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黄几画谱:黄几作品展

艺术展览 2020-02-15 05:53:54

2019的广州雷雨交加,这种特定的天气让人感觉到一丝神秘主义的兴奋,悖论在反复循环之中论证了意志与虚妄。生活中从来不缺风雨雷暴,这并不是广州人民最真实的需要,但可以接受。

我一直在思考广州的艺术是怎样一个状态,因为这个生态里面关乎到我身边的艺术家朋友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这种存在共同构成了彼此要去面对与解决的现实和问题。大家相互制造问题但又束手无策,彼此放任与逐流,对于庸常的一切不怀好意但又苦于无从下手。习惯性的礼节乔扮成毫无伤害的忍耐与浅显的友谊。

生活于广州的黄几小心翼翼(其实谁都一样),他清楚一种隐匿平庸之中的秩序存在同时也感受到话语争夺的紧张感的迫近,他刺探着各个系统对于他的接纳度和意义并把经验转化为自身的图式谱系,他的确想成为某一类人,在这一类人的某个坐标上便是他自己。黄几的寻找恰恰是一个正派青年必经的传统路径——只有在不断地确立参照物的过程中才能应对源自于自我的迭出的困惑,其中的荒诞之处是当参照物作为个人存在的佐证的时候它仍然需要由“我”这个主体去确认与选择。

黄几作品中的内在悖论也源于此,诚如《触不可及》的系列,在一个封闭性的平面空间中那些刺状的形象被有教养地安排在各自安全的位置,“刺”作为一种生物进化的应激机制已经无关紧要,成为了秩序和装饰之物,在平均的空间分布与内在的形式规约下,“刺”带来的痛感已然消失,或者说,“刺”成了经验主义的残留物,既无法构成批判的利器也无法提示存在的挑衅和危险,仅仅是处于一个概念的封闭空间中。《触不可及》的意义反向生成,黄几被教育与普世价值挟持之后隔离于自己的内心之外,他无法真正触碰自己的内在痛感,这同样是一种深刻的真实。而在他的影像作品《痛》中,他像一位外科医生一样精准地剪掉仙人掌的每根刺,然后再把每根刺按原位扎进仙人掌中,在保持了仙人掌“本来”的生物形态的时候其实已经解除了刺的机能,这个动作完成了彻底的转化——仙人掌在忍受伤害的过程中保持着卑微的克制与漫长的忍耐。这种无言的残酷是社会事件的暗喻与投射,社会中每个卑微而心机重重的生存者何尝不是在施虐和被虐者之间摇摆恍惚。

《格竹》系列是黄几回到传统与艺术史谱系中的一次探索,显然,他意识到中国画传统中对范式的依赖和其中的文化惰性,他通过放大画谱中的形象来解释自己对于谱系的怀疑和虚无态度,当两片巨大的竹叶并置交叠在一起的时候,不得不承认,符号的意义失效之后成为一种无关痛痒的疲劳审美。

当我把展览命名为“黄几画谱”的时候,我承认这也是黄几两难的现实,在解构与建构的模棱两可中,往往是怀疑和焦虑占了上风。

每一位年轻的艺术家都是生态中的一个变量,他们的到来、茁壮和改变即是一个领域的结构性改变的节点,而我们籍以克服恐惧的安全的幻觉,也将荡然无存。

孙晓枫2019/05-2019/06

展览海报

《格竹01》 黄几 130x50cm 2018年 绢本水墨

《格竹09》 黄几 130x50cm 2018年 绢本水墨

《痛》 黄几 90’27”&30’35” 2017年 双屏视频

《痛》 黄几 61x106cm 2017年 纸绢本水墨

《斑竹图》 黄几 50x126cm 2019年 绢本水墨

《触不可及03》 黄几 45x65cm 2017年 绢本水墨

《触不可及13》 黄几 30x115cmx3 2018年 纸本水墨

《临吴湖帆〈虚心学习又红又专〉之金砖图》 黄几 96x123cm 2019年 绢本水墨

《有刺的树》 黄几 235x120cm 2019年 绢本水墨

《触觉自述》手稿-19 黄几 23x33.5cm 2017年 纸本水墨

《触觉自述》手稿-29 黄几 23x33.5cm 2017年 纸本水墨

展览时间:2019-06-23 - 2019-08-22

开幕时间:2019-06-23 15:00

展览城市:广东 - 广州

展览机构:尚榕美术

展览地址:中国广州市天河区程介西大田基南10号(员村二横路与临江大道交叉口南200米)

学术主持:孙晓枫

主办单位:尚榕美术

展览备注:展览策划:常芳 韩亮
支持单位:东升实业集团
赞助单位:广州市弼时商贸有限公司

字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