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听见 | 书法讲到底,最后还是写“人”

宁波经济广播1029 2020-05-01 21:50:00

原标题:听见 | 书法讲到底,最后还是写“人”

"

书法具有极度的开放性,既是文字解读的一种水墨表现,也是泛文字的艺术图像表现

它既是文化传承的载体,具有现实意义,又是脱离文字本体的具有独立审美意义的

它兼具阅读和审美

它是抽象的

在今天,在未来,一定具有更多的可能性……

晓云

"

本期《听见》 特约嘉宾: 林邦德

著名书法家

×

《听见》:林老师是哪里人?

林邦德:我是宁波宁海人,刚好是2000年来到宁波。所以,可以说,上个世纪在宁海工作,本世纪在宁波工作。

《听见》:您是什么时候开始跟书法结缘的呢?

林邦德:相对来说,我正式跟书法结缘是比较晚了。小时候大家都差不多,就学校里学点。后来是因为走上了人民教师的岗位,而这份职业对于“三笔字”是有要求的。也就是说,“粉笔字”、“钢笔字”和“毛笔字”是教师的基本功,与书法的正式结缘可以说是从这时候开始。

《听见》:您的一本著作,名字叫《丁酉降》,是源于怎样的状态之下创作的呢?

林邦德:我是出生于上一个丁酉年,新书发布当年适逢60周岁。原计划是去中国美术馆做一场个展,这也是我们作为艺术家的“中国梦”——在这个书画的最高艺术殿堂办一场个人书法艺术展。后来因为缺少申报经验,没有排进美术馆的档期。但作为自己来说,想 通过这样的形式作为自己60周岁的礼物。我在书里也谈到自己的出生,具体日期是不清楚的,所以我从来不过生日,现在60年了,总得有个表示吧。既然展览没做成,就把自己原来写的一些文字整理出来,既是对自己的一个交代,也是对我在天之灵的父母一个交代。 书名叫《丁酉降》,就是代表是丁酉年降生的,六十一甲子,这对我而言是非常值得纪念的。

(访谈结束后一年,即2018年12月20日下午,以“文墨宁波”为主题的林邦德书法作品展在中国美术馆举行。——编者注)

《听见》:我们注意到,在这本书的背后,您说自己2016年夏天的时候,生了一场大病,动了两次手术。关于这次大病的话,是否对于您关于人生或者书法的态度又产生影响?

林邦德:病情本身其实不是那么严重,只是身体被束缚在病床上。 在这充分的闲暇时间里,把以前写的东西进行了整理。除了书法本身之外,还通过系统性的文字进行了阐释。

《听见》:对您而言,60岁的年龄,是否也意味着一种新的开始呢?

林邦德:也有人这样说,我也不反对。那么对于我个人来讲,作为艺术生涯,我这样的60岁还是一个小年轻。特别是传统书法艺术,前人讲过“书到80正当年”,也就是 书法到了80岁的年纪才正当年。如此说来,我这60岁还真是一个小年轻。就是说各方面都不是很成熟的, 所以从艺术的角度来讲也是一个新生吧,可以这样理解。

《听见》:您是如何理解“书法”的?

林邦德:书法讲到底,最后还是写“人”。技术问题固然重要,最后还是要表现人的。任何艺术,到了最后都是表现出人的本身、人的情感。因此我对我的学生也特别强调, 学好书法首先得做好“人”,这是最最基本的。所以古人说“德为艺先”,就是告诉我们先把人做好,人做好才能把字写好。当然,这里我们探讨的是比较高的艺术境界,如果只是普通的书法者,普通意义上的字写得好坏与品格关系不是很大。 真正要成为一个书法大家的话,必须是要先做好“人”的!

本文内容整理自FM102.9宁波经济广播《听见》栏目,文字有所删节,完整内容可点击文中音频收听。

关于听见

FM102.9 每日11:35~12:00

2016年的冬天,《听见》如同一朵小花萌芽,以广播文化节目的姿态来到了浮躁的当下,在电波中开启与各类嘉宾聊天式的对话。他们都是有艺术情怀的人;他们用不同的艺术形式记录自我、记录生活;他们生活在这座城市,抑或是路过这座城市……

2018年,声波变成了文字。

一图,一文,一相片;

精致的装帧,美好的文字。

作家、评论者、摄影师、音乐爱好者、设计师、画家、策展人、书店老板……

听得见的城市,发现城市的另一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