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墨彩行履”邹明绘画艺术展

艺术展览 2020-01-13 18:14:50

邹明长期致力于当代水墨实验,却非先锋性人物,与传统绘画渊源极深,却与新文人画风毫无干系。从人格、修为上看,邹明更近于传统知识分子,不肯一失诎己,以从时者;而在创作中,他却更像站在时代前沿的刀客,放任自恣,一切逼窄、规矩、法度,皆在刀锋掠过处零落。总之,很难用单一的词汇对邹明的人格、身份加以界定。

读邹明的作品,时而仿佛梦入乡间民居,时而如在都市中游移彷徨,多有颠跌失措,难以自持之感。前者岚气舒卷,山色漫衍,鸳瓦粉墙深然于水色云容间,曲水迴廊隐没于晚霭明灭中。读之如独坐春风,万虑荡去,一股幽长的乡愁直上虚空,聚散不已;后者则如坠末式图景中:碎片式四处崩裂的废都,窒息的土地,巨兽般的钢架……俯身倾听,似有都市机器的呜咽,时而回环绵延,时而声如裂帛,逼使观者深深沉溺于不断被确认的某种罪过之中。真可谓大笔勾勒,肺腑槎枒,思绪苍凉而幽怨。

乡居与都市,作为性质完全不同的两种景观,交错地贯穿了邹明近30年的创作生涯,构成其水墨创作的两大母题。

邹明的机智之处在于,在创作、展览中,他一直试着将两种不同的景观,不同的母题置于同一场景,同一空间结构中,逼使两者始终处于意义互补、相互生发,乃至相互暗讥,相互对抗的状态中。邹明称自己“一脚走在水乡,一脚走在都市”,他认定“生活中的老屋、老门、老墙和水乡本身,就是一个文化载体,它们积淀了太多的时光、记忆和故事”,“这是一种情韵,一种心致”,直通“达观之境”;而对于都市,他则“尝试以批判的眼光去观察,以表现都市中土地的呼吸、土地的抗争”,“表现一种对自然生态的思考”。在当代水墨领域,邹明所设置的既相互矛盾又相互依存的母题结构是独一无二的,它不仅在形态学层面上为水墨的形式探索提供了必要的支点,而且还以歧义纷呈的方式,隐喻了我们这个时代的基本精神状态。

问题的关键在于,在水墨创作中,乡居或都市景观如何超越其表象再现而成为时代的精神符号?近年来,由于“写生主义”的泛滥,无论乡居或都市题材创作,大都拘囿于表象再现的层面,从写生到创作的完成,呈现出无区隔的扁平化状态。其结果可想而知:乡居题材中的精神还乡意识,尽掩于扭捏作态的日常景观描绘中,而反思都市的触角,亦被简单罗列的都市图像所折断。从精神隐喻的角度讲,这类作品充其量只能抵上普通照片,或至多是充满中产趣味的装饰物。邹明之所以能避开俗流,逆势而上,就在于他比别人更透彻地理解了当代艺术家的本质。在他看来,当代艺术家的使命并非执溺于物象,恰恰相反,他是可见性的解构者——解构事物的表象,使其无限地隐匿,从中建构并呈现不可见的精神世界,才是当代艺术家的真正使命。正如修行高深的佛家那样,在渐修渐悟中,翻踏关捩子,从当下跳脱出来,在虚幻的表象外拓出一片神的空旷,开显出一个纯精神的心灵世界。如何完成这一超越?邹明的策略是:赋予母题以具象、抽象共居一体的半抽象结构,用以完成乡居、都市景观的意象性重构。显而易见,无论是对题材、母题,还是对作品的语言而言,这都是一次盛大而庄重的涅槃:乡居、都市的表象在笔墨不断地结构中渐次消失,而孤形绝状,触毫而生,恍惚奇象,喷涌而出,一个涅槃重生的景观,一个超越表象的廓然境界慢慢浮现出来,最终在隐喻的层面上自我凝聚为一个世界。可以肯定的是,在“新水墨”、“当代水墨”还未正式定名之前,邹明就开始了当代水墨的探索,无疑,他是当代水墨领域的先行者之一。近30年的笔墨实验,不仅让邹明积累了大量的技术经验,亦使他在结构、叙事、造型、意象摆布等方面具有了非凡的掌控能力。比这两点更重要的是,他的作品一直保持着卓越艺术所拥有的那种神秘的原创性品质。如果用一句话概括邹明的笔墨体系特点,那么,似可以这样说:结构精谨而勾染宽博雅正,筑空灵精逸于古穆深邃之上,既优游不迫,又气势争折,所有这些炫目的元素,共同构成了邹明笔墨的美学风格。

