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非洲到中国”北京艺门画廊(香港)个展

艺术展览 2020-01-13 18:04:36

“无论身处南非还是他处,我总想用镜头去捕捉原住民内心的脆弱与不堪。”

——Pieter Hugo,开普敦,2016年

北京艺门画廊荣幸宣布,为南非摄影艺术家Pieter Hugo(1976年生于约翰内斯堡,目前工作生活于开普敦)举办其在香港首次个展。

摄影艺术家Pieter Hugo以后种族隔离时代中的南非白人肖像摄影作品“Kin”系列,于当代艺术界崭露头角。此后,在记录尼日利亚传统杂耍艺人的系列作品“鬣狗与人”中,Hugo延续了其赤裸、尖锐而直接的镜头语言。凭藉此系列,Hugo成为当下最具代表性的摄影艺术家之一,曾先后于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Rijksmuseum)、德国沃尔夫斯堡博物馆(Wolfsburg Museum)以及法国巴黎布列松基金会(Fondation Henri Cartier Bresson)举办个人展览。

在穿越非洲大陆的漫长旅途中,即使面向不对南非国籍者开放的未知区域,Hugo也欣然前往,从不惧怕。在大量以年轻人与老者为主轴的肖像摄影作品中,满目疮痍的破败背景尤为醒目,在静态中营造了足够的视觉震撼。这些作品涵盖了非洲社会中形形色色的底层人物:从亲历大屠杀十年之后的孩童,到加纳毒废品回收站内的工人,再到乡野间的养蜂人、南非白化病人……当然,Hugo的镜头也对焦身边之人,他的亲友,包括自己都曾出现在作品之中。

在Hugo的特写镜头中,赤裸裸的残酷使其作品在观者面前,总能无声地实现最强烈的情感冲击。Hugo选择的主题往往是渺小而卑微的,但却能在镜头中,构建蕴含深刻启示的意象,如此反差使他的创作,获得了更具价值的成功。面对拍摄对象,Hugo将自身视为平等的对话者,不加矫饰的镜头运用,让两者之间的无差距交流成为可能。与传统的纪录片相比,Hugo作品中的形象被抹去了人为的悲观主义,直刺心理的情感呼之欲出,其作品的成功之处,正是以冷峻的艺术语言,客观地讲述了拍摄的人与物所身处的社会变革,而其中所展现的真实状况,是无法以简单的“后殖民时代”、“生态破坏”、“种族隔离”而一言以蔽之。

Hugo镜头下的场景在不断变幻,从不局限于一隅:在尼日利亚的瑙莱坞片场中,身着戏服游荡的演员;在波札那的法庭上,以全套制服出席的法官;朋友、邻居、家人以亲密姿态呈现的裸体,甚至是在术后的住院病房中——以不同的修辞方式,Hugo暗示着实际存在的不安与困境。而在不久前,Hugo于洛杉矶完成了一次驻场艺术家项目,他以“Californian Wild Flowers”(2014-2015)为名,在洛杉矶与三藩市——这两座美国最富有的都市,为当地街头的流浪者拍摄了一系列肖像作品。

在此次香港个展中,Hugo将首次呈现他于北京创作的系列作品“Flat Noodle Soup Talk”(2015-2016)。在首次中国之行中,Hugo完全抛弃了游客的身份,而将手中的镜头,对准了北京人日常生活中的私密瞬间。同行的翻译与酒店里的员工,都成为了作品中的模特。这些在北京生活、工作的普通年轻人,在作品独特的光线与构图中,与荷兰黄金时代的肖像油画,产生了荒诞的联系。裸体、烟头、纹身、蓝发、穿孔、健美的身躯与怪诞的时装,无不以最放松的姿态,出现在日常场景之中。这些普通人的形象,构成了在Hugo眼中最经典的象征符号——无论被怎样的舆论与非议围绕,依旧渴望做真实的自己。

而Hugo更具知名度的非洲摄影作品,也将出现在此次展览现场。

作为当下最具影响力的摄影艺术家之一,Hugo的独到之处,在于他与所有拍摄对象之间,建立了一种超越他人的私密关系,而这正是所有特写肖像作品成功的关键所在。对一名优秀的人像摄影师而言,“挖掘”的欲望是其天生具备的特质——即深入到主体表面之下,以镜头为媒介揭示人类的多面性,这样的创作过程,更像是主客体之间,一次平等的合作。Hugo在这样的合作中,毫无畏惧地踏入未知的隐秘地带,他完全遵从拍摄对象的天性与欲望,以此与个体外表所携带的成见,决绝地道别。Hugo以独特的镜头语言,探求人在真实自然的状态之下,所呈现的本性——这样的勇气,对于他所身处的非洲与今天的中国而言,更具深意。

——马芝安,2019于北京

展览海报

展览海报

展览时间:2019-03-26 - 2019-05-29

展览城市:香港 -

展览机构:北京艺门画廊(香港)

展览地址:黄竹坑48号联合工业大厦16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