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被冷落的近代绘画大师,很多人欣赏不来他的画,但画作却越来越贵

历史大课堂 2020-03-18 08:20:00

原标题:被冷落的近代绘画大师,很多人欣赏不来他的画,但画作却越来越贵

中国绘画艺术,千数百年来流派纷呈,名家辈出。近代艺术家中,关良是很有地位成就的,但知名度却比其他人少了一截,艺术界曾有过这样的评论,说从文化和写意精神来看,近现代画家有三座大山,一座是齐白石的花鸟,一座是黄宾虹的山水,一座是关良的人物。

关良于1900年生于广东,17岁时到日本去学了5年油画,回国后在上海美术专科学校当老师,后来开画展、辗转各地当老师、取景绘画、结交各界大佬。关良的绘画最出众的就是首创戏剧人物画,这与他的兴趣有关。

年轻的时候,关良迷上了戏剧,经常吆喝两三好友一起去喝茶看戏,还结交了许多戏曲界的名流,三国、水浒、西游、红楼,这些经典的故事在戏台上的生动演绎让关良十分着迷,就是因为热爱戏剧,关良才开始尝试在绘画中注入戏剧元素。

“戏剧人物画”的创作在关良的绘画生涯中占据着重要的地位,他以前是出国学习西画的,但回国后还是被中国深厚的传统文化吸引,从而走上中西结合的道路。

有趣的造型、简易的线条、多姿的色彩,这些都可以在关良的画中看到。如何画出生动有趣的身段线条呢,关良的做法也很有趣,他经常让朋友打扮成戏剧人物,自己拿着画笔在一旁速写,为了进一步了解戏剧,他广交戏剧界名流,自己还会亲自上阵学习表演。为了艺术献身,为了艺术沉迷其中,深得其趣,这大概就是最好的追求状态了吧。

朱屺瞻说,关良与黄宾虹是现代中国水墨的双子星。看关良的人物画,往往给人第一感觉“就是这也太简单了吧”,一张白纸上,没有背景,直接就撂几个人物在那里,上演着名著中经典的故事桥段。画面简单,人物的眼神变化却是突出,神韵和趣味都有。

有人看关良的画,会说算什么,给我一支画笔,我也能成为第二个关良。所以说,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在不同的人眼里,关良也有天差地别的评价。

艺术界自有他们一套评判的标准,一般来说,越是简单的东西,有时越不简单,好比八大山人的“白眼”画,还被称是水墨写意最高峰,欣赏艺术的时候不能单纯从复杂程度来说,还要深挖他背后的故事,他的笔法、境界。

西方艺术、中国水墨、戏曲文化,关良将这三种融于一体,是开创性的。他的画很简单,有人说像小孩子在画画,也有人认为他能在寥寥数笔中勾勒出人物关系和自然美感,有着“本于物而不累于物”的艺术境界。

齐白石、黄宾虹愿意和他交换画作,德国人曾主动要求为他出画集,艺术说起来还是比较私人的审美,有人不喜欢,也有人当成宝贝。

但说句实在话,关良的画应该算是比较小众向的,画风是一个,表现的内容也是一个原因,毕竟戏曲的受众确实在慢慢减少,就算是在那个年代,关良的画也并不是一开始就风靡,好友方召麟就曾说,“关良的画要三十年后才会得到认证。”

事实大概也是如此,关良的作品直到2000年后才多了点热度,有人推荐有人欣赏了,2001年和2002年,关良的《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和《灵派山》分别拍出22、28.6万的高价;2018年更是成交了100多件作品,成交总额三千多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