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书里画外】 田蕴章:孙晓云此言差矣!

砚田书院 2020-04-07 09:00:00

原标题:【书里画外】 田蕴章:孙晓云此言差矣!

孙晓云,当代著名女书法家。后面的一堆头衔多半是用以表明社会地位和社会关系的,和书法互为表里,在这就不罗列了。

孙晓云的书风以帖为主,溯源二王,形成了潇洒自然、恬静淡雅、秀敏灵动的艺术风格。

孙晓云在书法界享誉盛名,为现任中国书协副主席。名气大,争议也不少。

最早的大概要追溯到田蕴章先生在书法节目每日一题每日一字中对孙晓云的评价,小编把文本附录在文章后面,感兴趣的朋友可以阅读一下。

我简要总结一下就是两点,第一是孙晓云把“转管”、“捻管”的小技巧夸张成书法的不二法门,太极端了,古人写字不是这样的。

第二是对孙晓云的书法水平赞扬度不高,在女书法家这个相对狭小的取样范围里面,还算可以,但远谈不上出类拔萃,炉火纯青。简而言之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当然田蕴章先生一向多以批判的眼光审视书法家,现代书法家在他的评鉴下不会有太高的分数。

孙晓云得到这样的评断也很正常,但是在孙晓云的粉丝眼里,那肯定是大逆不道的。最近一次的争议要属孙晓云在一次书展中把用废的毛笔也展示出来了,大概就是四年时间用坏的两百多支毛笔。

但这也分两个角度看,用正能量的,积极的眼光看当然是“笔成冢,墨成池,不及羲之即献之;笔秃千管,墨磨万铤,不作张芝作索靖”,这也彰显了其在书法艺术上的努力程度,但用酸酸的腔调来说就是另外一种味道了,书法好不好得晒字,晒笔算怎么回事儿啊。

更有网友归结为她用笔的方式不对,要不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不可能用坏这么多笔。总之是获得了关注,引起了争论。

小编奉上几幅孙晓云副主席的书法作品供大家品评一下吧。

田蕴章:

但是,我们需要说一下的就是,近几年来,有个朋友给我看过一本书,这本书叫作《书法有法》。这个作者的名字叫孙晓云,是南京这一带的一位女书法家。

孙晓云女士写的这本书,洋洋洒洒大概得有一、二十万字,有专门论述“转管”、“捻管”的必要性,大篇幅地来谈论这个“捻管”的意义。

她似乎好像发现了新大陆,其实早已然是旧说。但是孙晓云女士呢,特别对这个说法感兴趣。因此,反复地论证“捻管”与“转管”的意义。

强调过了,我告诉大家,强调过了!就是我们刚才说的那些道理。是可以配合的, 是可以使用的;不是绝对的——在她认为,只要你不懂“转管”、“捻管”,你就永远也写不好字。

其实我告诉大家,执笔的问题,是重要的,但是不是绝对的。不是古人讲的、某些古人强调的只要你执笔不对了你就终身写不好字。——不是这样的!

我们考察一下,古代书法家他们的执笔各异,都有不同——你是这样执笔,我是那样执笔;你是高的,我是低的;你是紧的,我是松的——等等都有不同。也随着他们书写的条件不同,自己的执笔也会有个调整和转换。这些都是事实。

但是说,靠着某个固定的执笔法,或者某一种技巧,以它视为可以写好字与写不好字的一个区别点,太武断!

我告诉大家,只要是有天赋的人,功力上不缺,学养上很丰富,那么他一定能写好字,他会用各种方法去写好字。

所以我说呢——可能这样说对有些初学者不尊重——人家书法大师们写字的时候,即使真的在脚上绑一支笔,也比我们初学者写得好。

你这不等于骂人嘛!——不是,我们在说这个道理。真的是,那些大师级人物的脚上绑一支笔,哪怕真的是在他手上栓一支笔,不用他手动,只让他胳膊动转,字照样写好了。

当然相比之下,肯定比如他自己用正常的笔、正常的执笔法写出来的字那样好。

但是我们说,写字的关键是心理作用。执笔的问题是一个技巧上的东西,它不是写好字的一个关键、生命性的东西。

所以,写好字的生命性的东西是心灵的悟性和理解——理解到了,他用各种方法都能达到这个目的。

所以我们说,晓云女士讲得过于地极端,强调得过了。我们我们说,晓云女士在这本书上下了很大的功夫,进行了很多很多的考证,但是,你为了考证你所说的这个问题的正确性,所以你对古人的有些原话的解释和用意上,也有的地方就引用得不够准,理解得也有些偏激。

