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从雕塑到玉雕,他在“把玩雕塑”里探索玉石雕刻新语言

中国翡翠杂志 2020-05-02 10:52:00

原标题:从雕塑到玉雕,他在“把玩雕塑”里探索玉石雕刻新语言

成年人,两者都要

到底是继续在雕塑领域深掘,还是选择新的领域探索?2008年还在从事着雕塑的钱步辉就有了这样的考虑。

不同的领域,意味着之后的生活、学习、摸索都将面临新的挑战,这也决定着钱步辉之后的生活规划。一边是自己非常熟悉且有着斐然成绩的雕塑;一边是从业之初便有接触的玉雕。

“把玩雕塑”概念在他脑海中出现的时候,钱步辉就知道,自己想到要做什么了,且一直探索至今。

《汉风唐韵》

入选2019年中国好手艺,并在中国美术馆展出。

东汉班固创作的《西都赋》中有词曰:“翡翠火齐,流耀含英”。《汉风唐韵》整体造型简约概括,因势象形,随形取意,继承严谨大气的汉风,秉承恣肆飞扬的唐韵。旨在对玉文化系统的历史找寻中,坚持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相统一,感受故土古风,铸就时代新风。

“探索雕塑与玉雕的有机融合”这个决定既是意料之外,也是情理之中。知青下乡时期的钱步辉就开始了雕塑的学习。1981年,返城后由于当时城市雕塑还未兴起,钱步辉就去了当时的蚌埠玉雕厂学习是玉雕。到1982年全国进行雕塑城市建设,蚌埠市成立了蚌埠雕塑创作工作室,有着雕塑知识与经验的钱步辉便被调到工作室,并在当年就参与蚌埠市首个城市雕塑设计。之后几年钱步辉更是去到鲁迅学院学习进修。

技艺与人文精神交融的作品,总是能让人眼前一亮并记忆深刻。2002年,钱步辉以民间“皮影戏”为灵感,将这一民间艺术转化成雕塑语言并创作出一系列让人喜闻乐见的作品。2005年,钱步辉创作了又一民间歌舞题材“花鼓女”系列。舒展的动态、丰腴的体态、俏皮的表情......通过对花鼓女人物造型和神情的刻画,让我们仿佛听到了手打花鼓的欢快节奏和翩翩起舞的优美韵律。

《皮影系列—回娘家》《花鼓女系列》

为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唐山市海港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决定在唐山港建立一座孙中山肖像。接到这项任务,钱步辉从2008年就开始筹备设计,历时3年多的时间,这座高达19.19米的铸铜肖像才完成。铜像坐北朝南、面向大海,孙中山身着半大风衣,右手拄拐杖,左手直指苍穹。回忆当时创作的情景:“每天都要从架子上爬上爬下,每一点都要亲力亲为。” 完成这件作品后,钱步辉已近花甲之年,像这样的大型雕塑确实是开始力不从心。近30年的雕塑人生,在这个节点钱步辉需要重新做出调整。

从雕塑回到曾经学习过的玉雕,重新审视雕塑与玉雕之间的关系,借用雕塑手法从玉雕作品中挖掘新的语言,探索现代雕塑与玉雕艺术的有机融合,展示对审美的内在智慧与品格,是钱步辉思考良久做出的决定。

十多年的时间里,钱步辉不断地探索。不是完全抛弃一方,选择另一方,而是将现有雕塑的设计理念、空间运用、造型审美甚至是技法运用到玉雕创作当中,以雕塑中人体美为突破点,以翡翠、和田玉为材料,探索当代玉雕艺术创作新方向。

《福佑天下》入选2019“创意工美—中国工艺美术创新作品大赛”孩童的健康成长是每个家庭的愿望,每当孩童生病,家人们总是担惊受怕,向冥冥中的神明祈祷。作品正是雕刻一尊宝宝佛,四周芸芸众生,似有呵护之意,宝宝佛在众生呵护下,笑眼盈盈,福佑天下孩童茁壮成长。

把玩雕塑,加减相融

钱步辉从北京来到云南瑞丽,并决定在瑞丽扎根。他在瑞丽成立新工作室命名为“石语”。所谓“石语”,不仅有“观石见性石自语”之意,还有深谙石性、代石而言之意。

《冰清玉洁》翡翠作品对肌体和姿态的刻画极为精湛,人体姿态各异,有的含羞沉思,有的俏皮嬉戏,整体观之,形体皆饱满圆润、虚实结合,表现出女性身体的柔美和妩媚,可谓冰清玉洁、不染纤尘!

