山水画·油画风景展》等大型画册。出版有《杜应强国画集》、《杜应强版画集》、《杜应强速写集》、《榕颂·杜应强画集》、《中国近现代名家画集·杜应强》等四十多册。        名家点评杜应强水墨山水画        邵大箴        艺术反映时代的变革,不仅仅体现在题材上,同时也表现于艺术语言。杜应强创新的水墨语言本身,具有鲜明的时代特色。        刘曦林        杜应强决不仅仅榕树画得好,也决不仅仅这一种技巧,他善于运用点、线、体面的形式节奏,善于发挥色调的情感倾向性,他善于灵活调度粗细、疏密、浓淡、枯湿、大小、黑白等诸种对比因素,营造了重山叠翠、大海扬波、渔帆竞发、群鸥翔集等等各式各样的抒情诗般的田园乡曲或海上渔歌。这些作品和他的古榕的共性是生命之魂与天人合一精神的抒情性表现。他就是这样一位以榕魂为特征的生灵魂魄的多样表现的歌者。        周韶华        杜应强在艺术处理上颇悟音乐的和声,他十分注意表现适度,不以强刺激冲击观众的视觉,而是气度平和,整体布局相当考究,结构平衡,相济互补,奋而不激,慨而不狂,情浓四溢……        邓福星        杜应强的绘画作品,没有完全沿袭传统山水画的表现手法,而另辟了一条蹊径。他不是以大山大水来构成画中的景象,而是以树,更多是以榕树作为风景主体;他不是刻意地展示传统笔墨的功力,而以他自己特有的表现形式,营造某种意境,追求一种浓浓的诗情。        孙美兰        “宏观的气局”,是杜应强“师心不师迹”,把握中国艺术精神的一大要素。北宋山水,前有李成,“扫千里于咫尺,写万趣于指下”。继有范宽,“写秦陇之峻拔,山势逼人”。史书所记所论,用以对照作品,皆极言李、范山水“气局”之博大宏阔。当代杜应强水墨艺术,力求从古代山水,从前人高层次经典之作,吸取营养,师法其创造精神,从而拓展出崭新的岭南画气局,成就大家风范。        孙 克        杜应强成功的运用了渍墨和宿墨的技法,摸索出一套很有特点的表现方法,使水墨画的面目又丰富一层。实践经验启示画家们:宣纸和水墨的配合,其中对墨性、纸性、水性和时间差的控制,可以出现多种效果,利用笔与笔之间的水线达到物象表现的目的。        邵大箴        杜应强作品的选材很专一,他画的是人们常见的景物,也是他童年时期就很熟悉的榕树与牛,选材的平凡同时也给他的艺术表现增加了难度。因为这些景物无奇特之处,他要靠自己的艺术经营和构想,也就是靠“怎样画”,来获得画面效果,建立自己的艺术面貌。        赵权利        作为生长于岭南地区的画家,杜应强的彩墨画作品几乎全部取材于岭南地区的乡村景物,除描绘春秋四季不同的山村及水乡鲜花烂漫的树丛、嫩绿的枝条、江边月色、海滨苇荡以及渔舟晚唱等等之外,榕荫归牧几乎成为他歌咏不尽的永恒主题。        陈  醉        把一棵生物的树提炼成了一种中国传统笔墨的灵妙,在观念上汲纳了西洋绘画的因素,加上画家本身的智慧,于是摸索出一套画家自己特有的语言——淡淡的、渗化的、透明的、平面的、构成的——这是大榕树的枝干,画面的主体。再配以少量浓墨和厚堆矿物颜料的对比,如浓墨的人物、牲畜、厚堆的树叶、飞鸟等等。画面饱满、舒适、抒情,一看就是杜应强的大榕树了。        马  克        要画好榕树就需要有一个艰苦探索创造和反复实践的过程。这期间尽管说有缺乏师承和借鉴的困难,然而也有激发创造意识和勇于开拓艺术新地的有利因素。应强知难而上,他一方面坚持师造化的优良传统,继续深入生活,面向自然,除在广东境内还到外省去遍访古榕,观察体会,分析研究,画速写、拍照片,积累了大批素材;一方面又勤于实践,结合表现榕的性格特征,大胆地创造出种种相应的笔墨技法。        周积寅        杜应强的水墨画一切来自生活,取自自然,富有生命的活力。这种强烈的生活气息决不是坐在画室、书斋中自造的,而是画家深入生活、长期体验的真实写照。我最为欣赏的就是这种真情实感的流露,而这种“真”要比装腔作势的“新”不知珍贵多少倍。        郭浩满        在杜应强先生近期的新作品中我们又看到了新的突破,尤其是他擅长的水墨榕树和牛,在处理技巧上又有了进一步提高,显得更为深入和成熟,至于色彩的运用和构图亦比前更丰富了,最可贵的是,他的作品仍一如过往,充满着情感和大自然的灵气,使之散发出感人的魅力。当然,作品的背后亦包含了他付出的汗水和努力。        