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神论文《论导师的崇高感和师娘的优美感》,回顾书法圈流芳千古的马屁作品!

书法之海 2020-02-15 12:05:00

原标题:神论文《论导师的崇高感和师娘的优美感》,回顾书法圈流芳千古的马屁作品!

近日,国家级核心学术期刊《冰川冻土》一篇神论文火了,《冰川冻土》由中科院主管的严肃学术杂志,由中科院寒区旱区环境与工程研究所、中国地理学会主办,该杂志是我国冰、雪、冻土和冰冻圈研究领域唯一的学报级学术期刊,且曾获评全国“百强科技期刊”。

文章作者徐中民,现为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博导,而其文中提到的“导师”程国栋是中国科学院院士,曾任《冰川冻土》的主编。博导吹院士导师,水平那真不是普通人能达到的层次,以下是文章的部分图文:

导师提倡十年铸一剑,他的见识像天路一样高远而深邃...;导师提倡江海纳百川,他的胸怀就像大海一样宽广而平静...;导师倡行长空挥彩笔,他的精神就像时空一样玄妙而永恒...。望着以大为主要特征的导师,宛如一座连绵的青山,在我面前巍巍耸立直入云霄。导师凭高俯视世界,静观世间一切事物的形象,表现出一种高贵的单纯,肃穆的伟大。如果这都不心生崇高感,那就只能归入麻木,缺乏悟性的行列。导师山不衿高自及天,当为我等效仿的目标。

师娘美,其风姿绰约,雅致宜人,当可谓“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除了模样端庄,神情秀越,禾农而不艳,美而不骄外,师娘处事还有一种幽婉的态度,无论如何急事,她总是举止得体,毫无疾言令色,宛如丁香花开随风飘,优美感四溢。师娘现在尽管年龄已大,但风韵依然高绝,形象更显雍容华贵。

导师日出其中高士卧,师娘月明林下美人来;导师忧天下之志,师娘虑大家之心;导师移山造海在胸怀,师娘布衣围裙生光辉;导师挥毫落笔如云烟,师娘恰如玉树临风前;导师人老志亦轩,师娘人老韵亦绝;导师青山不改千年色,师娘绿水长流万木春。这些组图合起来,也能看到一些公共底:导师的色即是空,师娘的无才便是德;导师学海驾云涛,师娘锅碗瓢盆曲,都有坚忍不拔之毅力。当然也可以看到一些交汇处:导师得其大可以兼其小,师娘就其小也能至其大。

非大段摘抄已经不能表达我长江黄河般滔滔不绝的敬意,请注意,这不是小说、也不是周星驰电影,而是妥妥的一枚理工男发表在正儿八经的工学类期刊《冰川冻土》上的论文选段。

其实,拍马屁自古有之,我们一起来看看书法圈那些流芳千古的马屁作品,内容包括赵孟頫、蔡京、和珅、李斯:

赵孟頫《万寿曲》

圣主福如天大,寿与天齐
王母瑶池,紫霞长进琼杯

赵孟頫,楷书四大家之一,《万寿曲》行楷书,纸本;纵27.5厘米,横144厘米;作于1314年;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

圣节长寿仙,道宫。
瑞日当天。对绛阙蓬莱,非雾非烟。翠光覆禁苑,正淑景和(此字点去)芳妍。彩仗和风细转,御香飘满黄金殿。喜万国会朝,千官拜舞,亿兆同欢。福祉如山如川。应玉渚流虹,璇枢飞电。八音奏舜韶,庆玉烛调元。岁岁龙舆凤辇,九重春醉蟠桃宴。天下太平,祝吾皇,寿与天地齐年。臣孟頫。

北宋蔡京行书

《跋赵佶雪江归棹图卷》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此跋文乃北宋权相蔡京跋皇帝宋徽宗赵佶的《雪江归棹图卷》,可谓辞藻华丽,溢美之词层出不穷,妥妥的“拍马屁”。

北宋有“苏、黄、米、蔡”四大书法家,“蔡”原指蔡京,后世以其“人品奸恶”,遂改为蔡襄。当时的人们谈到蔡京的书法时,使用的词汇经常是“冠绝一时”、“无人出其右者”,就连狂傲的米芾都曾经表示,自己的书法不如蔡京。

和珅坚持沿着乾隆的路子练书法

与赵孟頫、蔡京这种直拍的拍马屁相比,和珅拍马屁的段位更高,更隐蔽。和珅的书法,本来犹在皇帝乾隆之上,但为了拍皇帝的马屁,却故意把字写和乾隆相似,中国自古讲究字如其人,和珅字写得和乾隆相似,让乾隆对他有种天然的亲近感

“千古一相”李斯《峄山碑》

李斯(约前280年-前208年),秦朝丞相,著名的政治家、文学家和书法家,协助秦始皇统一天下。秦统一之后,参与制定了秦朝的法律和完善了秦朝的制度,力排众议主张实行郡县制、废除分封制,提出并且主持了文字、车轨、货币、度量衡的统一。因其政治主张的实施对中国和世界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奠定了中国两千多年政治制度的基本格局,被世人尊称为“千古一相”。

《《峄山碑》是秦始皇二十八年(公元前219年)东巡时所刻,是秦刻石中最早的一块,内容是歌颂秦始皇统一天下,废分封,立郡县的功绩。原石已不在,相传魏武帝曹操登山时令人推倒。现在的摹本比较有名的是“长安本”。此为明拓宋郑文宝摹刻长安本。

玆据王昶《金石萃编》录其全文如下,原文无标点:

皇帝立国,维初在昔,嗣世称王。讨伐乱逆,威动四极,武义直方。戎臣奉诏,经时不久,灭六暴强。廿有六年,上荐高号,孝道显明。既献泰成,乃降专惠,寴(车)远方。登于绎山,群臣从者,咸思攸长。追念乱世,分土建邦,以开争理。功战日作,流血于野。自泰古始,世无万数,陀及五帝,莫能禁止。乃今皇帝,壹家天下。兵不复起,(火甾)害灭除。黔首康定,利泽长久。群臣诵略,刻此乐石,以著经纪。
皇帝曰:“金石刻尽始皇帝所为也,今袭号而金石刻辞不称始皇帝。其于久远也,如后嗣为之者,不称成功盛德。”丞相臣斯、臣去疾、御史夫臣德昧死言:“臣请具刻诏书,金石刻因明白矣。”臣昧死请。制曰:“可”。
字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