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我因伴随月光,觉得自己也是星辰丨谢健健

诗刊社 2020-04-07 12:56:00

原标题:我因伴随月光,觉得自己也是星辰丨谢健健

来源:《诗刊》2020年2月下半月刊“银河”栏目

缝补术

我不得不暂时远离人群

源于纽扣的掉落,这使我

面临衣不裹体的处境

母亲来了,令人安心

她还承袭着古老的技艺

我的家中还保留有针线

缝补术更多地凭靠

少女时代的练习与经验

在靠近我皮肤的地方

留下针眼,“穿针引线”

但两者不时重合,刺痛我

将时间的针眼汇总统计:

过去的时日远比我们想象更多

稳定是手的特质

它对抗视觉的衰退

并在有节奏的穿梭中完成作品——

我诞生,并在时日的缝补中达到至臻

折返练习

按照视频,我做出了一架

可以飞回原地的纸飞机

整个下午,我都在阳台试验起飞

那优美的弧线源自折痕

源自精密的流程设计

那种说不清的原理

但制造是这样的,只需要按图

索骥。便能获得成功

那么我们呢?有时从阳台上微微迈出

思考怎么才能回到原地?

好吧,像庄子说的,“请循其本”

许多年来我们搬运自身

期冀寻得生命原始的胎动:

为了那一口起飞前的呵气

不得不严格按照流程,折叠自己

平衡术

长久的沉寂后,我把身体进行挪移

对应着静而动,在浙江高矮不一的

山水间,我练习跳跃后的平衡术

像掷铁饼后的旋转渐息,像热烈地

爱过之后,心脏慢慢地恢复成小鼓

在良渚遇见策兰,两个较少联系的我们

碰撞到一起:我借助绘画平衡古典现代

我将草创的诗献给友人

听他往天平,哪一侧加重分量

我重读策兰,夜读李商隐

两者之间沟壑分明

我跳入其中,以文言堆起大厦

又以白话长句写古典汉诗

为了掌握好平衡术,必须

把翘板压到底部,等候反弹

我走在笛卡尔危险的路上

我因伴随月光,觉得自己也是星辰

铸剑术

锤打到半途就疲倦了

磨砺自身是一件辛苦的事

行至德清。一座南方小城,像轻声

细语的南方姑娘,使人安逸。

我在此停歇,并思考:

宝剑已初具雏形,但它还不锋利

还修剪不好,我那些不精准的诗句

由此我进莫干山,学习前事:

莫邪干将在那里传下了铸剑术

在剑池,秋水为我淬火

洗去剑身粗粝的铁屑——

技术并不意味着一切

柔软的东西足以铸剑为犁

剑是王道,拔出便毫无意义

泉声堆积流入我躺在山石的午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