刘龙庭        杜应强所描绘的榕树——这一岭南遍地常见的树木,在温润潮湿的亚热带气候中,树干生枝,枝生气根,气根下垂落地,再变成树干,生生不息,年深日久,树体硕大无朋,遮天蔽日,以致独树成林,占地数亩,枝繁叶茂,郁郁葱葱,如果用来象征我们具有五千年悠久历史、不屈不挠、勤劳勇敢、坚忍不拔、艰苦奋斗、日益繁荣昌盛的中华民族,不也是非常恰当的吗?        吴  扬        榕树毕竟是杜画的重点、亮点,由面到点,由量到质,点面结合,互为因果。他画活了榕树,不仅形式美、构图美,且最擅补景,将榕树放在不同的环境下加以表现,以此实现艺术美与生活美的和谐统一。        赵力忠        杜应强在版画这个艺术“娘家”中所熟悉的一些艺术元素,也被带入到中国画这个艺术新家中来。其中,最为突出的,是他将版画中黑白灰关系的艺术表现,转化到中国画的墨色处理上。比如在他的很多关于榕树的作品中:基本以浓墨为主的地面及点景的水牛和人物;虽有变化但基本为淡墨调子的榕树;天空及其他空处则以空白为主,偶有渲染,也是极为浅淡。        巴里•蒂尔(加拿大)        杜应强的笔墨既有传统功底又有从生活中观察所形成的新技法。为表现南国水乡特色,他反复试验、探索、终于形成了一套属于自己的笔墨程序与格局。在表现榕树的枝干时,他充分利用宣纸与水的冲击效果,利用水所浸润留下白线痕迹,把树干的结构、转折、动式力度描绘得真实准确而又生动自然且富于节奏与旋律美感。        钟增亚        杜应强的笔墨既有传统功底又有从生活中观察所形成的新技法。为表现南国水乡特色,他反复试验、探索、终于形成了一套属于自己的笔墨程序与格局。在表现榕树的枝干时,他充分利用宣纸与水的冲击效果,利用水所浸润留下白线痕迹,把树干的结构、转折、动式力度描绘得真实准确而又生动自然且富于节奏与旋律美感。        张士增        杜应强成功地选择和相对地稳定了自己的创作题材。闽、粤一带的榕树,树形庞大,盘根错节,给人历史沧桑和强大生命力的感觉。杜应强的大部分作品题材就集中在榕树上,他对榕树有一种特殊的感情,有一种独特的视角,有一种非常的寄托,有一种不断的执着,榕树的品格和精神影响着杜应强水墨画的格调和意境,造就了杜应强水墨画艺术的成功。        张  琮        美只能从生活中来。杜应强有一双善于观察美的眼睛和丰富的生活积累。他长期生活于富饶美丽的南海之滨,这几年又游历了祖国的许多名山大川。他热爱祖国,热爱家乡,热爱生活,满怀热情地去寻找生活中的美,创作出一幅又一幅感人的作品。        唐大禧        通过他的笔端,呈献在读者面前的锦江、潮土、榕姿、牛影、江帆、渔汛、春风、秋雨、晨曦、落霞、天光、水色……可谓气象万千,如撼人的乡土交响曲。画家以泼墨千里,荡笔无边的气度,为我们拓掘出一个令人神往的艺术空间。        崔庆忠        作为一个岭南人,杜应强对榕树充满了深厚的个人感情,他的许多作品都以榕树为母题,以表现榕树之灵和上承传统的绘画精神为旨归。站在他的作品前,我们会感觉到他笔下的榕树,充满了生命之美,自然之美,艺术之美,在雍容、优美和勃郁的生机中,又充满了静雅之神气,在具自然美的风神中又变换成既传统又现代的文化符号。        张  步        杜应强尊榕、爱榕、画榕,并以榕为师。榕树刚健而雄伟,顶天立地,狂风暴雨岿然不动;榕树以其巨大的枝干撑起高大宽广的树冠,默默张开温柔的怀抱,营造一方清凉世界,造福于人类;榕树具有顽强的生命力,甚至在石缝中也能扎根。应强认为做人应该学习榕树的精神品格,才能百折不挠,立于不败之地。        梁鼎英        杜应强把南方的榕树作为创作的主要题材。他反复不断地刻划了千姿百态丰富多彩的榕树那深刻雄强浑厚的形象,树起了榕的丰碑。在那里记下了自己深深的乡情,记下了滋养着民族传统文化的大地的温馨。        王  镛        杜应强非常善于处理水墨的浓淡虚实关系。他的水墨画笔墨大致可分为“实写”与“虚写”两类。“实写”以墨线勾勒为主。例如《榕魂》、《蓼蓼百岁榕》、《韩江两岸古榕多》、《榕之梦》的墨线格外清晰,接近焦墨山水。“虚写”以水墨渲染为主。例如《榕荫图》、《归牧图》、《春雨濛濛》、《夏憩图》等作品中的榕树,均以氤氲虚灵的水墨渲染,以浓淡不一的墨渍水痕描绘出枝干的筋节脉理,仿佛是半透明的榕树底片或剪影。       