这是我们在学术上进行讨论这么一个问题,所以我在“捻管”和“转管”当中,把晓云女士的观点提出来——《书法有法》这本书上主要强调她的“转管法”、“捻管法”——对于这个问题,我们说, 不要把这个说得太绝对,也不要感觉自己发现了新大陆。

在这一点上,我需要说明一下。

主持人:田老师,刚好您在这里提到了孙晓云女士。那么我们知道,孙晓云女士其实也是南京一带比较著名的一位女书法家。那么在今天的节目当中,也希望您能够坦率地、真诚地评价一下孙女士的字。

田蕴章:我和孙晓云女士没有见过面,因此,没有“恩怨”二字可提。所以只能是谈谈我个人的粗浅的认识。

我感觉到,在我们现在的女书法家当中,孙晓云女士应该算是比较好的——她的水平是比较好的。

在中国古代,女书法家的数量极少。我们现在马上能想到的,出色的一些女书法家,象王羲之的老师卫夫人,后来大书法家赵孟頫的妻子管道生女士,这都是在书法史上标名挂号,非常出色的女书法家。

我们近代史上,女书法家并不很多,出类拔萃的就更少。那么就我知道的,现代的——处于中年吧,或者接近老年的这位孙晓云女士,应该说在女书法家当中写得是比较好的。比较好的!

另外我还知道,近几年来,稍稍崭露头角的,象谢小青这些女士,我看了字都写得不错——我没有见过原作,我见到的都是影印件——我看了,确实写得很好。很好!

在现代的女性当中,从书法角度去看,她们应该算是名列前茅的。是这样的,很好的。

但是说,有些刊物上大肆的吹捧,说得玄而又玄。不是这样的,没有到那种水平。现代的媒体啊,真是有时候是不可深信的。

它们有时候为了说明这个人写得不好,就用尽了挖苦之词,也说到了一个极端,不好!当它们说这个人好的时候,又说得是这个美不胜收,说不好的时候就百孔千疮。走向两个极端,这是不好的。

很多网站上,或者是一些刊物上对孙晓云女士的这个业绩说得过了。说得过了以后,对书法家们来讲,起到的是负作用。

比如说,我有五分的水平,你说我有六分的水平、七分的水平还可以,总是要有点希望、有点鞭策、有点鼓励嘛,这是没问题的。

当我有五分水平,你说我有一百分水平、二百分水平,以至于到后来的结果是什么

除了挨骂,没有别的结果。因为你夸张过度之后,人们就带有了一种逆反心理。本来知道你写得还不错,如果说过了,被吹捧者就只剩下挨骂。

这是媒体的罪过。我们必须说,不能这样去捧杀人。当然,我们反过来说,孙晓云女士写得确实是不错,但是那些吹捧文章等等的那些水份太大了。

因此,希望孙晓云女士——因为她是一位非常有学养的女书法家——希望她有保持冷静,客观地认清自己,不为这种虚伪的捧场而飘飘然。

但是我总体上来说,她写得确实是不错。但是要说什么炉火纯青,什么出类拔萃这些词还用不上。

只能说,在女书法家当中,写得已经是不错了。而且我特别认可的是,她们走的这个路子很对。

不管是谢小青,还是孙晓云,路子走得很对。她们不胡写、不瞎写,很尊重传统,尊重正统,知道自己是个女性,写出字来非常地温文尔雅。从这一点来说,我特别加以赞美!

我能对晓云女士的评价,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