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谜一样的禅僧画家,徐渭和八大都学他

大众收藏 2020-05-15 16:00:00

原标题:谜一样的禅僧画家,徐渭和八大都学他

《六柿图》

他画了一幅被世人公认为禅画中的经典之作《六柿图》,简逸的笔法,分明的墨色,随意排陈但不凌乱的柿子,留下一片简约、朴拙,静远的禅思。

信手拈来,无非是道,浑然天成,无迹可寻。从这张《六柿图》中,我们可以体会到六个柿子随机的摆设,用在每个柿子上不同的笔墨、虚实、阴阳、粗细间的灵活运用,作品呈现出静物作品的“随处皆真”的境界。

牧溪,中国南宋时代的禅僧画家,一个谜一样的人物。俗姓李,佛名法常,生卒年不详,南宋末理宗、度宗时 ,在杭州西湖长庆寺当杂役僧。南宋灭亡后圆寂。

《布袋图》局部 京都国立博物馆藏

禅宗有“神通及妙用,运水与搬柴”之说,牧溪如是,金庸《天龙八部》中的扫地僧亦如是。

扫地僧的“神通”在于武功,而牧溪则于画中体现其“妙用”。

他在中国滚滚历史尘埃中,几乎销声匿迹。元代吴大素《松斋梅谱》说得较多,可是,这本书在中国已亡佚,仅有日本保存手抄本。也不记载生卒年月,寥寥数语,不到两百字:

“僧法常,蜀人,号牧溪。喜画龙虎、猿鹤、禽鸟、山水、树石、人物,不曾设色。多用蔗渣草结,又皆随笔点墨而成,意思简单,不费妆缀。松竹梅兰石具形似,荷芦写,俱有高致。一日造语伤贾似道,广捕而避罪于越丘氏家,所作甚多,惟三友帐为之绝品,后世变事释,圆寂于至元间。江南士大夫家今存遗迹,竹差少,芦雁木多赝本。今存遗像在武林长相寺中,有云:爱于此山。”

《莲鸟图》

而这已经是牧溪在历史里留下的的全部痕迹。再多一些的资料,都是对他画作的批评。

但就是这样一个在中国籍籍无名甚至不受好评的画僧,却以其“清幽”、“简当”、“不假妆饰”,在东瀛日本获得了远胜于故土的声望、尊崇与知音。

他的名字和宋徽宗写在一起,与玉涧构成日本「禅馀画派」的鼻祖之一,被称为“日本画道的大恩人”。

《松猿图》 日本东京大德寺藏

墙内开花墙外香,这句话,用来形容牧溪的作品再恰当不过。牧溪在禅风盛行的日本找到了他的知音。他们从他的水墨简笔里流泽出来的灵悟,感受到了牧溪充满禅机的思想。

当时的日本僧人把牧溪大量的作品带到了日本,现在,他的作品主要收藏在日本。日本幕府将收藏的中国画按照上、中、下三等归类,牧溪的画被归为上上品。

枯淡清幽,是牧溪和日本所崇尚的独特的美,“无画处皆成妙境”仅以点滴之水、咫尺之树,表现江山万里景象。这种空寂和清淡,是当时生活在富饶繁华的宋朝文人所感受不到的,要一直到400多年后的明末清初,看着国家衰败破灭而避入空门的八大山人,才能深刻地体会到。

而八百多年后的今天,再看牧溪的作品,我们会为之深深打动。因为,真正打动人心的艺术,从来都不分国界,更无关时间。

清康熙年间,为了帮助当时的青少年掌握文言散文,吴楚材、吴调侯叔侄两人编选从东周到明末的222篇散文精品,结集为《古文观止》。

现代文学大师巴金,回顾一生创作道路时,多次坦诚地说,古文观止》中的文章实在是终身难忘之启蒙导师

鲁迅先生更是说到:“它和《昭明文选》一样,在文学上的影响,两者都一样的不可轻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