刘春杰        一个画家在文化上的传承中,有一点新意与突破,都是对绘画艺术的贡献,也是对文化的贡献。应强先生的意义也正在于此。        王  平        加拿大人巴尔•蒂尔评杜应强的作品有三大要点:其一,树木与其它植物在杜应强的山水画中扮演着重要角色,植物群是他的强项;其二,作品中的水牛的画面反映出他具有一种透视收缩和捕获事物动感的能力;其三,尤其在颜色组合中展现了浓烈的装饰要素。可以看到,西方人熟悉的层次分明的空间布置、焦点透视而非传统散点透视的视觉、以及凸显人工雕琢的装饰效果,都是造成杜氏作品独特视觉效果的原因所在。        王秋童        杜应强既没在传统中泥古陷足,也没在超前路上弄虚作假,而是踏踏实实地探索和追求,努力不懈地寻找人类与自然中所存在着的美和艺术的真谛,用聪明和智慧破译这美的密码并把它演绎成可以表达的笔墨语言符号,用他自己的理解和实践创立了杜应强的风格。        汪为胜        在当代美术史上,杜应强水墨语言的探索成功无疑具有代表性。这不仅是他炼液成金,弃滓存精,曲终奏雅之妙,而且有着窥其涯矣的丰富内容。        杨秀雁        古榕就是故乡。多年前,一位老华侨归来刚落脚汕头,看到杜应强的《十里榕荫图》长卷后,无比激动地说:“我未进家门就如同回到家乡一样!”他执意要巨资购下这画,因为他一瞬间从画里找回了几十年挥之不去的乡山旧梦,一种震颤心扉的精神体验使他忘乎所以。概言之,杜应强画里识得榕千面,神游太古,观照当代,皆澄清心灵之佳构也。        钟增亚        杜应强有高超的造型能力,其信手拈来随着挥洒的笔墨可以把山石树木的形象描绘得千姿百态,形与笔墨的有机结合,玩弄于股指之间,这种心手相印,下笔成形的本领,赖于画家长期的积累与锤炼。杜应强还是一位营造意境的高手,他注重画眼的设置,把功夫下在画面的视觉中心,在那关键地方,他把最美好的动情的人物、牛群和渔舟画得精彩耀目,十分可爱。虽寥寥几笔,却笔笔到位,形神兼备,无可挑剔。这洒脱中的精细显示出画家的修养与才气。        吴承刚        杜应强一直保持着浓厚的创作兴趣和热情,并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进行钻研和探索,使作品在表现手法和技法难度等方面都取得了一个又一个重大的提高。近年来,随着一系列优秀作品的产生,强烈的个性加超卓的技艺,使杜应强的榕树作品成为蜚声艺坛的个人品牌。        吴国亭        从所周知,一个画家的成功主要靠两方面的因素:熟练的艺术技巧和对生活充沛的激情。很难想象一个光有艺术技巧而对生活冷漠的人,或者光空有一腔热情而无艺术表现能力的人能成为有成就的画家。杜应强正是既有炽热的情怀又有娴熟的艺术技巧的成熟画家。        易 晴        杜应强曾经说,可染先生一向提倡画国画的人应该向版画家学习,一学整体感悟;二学运笔如刀透纸背之功;三学调性简洁而敢于打破常规。在杜应强的山水意象中,率性而又饱满的墨线别开生面,参差不齐、粗细不等的线条笔笔相融,他非常善于充分调用生宣纸的特性,或写,或描,或点,一笔未干又接一笔,中国画的线性结构转瞬间架构岀一个个有筋有骨有血有肉的独具姿态的生命意象。        吴勤生        应强的山水画,泼墨高山丛林,描绘飞瀑大川,踏寻大江南北,攀登黄山庐山,但最终还是“定位”回归那魂萦梦牵,挥之不去的故土气息和古榕情怀。在潮汕大地几乎每个村前寨后都有古榕,它的枝繁叶茂,榕荫风清,成为农家冀求丰收、安宁、欢乐的象征。应强笔下的古榕,千姿百态,意趣深邃,内涵丰富,发人深思。意境的创新,技法的创新,变化而圆融,以榕树之美和特有的艺术语言表现画家自己的艺术观和艺术境界,形成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        □ 郑振强        潮汕平原地处岭南粤东,东临南海。它的山川气候、风土人情虽不象北国的雄奇浑厚,却以自己的秀丽淳美陶铸了一种独特的平原情韵。躬耕于斯的水墨画家杜应强,在长期的艺术探索实践中,形成了一种与温馨润泽的乡土相关联的艺术语言。他画中清雅、秀逸、空灵之美,完全可以与北国苍茫、博大、壮美的画风相照应。正是南北迥异审美取向的相互辉映,我国画坛更显得异彩纷呈,琳琅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