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人生看舞台”纪念高马得先生诞辰一百周年民间收藏作品展

艺术展览 2020-01-17 15:31:10

简介:

高马得

江苏省南京市人。四十年代以漫画见称,多年从事新闻出版工作,六十年代醉心于中国戏曲,遂以中国画形式描绘戏曲人物,笔墨简练洒脱,形象

生动传神,情趣妙生,耐人寻味。多次在国内外举办个展,由北京、上海、江苏、香港、台湾等地出版个人画册,出版了《画戏话戏》、《画碟余墨》、《马得水墨小品》等,获国务院专家待遇,获漫画“金猴奖”,1993年在江苏省国画院离休。1999年出版个人大型画册。2007年因病去世。

前言

文/高多

杨春华老师说过一句话:“你父亲这棵树太大,你们后辈出来不易”是这样。我在父亲生前,我是不敢在他的画桌瞎画的。树一大,什么鸟都来,躲雨的、摘果的,什么鬼都有,那些画老爷子假画的,一定比我日子好过!从古到今,假画假产品多的去了,据说河南的破房子里就能造出千万的假铜鼎,可怕之极!艺术太伟大,有埃及的古代艺术,敦煌艺术,有几个是博士、院长、教授画出的?都是在民间,艺术水平极高,现在人们有几个敢说他是大师,他博士,狗屁,今不如昔,为什么?我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再看电影,50年代后,到2000年,怎么看?50年代的电影就是好看,2000年后的抗战片怎么看?从唐到清,唐宋的画,与清代后期比又如何看?父亲大人对民间艺术迷到了极致,家里民间年画、剪纸、泥娃娃多了去了,太美了,为什么那些大字不识几个能画出那么美的画?儿时我迷上西洋画,看苏联,法国,英国,荷马史诗,德国哲学小说,绘画当时看到的全是印刷品,真他妈的难看!现在祖国,有邓大人,开放了,可以近距离与资本主义接触了,听他们音乐,看他们的书,看他们的艺术品,真是一个过瘾,在博物馆,一个转身都是我儿时看到的烂印刷的原作,太精彩!我大概在85年到88年才开始了解中国画。当时我在中学教美术,高中班开办了园林专业班和旅游专业的班,我都教过,我让他们临摹芥子园,起点高的一米,可是太难,但是他们后来懂了,也晚了。小时候也练字,我有个毛病也不是毛病,眼高手低,一练,练不下去,太不满意,只有放下,但我素描倒是越画越满意!是的,人就是这么先有自信才能干下去。你说愿意赔钱赔钱,你还干嘛?追一美人,可美人看你就烦,你还追,那一定是呆逼!我有一好友有才又善良,帮助过许多人,就是太迷女人了!前几天去农场看他,同去看他的朋友嚎哭,搞得我也眼泪直淌,可怜一介绅士变成阶下囚,瘦的脱骨了,说一星期才给吃一次肉,是的,一个犯罪分子怎么可能好吃好喝?一个优秀的老头,一位绅士成为这样能不让人嚎哭吗?为什么?女人啊女人!

我父亲当然也好色,但不滥,只是看看,他看到漂亮的女人给她们的画都是精品,没办法!生两个儿子都是好色鬼,世间什么情啊,命啊,艺术,诗歌,文人,只爱美人不爱江山都离不开女人。文革期间,不让看书又不让听音乐,只看八个样板戏,不让看文学作品,只看毛选,人是什么?是有七情六欲的!艺术能离开女人吗?不可能,父亲大人画的精品牡丹亭,男女欢爱,让世界传唱!鲁迅、老舍、巴金、梅兰芳、周信芳,谁不在书写说唱男女欢爱!其实,父亲大人的艺术真是无法用言语来谈,看懂的人爱得要命,看不懂的人只是废纸,父亲大人1919,到2019,一百年了,画戏画了一辈子,他是一个真正的疯狂热爱艺术的老人,我们这帮后辈无法与他相提并论,大师论画多了去了,懂得艺术本身是个体的有多少人?牡丹亭、三国、水浒、红楼梦一个人怎么能演绎的?艺术不就是个人之事,只有面对白纸一支笔就可为,老父亲常写的台词:花似人心好处牵,如花美眷似水流年,睡去巫山一片云,多美的台词!一辈子,当然,六百年的昆曲,谁又能知道李白当时的生存状态?古代人无电视、无汽车、无肯德基、无飞机,写出那么美的诗句,谁能研究出来?老爷子诞辰一百年了,我学老爷子的画可能也有三十年了。什么,学我者死!学习是方法,只有努力再努力,费纸三千,你看昆曲就是传承,你唱昆曲,你唱出现代戏,那是昆曲嘛?动不动要改革,许多艺术在创新,狗屁!有一次我问过父亲大人李小山的废纸论,说什么“中国画走向了末日”,又是狗屁,老爷子说了句经典的话:“只要画一张好画就不是废纸!”太高级,好画、好画太难了,太难了!但话又说回来,什么是好画,无人能给出答案,反正我看过博物馆后很少再去看什么展览,能看到的好画太少太少,当然,如果画家自己画的不好,他也不会被评委评为金奖银奖,优秀奖的,什么假产品,假药,假功夫,假画那都是时代产物,没什么,你说电影电视剧都是假的,那些无聊的人天天看的乐乐的,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每天都在等放下一集迷的一米,这就是艺术的力量?只要是人,就可以改变世界。沙特说的名句“他人就是地狱”听自己的,路就在脚下,汗水、泪水、老茧都会有,功夫不负有心人!

