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原创 民营美术馆收藏(五) | 宝龙美术馆:传统与当代交融,传承东方文化艺术

艺术市场通讯 2020-05-12 18:01:00

原标题:民营美术馆收藏(五) | 宝龙美术馆:传统与当代交融,传承东方文化艺术

2017年,上海宝龙美术馆正式落成。以“弘扬传统文化精髓、推动当代艺术发展”为宗旨,致力成为以中国近现代及当代艺术精品为主呈现的具备典藏系统的重要艺术场馆,在秉承着美术馆传承理念的同时,持续丰富收藏,系统展示中国近百年以来各地区、各流派具有代表性的艺术家存世精品。包括齐白石《咫尺天涯——山水册》、吴湖帆《万松金阙》、黄永玉《朝发辰阳夕宿苍梧》、黄胄《欢腾的草原》、蔡国强《天梯》等近现代及当代百余件名家名作。

宝龙美术馆

所在城市:上海、青岛

收藏方向:近现代及当代艺术

创办者:许健康

理念和宗旨:弘扬传统文化精髓,推动当代艺术发展

上海馆

上海馆

开馆时间:2017年

开馆展:“寻脉造山”、“百川汇流”书藏楼珍藏展,2017

机构性质:于2017年登记成为上海市闵行区文化广播影视管理局主管的民非单位

展览展示情况:建筑面积为23000m²,设有10个展厅

配套设施:西餐厅、艺术商店、咖啡厅等

票价:常设展书藏楼珍藏展50元/人,其他依展览而定

青岛馆

青岛馆

开馆时间:2014年

开馆展:“大美中国梦——庆祝新中国成立65周年中国画名家邀请展”,2014

机构性质:于2014年登记成为青岛市文旅局主管的民非单位

展览展示情况:建筑面积为5000m²,展示面积达2300 m²

配套设施:接待室、咖啡厅等

票价:免费

宝龙美术馆及其创始人收藏

许健康在与文艺圈的接触中耳濡目染地喜欢上中国书画,并开始收藏包括中国书画在内的各类艺术品。他曾对媒体谈到,自己“经过了从一般收藏到精品收藏的过程。”他认为,收藏是一个学习的过程,并始终坚持“若非亲自品鉴,绝不购买”的态度。

在位于上海七宝的总部大厦,办公室与会客厅布满了许健康的书画收藏。从气势夺人的巨幅名家书画,到雅致脱俗的小品画,几乎成了美术馆外另一个艺术展厅。

回忆过往收藏经历,许健康提到自己曾有幸买到一批来自原国务院副总理谷牧的收藏,这令他兴奋不已。在他看来,谷牧对书画鉴赏的眼光出类拔萃。在他收藏的几十幅购自谷牧的书画精品中,他最喜欢黄胄的《钟馗》,尤其喜欢画中的那股潇洒的气质。

2013年,许健康因以1.288亿购得黄胄《欢腾的草原》而成为媒体的焦点,该作为黄胄首件过亿拍出的作品。宝龙集团此举震惊国内收藏界。

黄胄《欢腾的草原》,中国书画,142×360cm,1981

《欢腾的草原》创作于1981年,表现的是新疆柯尔克孜族人民正在进行传统体育项目 ——马上角力的活动场面,画面上描绘了七位女性人物、九条牧羊犬及八十多匹骏马,如此精彩的巨幅作品在黄胄的绘画生涯是非常少见的,它集中呈现了黄胄在人物画、动物画两方面的高深造诣,当属黄胄绘画生涯中独一无二的宏幅巨构。黄胄为北 京钓鱼台国宾馆一共创作了两幅《欢腾的草原》,此作曾在1984年由国家领导人邓小 平作为国礼赠送给当时来访的美国实业家哈默博士。

近几年,宝龙集团连连在拍卖场上大显身手,大力购藏艺术精品,完善收藏布局。宝龙美术馆的创办为这些藏品提供了栖息之所,旨在让藏品能够“活起来”,让更多人看到中国书画艺术之美,并从中汲取养分,把中华文化精髓传承下去。

从近现代书画到当代艺术

在上海宝龙美术馆开馆即推出的常设展览“书藏楼珍藏展”中,可以窥见宝龙美术馆及其创始人的收藏一角。展览分为两个板块:圆形展厅以小而精的作品为主,其他展厅分为海派、京津、金陵、岭南、长安、书法、谷牧旧藏几个版块,其中不少藏品是中国近现代艺术大师的扛鼎之作,也包括国际上具有一流影响力的当代艺术家作品。

其“书藏楼”名字的由来,是许健康先生为纪念其父许书藏老先生而命名的斋号。作为宝龙文化艺术产业中的专业典藏机构,书藏楼以收藏、研究、传承中国传统和当代的艺术精品为目标。

