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传统|倒有有基本没落了 但它是农耕时代家人对灾荒的恐惧和对粮食危机的担忧

晋爆点 2020-05-02 23:40:00

原标题:传统|倒有有基本没落了 但它是农耕时代家人对灾荒的恐惧和对粮食危机的担忧

到一个爱收藏旧物的朋友处玩,见朋友的收藏物中有一个非常老旧的大瓦盔儿,那是过去人们家里放米面的容器,瓦盔儿上贴着的一个“倒有有”,把我唤回了童年时代。

我刚记事的那会儿,村里还是一片农耕文明的气息,过年的时候,“年味儿”特别浓,最能让人感觉到的就是家家都要贴的对子了。那时人们家贴的对子都是手写的,当然,那时也没有卖印刷对联的地方。识两个字,能拿起毛笔来的就自己写。不识字,家里没有笔墨纸砚的人家,就请人写。

每当过了腊月廿三,村里的几个毛笔字写得还算入流的人就忙起来了,拿上红纸前来求写对联的人不断。那时人们纯朴,会写字的人就图的有人来求时的那个得意,就想个能给人们办点儿事的那种满足,不晓得还有什么“润格”之类。倒是求字的来了,家里还得拿出旱烟笸箩子和纸条条来,叫大家卷得吃烟;还得拿出炒下的瓜籽来叫大家圪磕。闹得家里乌烟瘴气,满地圪渣。特别是我们的一位老师,写字时特别认真,给村邻们写对联时,写得不好就撕掉用自己备下的纸重写,为此每年腊月总得贴一笔钱。

再说对联的内容吧。现在人们买下的对联帖在门上,家家户户都是那么两句话,闹得人过年时串门门都没了心情。过去手写的对联,一家门上一个样儿,即便是“天增岁月人增寿”等那几幅千年不衰老春联,也因不是一人所写而在字体上有所区别。一人所写的,也因书法功力的长进而今年和往年不会一样。因此过年串门门拜年时,总得先在大门上驻脚片刻,端祥一会儿对联,才迈步进门和主人家弯腰打弓互道吉祥。进了院里内容就更丰富了,那时人们除了在门上帖对联、横联外,还要写各种横的竖的短“帖帖”,帖在相应的地方。一开大门的对面,必定要帖上竖写“出门见喜”;院内的各面墙上则帖着“满院春光”“紫气东来”等院帖帖;养有大牲畜和猪羊的人家,也要在相应的地方帖上竖写的“牛马成群”“猪羊满圈”“膘肥体壮”等圈帖帖,院子里有果木树的人家,还要帖上写着“硕果满枝”这样的树帖帖。进了室内呢,灶王爷那儿的“上天言好事”就不用说了,炕根根的墙上还要帖上“身强体壮”“全家安康”等内容的炕帖帖。家里摆着的装粮食米面的瓮瓮和盔盔上则都要帖上写着“倒有有”的瓮帖帖。

过年时,在农家院子这诸多的“帖帖”里面,其他帖帖的内容一家和一家不一样,一年和一年也有区别,唯独这瓮帖帖上的“倒有有”是家家相同,年年如此。咱这里就提另说说这个“倒有有”吧。这“倒有有”不是一个交际中使用的“字”,但它在农民们的观念中却是一个“字”,他是农耕文明时期,我们这一地方传承下来的一个独特的文化符号。农耕社会,粮食是农民唯一的产品,是农民所有财富的来源,在农民的意念中有了粮食,就有了一切。

因此,农民就祈盼年年丰收,能瓮里有米,盔里有面。这“倒有有”,就是在这种心情的驱使下产生的一个吉祥符号。将“有”字上端一的撇再向右上方延长一些,再往月字上边相对的地方倒写一个月字,正看倒看都是“有”字。还有的人更加一等,先在一块正方形红纸的中心画一个大大的“X”然后再往四个空档处各填一个“月”字,这样一来,就更是“上有下有、正有倒有、横有竖有、里有外有”了。农耕时代的农民对粮食的依赖和期盼,以及对灾荒的恐惧和对粮食危机的担忧都在这个倒有有里有所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