程聚勇先生收藏多幅老爷子的精品,当时我还以为全是假画,没想到一看都是精品,所以没看到的,你不能胡说八道,让朋友们好好欣赏真正的艺术品,言语真的比较苍白,观、观、观!

2019年9月8日高多写于高云岭

后记

文/程聚勇

喜爱高马得的作品是不需要任何理由的,记得好友阴建平先生当时来我处做客,随身携带了几幅刚收藏的高老作品。在一同欣赏之余,我深深被艺术家简练洒脱、生动传神并带着些许俏皮的描绘所打动,于是开始收藏高老的作品。

随着对高老作品的深入了解,我不仅收藏了他的代表作品“戏曲人物”系列,还有缘收藏到了1984年高老创作的《八仙过海》小人书的绘本系列。不久,多姿多彩的作品不断入藏、日渐丰富。

今年是高马得先生诞辰一百周年,于是在2018年底便开始策划高马得先生的作品展。我不仅拿出自己多年收藏的高老作品,还与喜爱高老作品的全国各地的藏友多次交流沟通,得到了大家广泛的支持和帮助。编印成册的初衷也得到高多老师的认可,此次小册中有徐州藏家张宝军、山东藏家刘明国、安徽藏家方锦云、西安藏家任胜天等朋友的藏品,这次活动得到了许多朋友的大力支持,在此一并鸣谢!

2019年09月21日

高马得与宋吟可

文/孔祥东

高马得生于1919年1月,农历戊午年末,按传统计岁习惯仍称1918年,属马,因而名马得,母亲也属马。父亲高先仲,字竹篪,南京人,晚清秀才,曾为府台衙门西席,亦有画作存世。马得出生于父亲跟着州府衙门不断调职搬迁生涯的江西赣州,六七岁时父亲去世,只留下些笔墨纸砚、碑帖画册、金石印章。此时长他16岁的哥哥在铁路泰安站任站长,母亲带着一家人相随,继而迁津浦路上的天津。马得的哥哥热爱文学艺术,常为天津《大公报》副刊写稿,领马得去看各种画展。

天津的风土人情养育了马得,自1926年在抉轮小学、继抉轮中学读书,杨柳青年画,民间玩具、泥人、艺人,各式剪纸窗花,还有京剧,以及与哥哥交厚的赵望云、李苦禅等,无不成为他少年时代的艺术滋养。1935年在天津就读河北省立水产专科学校渔捞专业期间,发生了“一二·九”运动,马得当选为学生自治会主席,学潮平息被校方开除。七七事变后随家人逃到贵阳,因患肺结核,需要静养,自学诗词、绘画,从此开始艺术生涯。1942年至1944年,任贵阳《国民画报》主编。1945年加入中华全国漫画作家抗敌协会,作品在重庆参加争民主反独裁反内战漫画展,在延安参加延安、重庆木刻、漫画联展。其间,受到叶浅予、张光宇、廖冰兄的艺术指导。1946年成为全国漫画作家协会会员。同年起先后任重庆《商务日报》星期漫画版主编、南京《新国民画报》主编、南京《江南晚报》漫画专栏编辑。1951年任上海《漫画》月刊编委,继任《新华日报》美编,主要绘制题图、漫画,2007年终老南京。

