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传统文化如何在当代社会与文化中拥有新的生命力

金投网 2020-03-23 11:52:00

原标题:传统文化如何在当代社会与文化中拥有新的生命力

邱志杰曾在同一张宣纸上重复书写了一千遍王羲之的《兰亭序》,直至纸面一片混沌。不论是与传统书法,还是与古代文学对话,这个行为都提出了一个问题,那便是对传统的无限重复只会毁灭那些文化中原本的意义。这似乎也为我们带来启示,去思考传统文化在当代社会与文化中,该如何在原有意义的基础上,拥有新的生命力。

在当代语境之中对传统文化进行挪用和转化,可以在当下与过去那个看不见的世界之间建立起对话。蔡国强2019年在墨尔本的展览“瞬间的山水”是一次有意思的实践。由一万只经过火药爆破的瓷鸟构成了空中装置《鸟云》,其他的作品分别以手工麻纸、陶瓷和丝绸为媒介,最主要的材料还是其标志性语言:火药。火药是中国传统的四大发明之一,在蔡国强的作品中成为了一种国家化的中国符号,与其他传统的中国材料结合演绎前卫艺术。12米长的《柏风》如泼墨般一气呵成,21米长的《地脉》则呈现深浅不一的棕色山川,火药爆破之后留下的痕迹形成类似于水墨氤氲的效果,如同米氏云山,回转流动,混沌而精细。值得注意的是,与“瞬间的山水”同时展出的是兵马俑展“永恒的守卫”,在相邻展厅中,彰显秦风的兵马俑被放在了一个个玻璃罩子中展出,这告诉观众他们已经失去了自己原初的意义,曾经的皇家守卫再无施武之地,作为一种文化符号被固定下来。而另一边,传统的中国符号在瞬间的爆破中形成新的符号,诉说着死亡与衰败,坚韧与不屈,彰显生命与文化真实的一面。这场时空的对话,连接了两个交错牵拉的世界,带来了对中国与世界、古代与当代的反思。

徐冰在谈论艺术创作时提到“中国艺术家必须懂得如何从传统文化和先人智慧中获取力量”,“激活传统文化中有价值的部分”,这或许是为传统文化和当代艺术赋予持久弥新生命力的重要方法,不论是《天书》、《新英文书法》、《背后的故事》等作品,都是这一方面的成功尝试。如果说《天书》为熟悉汉字的观众带来了一种陌生感,那么《新英文书法》则为不熟悉汉字的国际观众带来了熟悉感,二者巧妙地形成了呼应。从象形字到简体字,汉字的构成与其意义密切相关。在《天书》中,意义被解构了,剩下方块字的结体。汉字中近乎抽象的结体与章法之美是没有国界的,每一个观看者都可以获得共鸣。艺术家将传统文化符号中的对称、平衡、差异、流动等形式特征抽离出来,不论是否受过教育,是否能读懂汉字,都可以对其进行阅读。观众可以推测其意义,也可以纯粹欣赏其形式美,获得自己的感受,传统文化由此通过解构达到了自身的拓展。而《新英文书法》则创造了现代生活的新文字,它们既拥有汉字的形式美,又使中外观众都可以拼读出文字的含义,它们是民族的,也是世界的,而这正是人们身处其中的全球化时代最为恰当的体现。在这里,传统文化成为彰显当代文化特征的最佳工具。

传统文化本身可以成为当代人自省的工具,也可以提出新的问题。观众在埃利希的装置中看到了元图像,在《重屏会棋图》中同样可以看到画中画承载的特殊意义。不论是艺术问题、文化问题,还是发现与展现这些问题的艺术表达方式,都不应只以时代或国界作为区分。艺术家们尊重传统、回溯传统,并不只是为了与西方当代艺术拉开差距,而是拥抱着千百年的传统积淀,更好地与人们身处的当代生活与社会进行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