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在笔端建一座博物馆

当代雕塑 2020-01-21 19:45:00

原标题:在笔端建一座博物馆

薛晓源十多年以来一直致力于博物绘画的研究和博物学书籍的收藏,在他看来,博物学以及与之密不可分的博物绘画对人的科学的苏醒和美学的苏醒大有裨益,“因为它们呈现了一个正在和我们渐行渐远的有意义的生活世界。”

在博物学的构成部分中,除了科学研究的部分等,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那就是博物学绘画。据薛晓源介绍,“西方博物绘画源远流长,最早可以溯源到公元前16世纪希腊圣托尼岛上一间房屋上的湿壁画,现存于雅典国家博物馆。而1530年奥托·布朗菲尔斯的《本草图谱》出版,从此博物图谱风靡欧洲。”同样,伴随着学科细分和照相机的产生,博物绘画在20世纪出现大幅衰落。

莫言也说:“鸟兽虫鱼是人类的朋友,亦是科学艺术创作的灵感。”最早的博物学家进行科学探索的时候,他们也是用专业画家来进行博物绘画。手绘的丰富性表现在其立体感、背景和环境等,而照片基本上是平面的东西,或者是没有温度的,而且即使当时照相水平不是特别高,但可能也是在几分钟之内就完成拍照,不可能像博物学家那样去长久观察和凝视。对博物的历史进行梳理,让人们知道这个繁杂的世界中还有博物学家和博物绘画学家,把他们那种对自然的凝视和热情重新调度出来。

现在博物学又开始博兴,引起了人们的关注。西方有一部分的人也在怀旧,所以博物学在被怀念之后又开始发展。像英国的皇家植物园——邱园,也在雇佣画师绘制其中新的植物品种。从博物绘画的出版来看,英文、德文和法文都不断地在推陈出新。

从17世纪到20世纪这300年来,大概300多个物种都消失了。有博物学家把19世纪绝迹的100种植物和动物的标本重新复原,使得鲜活的场景再现。但是他表示很哀伤,讲道:“使鸟灭绝的罪魁祸首不是自然界而是人类的滥杀和狂捕。”当时伟大博物学家古尔德还描绘了澳大利亚的袋狼,这也是很奇特的物种。不过现在只能在澳大利亚的自然博物馆里看到袋狼的标本。

很多珍稀的博物学绘画都藏在深宫大院中,比如在英国的皇室和俄罗斯的皇室中。当时彼得大帝到欧洲微服私访,看到梅里安的画觉得画得好极了,就买下来了。博物绘画是展现了天地之大美,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第一,客观精确之美。博物画家利尔画鹦鹉有时需要三个月,仔细观察其特征和情貌。利尔有时候说鹦鹉太美了,他笨拙的笔不能完全表现出它的倩影。第二个是色彩斑斓之美。博物学家鲍尔为了表达绿色,他拥有100多个色卡,红色和蓝色也各有两三百个色卡,总共可达1000多个色卡。第三个是复合叠加之美。比如梅里安把蛇、青蛙和蛾子放在一起,讲羽化成蝶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