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原创 赵梅阳:致人性——设身处地(2020年1月18日)

赵梅阳—艺术金融专家 2020-01-18 22:48:00

原标题:赵梅阳:致人性——设身处地(2020年1月18日)

《赵梅阳:致人性——设身处地》此文收录于赵梅阳《路遥知马力——开启感悟之门》总文集-第七十八子文集《返璞归真真性情》中。

此诗同时收录于《赵梅阳:阳春白雪》集。

时间:2020年1月18日……以此送给我那遥遥无期的奋斗征程……

设身处地

在心理学上,我们叫做“同理心”,这是一个舶来品,东方的叫做“设身处地”。对于评价一个人是否有多大造诣,以及影响力,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指标。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你能替别人考虑多少,你就能成就多大。

我在2019年12月16日《赵梅阳:致朋友——勇往直前》写到“众喣飘山移”,其言之意就是众人吹气,可以移山,借助集体的力量,方便他人,成就自己。

今天,当有朋友告诉我,想做一个看展的APP,就是为了帮助看展的观众,扫一扫二维码或者是艺术品实物,就能呈现一些有关艺术的信息。我说这是一个很好的主意,但是这种思路已经实现多年了。从后面对话我才知道,这是在替我考虑的初衷,知道我在开展“中华艺术平台”相关事宜,总想撬开一个口子,如何更好发挥自己的力量,帮我一把。知道这些后,我已经很感动了。我感动的深层次原因,就是我这位朋友有了为人处世方面有了质的飞跃,知道“同理心”,了解“设身处地”,今后的发展则一发不可收拾,因为已经掌握了人性的钥匙。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艺术家何树海,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艺术家吴国英,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艺术家吴国英,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艺术家吴国英,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艺术家吴国英,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艺术家吴国英,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艺术家吴国英,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艺术家吴国英,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艺术家吴国英,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艺术家吴国英,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艺术家吴国英,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艺术家吴国英,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艺术家吴国英,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艺术家吴国英,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艺术家吴国英,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艺术家吴国英,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艺术家吴国英,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艺术家吴国英,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艺术家吴国英,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艺术家吴国英,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艺术家吴国英,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艺术家吴国英,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艺术家吴国英,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艺术家吴国英,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艺术家吴国英,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艺术家吴国英,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艺术家吴国英,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艺术家吴国英,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艺术家吴国英,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艺术家吴国英,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艺术家吴国英,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艺术家吴国英,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艺术家吴国英,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艺术家吴国英,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艺术家吴国英,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艺术家吴国英,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艺术家吴国英,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艺术家吴国英,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艺术家吴国英,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艺术家吴国英,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艺术家吴国英,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艺术家吴国英,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艺术家吴国英,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艺术家吴国英,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艺术家吴国英,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艺术家吴国英,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艺术家吴国英,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艺术家吴国英,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艺术家吴国英,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艺术家吴国英,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艺术家吴国英,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艺术家吴国英,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艺术家吴国英,赵梅阳摄影

2018年3月26日,中国宋庄艺术调查,艺术家吴国英,赵梅阳摄影

【声明】除有特别标注外,本文(及/或插图、配乐、摄影及摄像作品)之著作权由赵梅阳所有。未经著作权人许可,任何刊物、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帖或以其他任何形式发表或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