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中国美术教育之殇!从小到大的抄袭之风何时休!

耳朵人 2020-06-26 20:00:00

原标题:中国美术教育之殇!从小到大的抄袭之风何时休!

最近在某个艺术交流群里,我发现一些值得深思的事情。

有家长在艺术交流群里反映,孩子去参加绘画比赛,由于作品太过于天马行空,被学校退稿。该家长感叹道:

“美术赛事征稿,学校美术老师给我们退稿了,说不够主流,我说:明白了。画了一张英雄赞歌类的,获奖,孩子也挺开心。所以,我没有“去**的”主旋律,对不起,我妥协了,带着怜悯。画皮、画心,我的孩子也许和我一样缺少主见,麻木的融于社会,希望艺术的世界多元而不非此即彼。失眠老母,话多见谅。”

家长们的疑问

在这位家长发了这样一段话之后,有另一位家长发送了一篇公众号文章,标题是:《2019年第五届***全国金奖作品》,并在群里交流、询问,文中的获奖作品是否是模式画、样板画?

在这里先问问大家,如果你的孩子参加绘画比赛,获得了不错的名次,你是否会为他感到开心?答案是肯定的。

但是如果有一天你发现,花钱送孩子去学画画, 最后孩子参赛的作品都是在老师的“指导”下完成,甚至并非独立完成、并非原创,你的心里又是何滋味呢?

“抄袭”的作品也能获奖?

现在各种各样的绘画比赛充斥着在我们的周围,收费的、免费的,国内的、国外的都有。

我打开家长发的那篇文章看了看,且特别注意了本次比赛的活动主办方: 是由某国字头美术水平考级中心、某省级美术报、某市文联主办;我心想必这并不是某一个鱼目混珠的“野鸡”比赛。

仔细浏览,却发现了很多让我感到质疑的问题,给大家举几个例子:

获奖作品

原作:来自米兰艺术家Alessandro Paglia

这件作品在一堆金奖作品里十分突出。画面以黑白素描头像为主体,整个画面的明暗对比强烈。看了看获奖孩子的年龄,惊讶于他这么小就能把这种金属材料质感表现的这么准确。

可是回头一想,这件作品似乎有些眼熟,打开网页,进行搜索,出现了米兰艺术家Alessandro Paglia的作品。

两件作品一模一样,原作艺术家用黑色的针管笔,以打点的方式,创作出对比强烈、具有金属质感的头像作品。

我不禁开始思考, 这个作品是孩子照着这位艺术家的作品画出来的吗?

带着疑问,我继续往下阅读。万万没想到的是,获奖作品中,又出现了熟悉的作品。

获奖作品

原作:来自以色列插画师SvetaDoroshev

这幅获奖作品以线描为主,画面精致,有许多值得推敲的细节,作品中的人物形象静谧优雅。但是这些细节不和以色列插画师SvetaDorosheva的作品差不多吗?我们来看看这位插画师其他的作品:

他的作品以精致的细节描绘为主。通常有一个人物主题,再进行发散思维的想象,衍生出童话般的神秘作品。每个人物神情各异,神秘优雅。反观获奖作品,形似而神不似,并没有原作的感染力。

令人惊讶的是,这不是最后一幅“临摹”作品。

获奖作品

原作:来自哥伦比亚插画师Lorena Alvarez

原作来自哥伦比亚插画师Lorena Alvarez,获奖作品除了颜色不一样,其余的构图、人物形象都与原作一模一样。

这篇文章中展示的金奖作品一共就只有几十件,我发现的 非原创作品都有十几件。这个数量占比十分惊人,以下为示例:

获奖作品

原作:《唐煜本纪》图书封面

获奖作品

原作:来自花瓣网@小迷糊发布作品

获奖作品

原作:来自搜狐文章《妈妈我漂亮吗》插图

获奖作品

《魔道祖师》插画

获奖作品

来自插画师@古戈力

获奖作品

来自:《只为斑斓》图书封面

最让我感到不解的是,这样的“临摹”作品,竟然大批量地出现在了儿童绘画比赛之中,还获得了金奖? 用这样的“临摹”作品参赛,岂非抄袭?

我不禁想问,这些作品真的是孩子愿意去“临摹”的吗?

有很多原作都是国内外不太知名的插画师作品,孩子们有这个能力去找到这些作品吗?

孩子们是自愿背负上“抄袭”这个沉重的词语的吗?

如此相似的作品竟然可以在正规比赛中获得金奖,原作者知道了会作何感想?这样的比赛有含金量吗?

