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飞舞在敦煌壁画上的动物们

莫高窟参观预约网 2020-04-07 13:38:00

原标题:飞舞在敦煌壁画上的动物们

01.西魏与北周的动物画

西魏、北周时期(公元500—585年),敦煌动物画进入第一个辉煌时期,具有代表且比较集中的是在第249窟、285窟。

此期逐步从北魏的装饰概念中走向活生生的现实,其画风的主旋律是矫健与奔放,造成了飞舞、流动的视觉效果。

在这个期间中,佛教与其他宗教冲突与融合中,引入了多种崇拜的概念,崇拜对象甚至包含了东王公、西王母、伏羲、女娲等在内。壁画上除了描绘天上世界外,还有人间世界,所以这个时期的动物画题材有了更多的样本,占有的壁画面积也增加了很多。在北朝、南朝、西域的文化影响下,绘画风格也发生了诸多变化。动物画题材既有走兽飞禽,还有爬虫,共三十余种。

02.西魏流畅线条下的自然美

西魏时,敦煌石窟出现了狩猎场面,来象征人间贵族的生活,绘在覆斗形窟顶下段绕窟一周。贵族狩猎题材更多源自汉代中原的壁画。在山林间画野兽出没,习惯称之为“山林动物”。不同的是这些动物的画法已经偏离汉代固有的模式,而是用更加流畅的下线条表现无所约束的自然美。

西魏 莫高窟 249窟 受惊的野牛

画面中受惊的野牛,边逃边回首。画师们仅仅用概括简练的速写勾勒出野牛的动态神情,逼真传神。充分表现了作者绘画技巧的娴熟,从这个图中表明了早至南北朝时期,画师对于野牛结构的认识已经达到了较高的水准。

西魏 莫高窟 249窟南坡 山林动物

整个窟顶四坡的内容表现的是佛、儒、道关于天上人间的观念。上部表示了“天上”的各种神话人物和神异动物。最下端是以自然界表示“人间”,有起伏连绵的山峦,山峦间的狼、羊、野牛、狐狸等野生动物出没。

西魏 莫高窟 249窟南坡 伫立的野牛

这头处于静态的野牛,与受惊的野牛遥相呼应。画面中出自一人之手。牛的脊背、头部及脖子之下的轮廓线,都反复的修订过几次,甚至连眼睛都未描画出来。整个画稿效果犹如一幅现代动物画的速写。牛的身后画有一直嚎叫的狼。

西魏 莫高窟 249窟北坡 山林动物

整个在表示人间的山林中,有野牛、野猪、虎、黄羊、鹿、马等,画面中生动传神,特别是猎黄羊和猎猛虎的场面,动感更加的强烈。这是敦煌早期动物画的杰出代表。

西魏 莫高窟 249窟北坡 野猪群

这幅图以白描手法,准确地抓住了野猪群的形体特征,母猪腹下一排下垂的乳头和蹄子,下笔虽简却又细致入微,猪仔蹄子则全部省略,让人感受到他们的小蹄子或隐没在草丛中,或者模糊于尘土里。

西魏 莫高窟 249窟北坡 奔虎

画面中,狩猎者追到猛虎前方,反身拉弓射虎,从而捕捉到最刺激、最紧张、最精彩的瞬间。这种构图来源于汉代画式。

西魏 莫高窟 249窟南坡 狼

山林中,有一只狼正在觅食。画家勾勒出轮廓线后,直接用石绿色平涂画出,用色颇为夸张,似未再描定稿线,颇似一幅没骨画。因画笔中颜料与水分略有浓淡深浅,天然留下了笔触略呈晕染之状。

西魏 莫高窟 285窟东坡 山林动物

山林中,在连绵起伏长满树木的山中,有四座禅室。野猪、鹿、虎、牛、羊等,有的卧在禅室前与僧人为伴;有的在觅食;有的正在被猎人捕杀。这种禅僧与狩猎图像组合在一起的壁画,属于佛教表现禅戒:不律仪变相,更多的意思是为了表达劝告修行者不要像猎人那样破杀戒。

西魏 莫高窟 249窟西坡 鹿与猴

窟西坡的画面中画有一直鹿在饮水,不远处的海边,又画了一只猴,动手颇为滑稽。这两只动物表示善良和智慧,在中国的世俗文化中更多附会成百禄封侯的吉祥话。

西魏 莫高窟 285窟南坡下段 被缚的驴

窟西这是修禅图的细部,被绳索缚住腿的驴正在悲鸣挣扎,动态及敷色都是写实。是敦煌早期壁画中表现驴的罕见佳作。

西魏 莫高窟 285窟 斗鸡图

这幅斗鸡图画在五百强盗成佛故事画屋顶上,与故事内容无直接联系,只是作为比喻烘托强盗与军队争斗的气氛。这是敦煌壁画中唯一一幅斗鸡图,在稍早的嘉峪关晋墓壁画中也曾出现过斗鸡图。

西魏 莫高窟 285窟东坡 飞鹤

这两只比翼齐飞的白鹤,绘于窟顶,是一幅用赭色线起稿而未施丹青的白描。天空中莲花、忍冬、流云、流星等或流动,或者旋转,增添了画面的动感。整个窟顶除了飞鹤之外,无不敷彩,可能画家有意利用白色的底子来表现白鹤所致。

西魏 莫高窟 285窟北壁 鹦鹉纹

由鹦鹉和忍冬纹样组成的门楣图案中,两只鹦鹉立于花蕾之上,红嘴红爪,浅蓝色羽毛。在“鹦鹉本生故事”中,鹦鹉是知恩图报的仁禽。

西魏 莫高窟 285窟北壁 双鸽纹

这是绘在望板图案中的一对鸽子,鸽子站在中央上部一朵盛开的莲花上,羽毛以绿、青二色晕染,产生宝石蓝的效果,色感相当逼真、优美。

03.北周流动下的动物画

北周 莫高窟 428窟东壁南侧 愁虎

萨埵太子本生故事画中突出刻画老虎饥饿至极,而对舍身饲虎的王子,连吃的力气都没有,因而满面愁容。

北周 莫高窟 428窟东壁南侧 虎纹

将虎纹画在窟顶的平棊图案上,是敦煌壁画中仅有的一个孤例。其造型风格使我们联想到汉晋时期一些石雕线刻上的虎纹线画。

北周 莫高窟 299窟北坡 游猎图

这是腅子本生故事画中国王出游射猎的场面。左上角一只野羊四条腿集中站立于山尖上,夸张中含有真实,趣味横生。

北周 莫高窟 428窟东壁 飞驰的马

这是两位兄长见萨埵王子舍身饲虎,急忙策马回宫报信的情景。马的形象是嘴细长,头部和臀部丰硕,瘦腕大蹄。

画法是用赭红线勾勒出轮廓后,用颜色在轮廓线内平涂,但有意留出一些底色,不再勾勒定稿线。这匹青灰色的马,后腿根部弧形线条延伸到臀部的中央,意在表现后腿骨的结构。

北周 莫高窟 296窟 耕牛、孔雀、蛤蟆和蛇

这是《善事太子入海品》故事画的一个情节,讲善事太子骑马出游,看到农民耕地耕出昆虫,被蛤蟆吃掉,蛤蟆又被蛇吃掉,而蛇又被孔雀啄食。悟到了人和各种动物为了生存而相互残杀,心生施舍之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