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山川摆渡”刘海涛写意山水画近作展

艺术展览 2020-08-28 07:00:13

山川无言待人叙——观刘海涛写意山水近作

文/曹筝琪娜

刘海涛的作品一直很有秩序感,这种秩序感或多或少建立在对自然原有秩序的颠覆之中。这正是刘海涛与自然世界的相处之道,宋代诗人陈著说“山川无言岂有意,阴与造物昌吾诗。”或许好的创作者都暗含了这颗重构之心,无论诗人还是画家。刘海涛对秩序的构建,就来自这种以“我”观照自然,以“我”写照自然的企图。

当然,刘海涛的画面秩序,并非建立在一味的装饰主义倾向中,他很讲究笔墨的味道,也乐于对材料的研究,因此他的画面上总是在秩序感之中又多了几分流动的变幻。大部分时候,他都倾向于直线的表达,甚至刻意营造非自然的转折与空间关系,也常常剔除物象本身的自然轮廓,而选择保留纯净极简的轮廓和结构关系。在他的这批近作中,更是把语言控制在色与形的轻微变化之间,就像一首曲式极为简单的古琴曲,用极少的色彩和极少的形象简化着山川,化万千于一元。

也正是因为对初元极简的追求,在这简单中又涌现出更多的复杂。这种复杂来自对世界的思考——何为中心?何为主体?主体与人、主体与我又各有何种关系?我特别喜欢他对水面的表达,他用安静到甚至有些波普的色块描绘水波,将永恒的变化凝固在某一刻。时间和景观一样在他的画面中扁平化了,一刻也就被拉伸为了悠长。

刘海涛其实是很善于讲故事的,他之前创作过的大幅创作,如《先生》《晨光》《希望的田野》等,仅仅通过画面营造,就讲述了不少颇具情感的故事。但对于好的艺术家而言,情绪的传递不只有一种途径。他的这批新作,完全放弃了讲述的逻辑,而专注于情绪氛围的营造,也正是这种放弃,给了观者更多的阅读空间。这批新作品,把常见之事用新体验敞露于世人面前,将外象提炼和简化为能触动人心灵的视觉语言,仿佛一个闭合的世界,任凭直觉去感悟、体味并化出观者的评判。他是一个摆渡人,以开放的绘画语言赋予了作品诸多可能,为观者提供了开放性的解读途径。

我看他的这批作品,孤独时读到了孤独的共鸣,酣畅时读到了酣畅的雄心,宁静时读到了宁静的舒逸,当真是如长在观众心间的一方丘园,可以应观众心上的晴雨生长出不同的情绪。这或许就是刘海涛的高明之处,通过静稳牢坚的独特画境,涌动出这种独有的精神力。

刘海涛的学艺经历虽然复杂,但主要是由工笔入写意,他对技法和材料的掌握非常娴熟,这也进一步促使了他的这种选择。在这个前人累积的绘画技术越来越丰富的时代,画面上的加法容易做,减法却很难。今天绘画的理想与一千年前早已不同了,绘画不再局限在临摹自然,而更稀缺的是坚定的精神表达。刘海涛的这批作品为我们提供一种选择——由对山川的建华摆渡入内心的契机,而最终这些简化的山川,也确如陈著所言“动笔自有风月随”。

展览海报

展览海报

《悲喜交替 骤浓骤淡》  刘海涛 45x34cm 绢本设色

《悲喜交替 骤浓骤淡》 刘海涛 45x34cm 绢本设色

《风从北方吹来》  刘海涛 45x34cm 绢本设色

《风从北方吹来》 刘海涛 45x34cm 绢本设色

《连朝秋雨》  刘海涛 35x46cm 纸本设色

《连朝秋雨》 刘海涛 35x46cm 纸本设色

《漫道行人雁后归》  刘海涛 45x34cm 纸本设色

《漫道行人雁后归》 刘海涛 45x34cm 纸本设色

《平凡的旅程》  刘海涛 35x46cm 纸本设色

《平凡的旅程》 刘海涛 35x46cm 纸本设色

《山外青山》  刘海涛 34x22cm 纸本设色

《山外青山》 刘海涛 34x22cm 纸本设色

《听风吹的声音》  刘海涛 45x34cm 绢本设色

《听风吹的声音》 刘海涛 45x34cm 绢本设色

《无叶的繁枝密成灰晕》  刘海涛 45x34cm 绢本设色

《无叶的繁枝密成灰晕》 刘海涛 45x34cm 绢本设色

《一朵情绪的乌云》  刘海涛 45x34cm 绢本设色

《一朵情绪的乌云》 刘海涛 45x34cm 绢本设色

《支离东北风尘际》  刘海涛 38x40cm 纸本设色

《支离东北风尘际》 刘海涛 38x40cm 纸本设色

展览时间:2020-08-25 - 2020-09-01

展览城市:四川 - 成都

展览机构:成都市文化馆大家美术馆

展览地址:成都市青羊区草堂路17号

策 展 人:曹筝琪娜

参展人员:刘海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