在创作实践中,依据母题表达的需要,邹明或先泼后画,或先勾后染,或亦勾亦染,多种手法变换交合。邹明的用笔,可称为虚化性用笔,其特点是,充分利用毛笔散锋虚染的特点,一笔之中见墨气飞白,空灵中半含皴意,有力有韵,且潜气内转,边缘在有无之间。对于老屋、古巷、老门、断墙、土地等物象的营构,邹明往往以矿物质颜料与水墨混融使用,或薄染,或厚敷,放任色墨在宣纸上的渗透、流淌和浸漫,形成墨彩的掩映互衬,局部施以皴擦、点厾,再以小心翼翼的晕染做整体性收拾,使画面渐至苍润,归于浑沦,获得润泽如玉般的半透明效果。最值得称道的,是邹明的泼墨、泼彩:在墨、彩中混入明胶、茶叶水、敦煌泥等,依兴而为,随性而泼,墨、彩与综合材料的自由分合、聚散,出人意料地形成或斑驳诡谲,或空灵恍惚的偶发性图式,“譬翕张而气作,犹吹煦而传声”,其舍形悦影的图式营构,焕发出一种摒落筌蹄、水流花开的道机禅趣。那些置于泼墨背景上的老屋、古巷、断墙、老门以及都市,仿佛从太古的梦幻中浮游而出,一如涅槃后的重生。其间涵蕴,迥非寻常意境,令人味之无极,低徊无尽。

时至今日,新水墨正以不阻遏之势而成为中国当代艺术的主体。它的新标准、新形态正寓于一浪高过一浪的笔墨实验中。作为这一伟大进程中的一员,邹明以中西互融,古今互见的机敏判断,开拓出了别具一格的当代水墨路径。无论我们以什么样的标准去估价他,都无法否认这样的事实:他所积累的当代水墨经验,所建构的笔墨体系,是中国画现代转型过程中最为珍贵的财富之一;同时,他在乡居、都市两个母题创作上所表现出的新人文主义光彩,亦让新水墨探索具有了方位感。归根结底,在这个全球化、消费主义、意识形态此消彼长的复杂时代,邹明的作品不是别的什么,而是一丝烛照这个世界的光亮,一种我们可以称之为艺术的东西。

画展展出邹明近年来在新水墨领域的一些探索,由综合绘画、写生路上、大漠胡杨和水墨水乡四个部分组成,其中有部分是他2015年在中国美朮馆个展的作品,更多的是近年来他坚守写生与创作并举的画作,无论是从作品的尺度、还是数量上看不能不令人称道,还有画背后他所付出的艰辛与努力。尤其是近年来他一直坚持行走写生路上,画了近千幅水墨写生,不断探索与发现,体验与思考,表现出一位艺术家的真诚与执着。

读画,品味其中,会有一种来自艺术的感动。

张晓凌

中国国家画院原副院长

中国美术报总编

展览海报

展览海报

《槟城街头写生》  邹明 33x33cm 2017年

《槟城街头写生》 邹明 33x33cm 2017年

《大漠残阳》  邹明 200x200cm 2017年 综合材料

《大漠残阳》 邹明 200x200cm 2017年 综合材料

《大漠生灵之三》  邹明 192x98cm 2016年

《大漠生灵之三》 邹明 192x98cm 2016年

《大漠生灵之十》  邹明 192x98cm 2017年

《大漠生灵之十》 邹明 192x98cm 2017年

《大漠生灵之十三》  邹明 136x68cm 2017年

《大漠生灵之十三》 邹明 136x68cm 2017年

《大漠生灵之五》  邹明 192x98cm 2017年

《大漠生灵之五》 邹明 192x98cm 2017年

《恭王府写生》  邹明 33x33cm 2017年

《恭王府写生》 邹明 33x33cm 2017年

《教堂里的圣光》  邹明 38x38cm 2018年

《教堂里的圣光》 邹明 38x38cm 2018年

《静听远去的声音》  邹明 198x98cm 2015年

《静听远去的声音》 邹明 198x98cm 2015年

《老街风情》  邹明 68x68cm 2015年

《老街风情》 邹明 68x68cm 2015年

《龙脊写生》  邹明 33x33cm 2018年

《龙脊写生》 邹明 33x33cm 2018年

《时空对语》  邹明 198x98cm 2012年

《时空对语》 邹明 198x98cm 2012年

《无声》  邹明 200x200cm 2015年

《无声》 邹明 200x200cm 2015年

《隙》  邹明 200x200cm 2017年 综合材料

《隙》 邹明 200x200cm 2017年 综合材料

《意象都市之一》  邹明 200x200cm 2019年

《意象都市之一》 邹明 200x200cm 2019年

《中秋月圆时》  邹明 136x68cm 2013年

《中秋月圆时》 邹明 136x68cm 2013年

展览时间:2019-03-21 - 2019-05-05

开幕时间:2019-03-21 15:30

展览城市:广东 - 深圳

展览机构:大芬美术馆

展览地址:龙岗区 大芬村大芬油画街

学术主持:张晓凌

主办单位:深圳大学 中国国家画院美术研究院 深圳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中国水墨画院 深圳市大芬美术馆

协办单位:深圳画院 深圳中国画学会 深圳文化潮汕博览园 深圳1979邹明艺术空间

参展人员:邹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