在钱步辉看来“雕塑是加法的艺术,玉雕是减法的艺术,尽管两种创作形式的技法、表现形式不同,但两者对于美学的把握、形体的走向却有着异曲同工之处,其本质代表着人类对于智慧与美学的思辨符号,是这个时代、这个社会对于美的集中体现。”

在玉雕“把玩雕塑”的创作上,钱步辉借用了传统的“把玩”概念,传统把玩件的材料与形式,但做的却是当代艺术创作。他继承了中国传统“非写实”的造型法则,不讲究逼真的形似,而是利用石材的天然形状、肌理与色彩,作品“以形写神”“气韵生动”,点到为止。将雕塑的造型审美 和雕刻的琢磨之美融合,他始终认为作品的最终想象,属于每一位观者,而不单单是设计创作者。

《妮子》和田黑青

钱步辉认为,玉雕与雕塑异曲同工之处在于,造型能力是玉石雕刻的基础,外在的任何表现形式都是在严谨的造型基础上生发而来。例如,人体是建立在对人尊重的基础上,以人体为媒介,来表现人物的形体之美。人体的雕刻要建立在雕刻本身是挖掘玉石的本质与内在文化的精神本体、审美意趣,才能创造无限可能。

《缚》黄蜡石

《家园》和田玉

在他看来,技法是创作的手段,而不是创作者最终要达到的目的。在雕刻中,把工具用熟仅仅只是探索雕刻艺术的第一步,即便再精巧的技法也会随时代进步成为过去,再细致的雕琢也会在长时间的欣赏中习以为常。要创作引发观者与创作者共鸣与思考的作品,终究,我们还是要回到当代,懂时代所需,琢时代人文风貌。艺术追求的是审美的最终思考,每一位创作者都有责任去引导、去提升大众的审美,创作恰当的、超前于“现在”的东西,给大众带来思考。

《上帝的礼物》翡翠 不锈钢

《一呼百应》翡翠

琢人文风貌 ,知时代所需

不管是古拙灵动的《皮影系列》、甜美俏皮的《花鼓女系列》、孙中山肖像、或是《妈妈你在哪里》,钱步辉的雕塑作品当中随处可见的便是浓厚的人文气息。转到做雕刻后,这份对于人文风貌的感知力也被带到了玉石雕刻当中。

《妈妈你在哪里》雕塑及雕刻

《泼水节》黄蜡石

“每个时代的审美,都会通过当代独有的艺术形式呈现,因此对于创作的理念就应该随着时代审美的变化不断发展。”钱步辉认为,玉雕虽说是一种传统的工艺,但不代表其表现形式、表现内容就要沿袭传统。用现代语言去表现传统文化,是现当代玉雕师需要具备的素养,而摆脱对传统样式的依赖、模仿、抄袭是很关键的一步。

《蝴蝶泉边》轻淌的蝴蝶泉,淡淡的云儿漂,轻哼着歌谣的牧羊女,坐在蝴蝶泉边,轻梳着美丽的长发,泉水清澈见底,少女身姿曼妙,仿佛有炊烟袅袅美丽小山村,遥远又熟悉的景象,若隐若现,随着蝴蝶泉水慢慢荡漾开来,令人感到无限的平静与美好。

随着时代发展,人们的审美在不断地发生变化,要抓住文化的精髓,就要深入了解历史,了解当时艺术的造型特点以及当时社会的文化符号,将蕴含其中的人文风貌淬炼提取,不盲从于时尚或流行。

《母亲》

母亲,是充满温暖、力量、安心的词语。母亲,永远是家的代表,是远在他乡游子的思念,即使阴阳两隔,母亲也是心中最相依偎的港湾与依靠,作品巧用材料的色纹,雕琢了心中母亲的形象,写满了沧桑的脸庞,对游子望眼欲穿的双眼,正所谓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愿家人常伴,不留遗憾。

“材料是思想、艺术表达的重要媒介。”钱步辉的玉雕作品材质丰富,和田玉、南红玛瑙、水沫玉甚至别人赌石切垮丢弃的翡翠料子,只要适合表达,他都会将对材料的珍惜之情融入到雕刻之中,化作灵感,赋予其人文精神风貌,诉说关于人与材料、材料与自然的故事。

钱步辉

现为河北美术学院教授(工艺美术研室主任、专业带头人)

中国雕塑学会会员、中国传统工艺大师、

中央美术学院“国家中青年非遗传承人”玉雕高研班导师组成员

云南省瑞丽市宝玉石协会名誉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