宝龙美术馆最具特色的典藏是其近现代名家书画精品,包括齐白石《咫尺天涯——山水册》、吴湖帆《万松金阙》、黄永玉《朝发辰阳夕宿苍梧》、黄胄《欢腾的草原》等朗朗上口的名家名作。

齐白石《咫尺天涯——山水册》,中国书画,31.5×35cm×12,1931

《咫尺天涯——山水册》作于1931年,此时69岁的齐白石已进入创作盛期。他这一时期山水画以简少、新奇、粗拙为突出特点,此册显现这些特征,粗中有细,拙中有味,堪称齐氏大写意山水的代表。1931年至1933年间,为答谢朋友帮他编《白石诗草》,他创作了这套山水册在内的一批作品,堪称其山水创作的最高峰,本册页虽仅存12帧,但流传有序,先后为受赠人文素松和“曾经堂主”辛冠洁收藏。50年代曾在欧洲四国展览,并有意大利佛罗伦萨海关高级办公室盖印和法国凡尔赛宫签条。

在宝龙美术馆及其创始人的收藏中,除了一系列传统书画大家之外,当代艺术家蔡国强的名字亦常常被单独提起。2014年,宝龙美术馆收藏了蔡国强的巨幅作品《没有我们的外滩》,这是艺术家用极具特色的火药代替笔墨创作而成的。在蔡国强的个展“九级浪”上,他现场创作出本件作品,表达了对环境的持续关注。

蔡国强《没有我们的外滩》,2014 ,(横屏观看)

至此之后,宝龙美术馆及许健康与蔡国强多有交流。许健康与蔡国强同为福建泉州老乡,基于对故乡的热爱和对艺术的热情,宝龙美术馆给予了蔡国强很大的支持——不仅支持《天梯》的创作,同时还将其收藏入馆。

蔡国强《天梯》,2015年6月15日凌晨4点45分,蔡国强在他的家乡泉州泉港区惠屿岛点燃了长达500米的《天梯》

蔡国强《天梯》,2015

传承东方文化艺术

在上海宝龙美术馆的10个展厅中,保留了3个展厅作为“书藏楼珍藏展”的常设展出。常设展意在传承,代表着宝龙美术馆未来会持续收藏艺术品、传承东方文化艺术的精神。

同时,宝龙美术馆的藏品以及展览,也始终围绕东方性的主题展开,将东方艺术的当下性、未来性在世界潮流中的独立价值全面呈现。就如另一个开馆展“寻脉造山”,强调的就是艺术的东方性。这一主题有着很好的传承概念,契合美术馆的定位,并以此作为脉络来梳理收藏体系。

关于“东方价值体系下东方艺术”,宝龙集团董事、宝龙文化执行董事许华琳提到“宝龙集团从企业经营到构建文化布局,都是基于一份爱国并热爱东方文化的情怀,发自内心地支持东方文化。从集团层面来说,宝龙集团1990年创办于澳门,1992年就进入祖国内地投资,刚好赶上改革开放的大环境,获得了很好的发展机会。因此从决定布局文化产业链开始,就对中国书画特别感兴趣,包括收藏了大量的近现代作品,如张大千、齐白石、黄胄等艺术大师的作品。我个人认为,在当前布局文化产业,最需要也最能做的,就是支持有东方精神、传承东方文脉的艺术家。比如笔墨艺术是中国书画的精髓,是中国文化特色,与西方艺术完全不同,所以我们追求东方文脉。另外,虽然年轻一些的艺术家的创作,与上一代相比可能有些变化,包括材料的不同等,但他们其实都很重视东方文化,在创作中也体现出来是在传承这个精神的。所以东方文化是一种内在性,而在传承东方文化精神同时,艺术家与作品也走向了国际化。”

吴湖帆《万松金阙》,中国书画,95×49cm,1938

该作品原为收藏家朱昌言先生旧藏,后由宝龙集团于朵云轩2017春拍上“万松金阙”朱昌言先生收藏暨近现代书画珍品专场上以4945万元成交价竞得。

因此,在收藏体系基础上,为弘扬东方艺术文化,美术馆还着眼于国际化艺术展事,倾力构筑传统与现代、东方与西方交汇、融合的艺术舞台,推进国内外艺术家、艺术机构的紧密互动,让美术馆成为联通世界的文化艺术交流平台。

如今的宝龙集团已经建立起美术馆的收藏体系、艺术中心的商业体系、宝龙拍卖的市场体系,各个板块间互相协作,不再仅是单纯的个人收藏和企业收藏,而是成为一个全方位、产业链健全的文化企业。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Arts & Collections Co. 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免责申明:艺术市场通讯发布的内容仅供读者参考之用,不构成买卖任何投资工具或者达成任何交易的推荐,亦不构成财务、法律、税务、投资建议、投资咨询意见,观点只来源于受访者的看法,不代表艺术市场通讯的立场。对任何因直接或间接使用本微信涉及的信息内容进行投资等所造成的一切后果或损失,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