另一位南京人宋吟可(1902 —1990),原名荫科。在南京读中学时,因家境贫寒辍学。15岁到上海商务印书馆学作书籍插图,业余习人物、花鸟画,受任伯年、吴昌硕等前辈影响。20世纪30年代流寓广西,任桂林美术专科学校中国画讲师,并于当地举办第一次个人画展。40年代迁至贵阳定居,多次在贵阳、昆明、成都、重庆等地举行个人展。1951年任贵州人民美术出版社美术编辑组组长,随后相继任贵州省民族学院,贵州大学艺术系教授,为中国美术家协会第二、三届理事,贵州省文联副主席,美协贵州分会副主席,美协贵州分会名誉主席,贵州省国画院名誉院长,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全国文联委员。

高马得与宋吟可本无关系,因为他们都是南京人,艺术活动都与贵州有关,1949年后他们都是中国人物画领域的重要画家,所以我时常把他们放在一起研究、考量。高马得处于时代主流的新金陵画派地域,但他的人物画与新金陵画派用传统笔墨描绘现实生活的山水画不是同一品种,以漫画起家的戏剧小品画相对于主流画派显得边缘;宋吟可所作现代人物处于新中国画的主流,但因地域不在艺术流派的中心位置,尽管资格老、水平高,在艺术圈中对他的认知仍有些边缘。高马得的成就在于继丰子恺之后,把漫画进一步与中国画合流,不同的是一个通过中国书法线条的节奏加上现实文学的魅力,一个注重宣纸漫漶的墨韵借助戏词的境界,继关良、叶浅予之后将前人少作的小品种戏剧人物画向不同方向的做了开拓。宋吟可的成就在于得海派绘画的精髓,技法高古、色彩明艳,采集西南生动鲜活的民俗,很好地达到了传统绘画方法与表现现实生活的统一,艺术标准与观赏性的统一。对这两个人所取得的艺术成就,主流话语的认识至今仍有些不到位,这也是一个共同点。

随着一个时代的过去,浮华得到沉淀,有价值的一切将会显现,艺术品市场尤其如此。说句套话:高马得和宋吟可的艺术成就,注定他们在未来艺术品市场上会有更好的走势。

2015年6月22日于南京

展览海报

展览海报

《棒打江青》  高马得 19.5x13cm

《棒打江青》 高马得 19.5x13cm

《弼马温》  高马得 34.5x27.5cm

《弼马温》 高马得 34.5x27.5cm

《曹国舅探龙王》  高马得 34.5x23cm

《曹国舅探龙王》 高马得 34.5x23cm

《春草闯堂》  高马得 46x33.5cm

《春草闯堂》 高马得 46x33.5cm

《大闹龙宫》  高马得 20x13cm

《大闹龙宫》 高马得 20x13cm

《大战二郎神》  高马得 23x33.5cm

《大战二郎神》 高马得 23x33.5cm

《大战二郎神》  高马得 29x24cm

《大战二郎神》 高马得 29x24cm

《二仙大战二郎神》  高马得 31.5x22cm

《二仙大战二郎神》 高马得 31.5x22cm

《二仙过海》  高马得 35x23cm

《二仙过海》 高马得 35x23cm

《关公》  高马得 17x34cm

《关公》 高马得 17x34cm

《关公像》  高马得 51.5x22cm

《关公像》 高马得 51.5x22cm

《贵妃醉酒》  高马得 17x23cm

《贵妃醉酒》 高马得 17x23cm

《韩湘子陷龙宫》  高马得 34.5x23cm

《韩湘子陷龙宫》 高马得 34.5x23cm

《火焰山》  高马得 18x13cm

《火焰山》 高马得 18x13cm

《南无观世音菩萨》  高马得 60x47cm

《南无观世音菩萨》 高马得 60x47cm

《三打白骨精》  高马得 31.5x17cm

《三打白骨精》 高马得 31.5x17cm

《三借芭蕉扇》  高马得 25x18cm

《三借芭蕉扇》 高马得 25x18cm

《三碗不过岗》  高马得 55x23.5cm

《三碗不过岗》 高马得 55x23.5cm

《写本》  高马得 30x24cm

《写本》 高马得 30x24cm

《钟馗还乡图》  高马得 143x96cm

《钟馗还乡图》 高马得 143x96cm

展览时间:2019-09-21 - 2019-10-15

开幕时间:2019-09-21 15:00

展览城市:江苏 - 南京

展览机构:南京九龙艺术馆

展览地址:江苏省南京市秦淮区太平南路211号锦创大厦8楼

主办单位:南京九龙艺术馆 南京高多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南京锦创书画院 南京兰苕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承办单位:南京九龙艺术馆

展览备注:策划:程聚勇 周年顺 程思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