“抄袭”作品在美术教育界如此频繁吗?

“习以为常”的大学生毕业展抄袭事件

六月,又是一年一度的毕业季。每年最不能错过的就是全国各大美术院校的毕业展了。每次我都希望,能在各大院校的毕业展上看到令人惊艳的作品,看到每年新一代的艺术家成长起来。

令人遗憾的是,这么多年,占据话题量最多的还是哪个毕业展上有哪个学生抄袭哪个艺术家的作品。

“**美术学院08级多媒体网页设计专业学生毕业创作涉嫌抄袭设计师李小阳视频作品;

**师范大学08级学生毕业创作涉嫌抄袭日本久米田康治的作品《再见,绝望先生》;

**美术学院实验艺术系学生毕业创作涉嫌抄袭德国艺术家汉斯·哈克的作品。”

2016年,** 壁画系一毕业生作品抄袭埃塞俄比亚70后艺术家的抽象画;同在今年**毕业展上,名为《湿媒介》的作品抄袭**美院2013年本科毕业刘振的毕业创作《自制》。

**大学美术学院2016届“水彩专业”研究生毕业作品抄袭同济大学教授的画作。。。。。。。”

媒体报道、新闻报道的美院毕业生毕业作品抄袭案例屡次发生。甚至到去年2019年,抄袭事件还出现在各大美院。

图片来源于百度贴吧用户@luke路克luke

甚至还有两所高校的毕业展出现了一模一样的设计作品,真是让人啼笑皆非。

图片来源于公众号:你丫才美工

另一美院也出现了抄袭国外小众艺术家作品的事件。以下为某美院毕业作品:

看看原作者在自己公众平台上发布的作品:

2019年某美院室内纺织系某学生毕业设计抄袭国内Re:Studio的创意作品。可见右边的抄袭作品除了改变颜色,其他的设计简直是一模一样。

图片来源于: ReMaterials

以上只是爆出的一小部分。虽然每年各大美院的毕业展也涌现出许多非常优秀的作品,但是抄袭事件却让人如鲠在喉。一件毕业作品,会经过老师多少轮的评判,多少人的审视,但是最后依旧成功地公开展出,这还是代表着某些环节出了问题。

仔细想想,这是多令人扼腕叹息的事情。毕业生往往是某个行业的希望,尤其是艺术类专业。各大美院的毕业展是最能看见新一代创新与创造力的地方。 抄袭事件频出,让人有些恍惚。是不是这个行业的新鲜血液正在枯竭?哀叹于这种后继无人的无力感。

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社会环境

“中国式审美”、“山寨大国”已经成为形容中国创意行业的贬义代名词。我们对于各大美院毕业展抄袭事件频出的原因却鲜有思考。

“原创”一词,代表着“首次”、“最早”,代表着“蜕变”, 代表着打破传统、打破常规,成为新的传统。“原创”凝聚着原作者的心力、心血、思想和灵魂。

浮躁的国内创意行业,为了避免过高的时间成本、人力成本等的投入,转投入“轻松愉快”的“抄袭”怀抱。他们更借着国内版权条例、抄袭不严的漏洞,让山寨、抄袭之风愈演愈烈。“巨人的肩膀”是可以让后来者走得更快、看得更远,但是“学习”和“抄袭”完全有着本质的区别。

美术教育、美院是创意行业新鲜血液的根本。从万事之始就盛行抄袭之风,且不严加管教的话,我们现在“山寨大国”这顶帽子永远摘不掉也不足为奇。

学校教育

追根溯源,回到国内的美术教育上,从入学到毕业,我们来找找是哪里出现了问题。

国内的艺术高考“产业”如火如荼。为什么叫做“产业”?因为艺考已经形成了一条完善的流水化生产线。从集训、择校到考试。 艺术高考成为了许多人眼中的“捷径”,如果孩子的文化课成绩不尽人意,但是又想上一个比较有名气的大学,艺考就成为了他们的首选道路。

“据调查结果显示,有55%的学生在回答“为何选择学习美术”时选择了“升学更为容易”,仅有百分之32%的学生选择“出于对美术的兴趣”。

---数据来源于99艺术网

如果孩子从未接触过美术教育,通过艺考的三个月、半年的集训,说不定就能考上国内的知名美院,何乐而不为?这条“捷径”出现的原因是为什么呢?因为我们的 艺考只注重美术技法的考查。

国内艺考目前必考的三个科目有:素描、速写、色彩。这三科,都是技术品质的考查。 简单来说,素描排线,你第一次排不好,日日夜夜地画、练习,形成熟能生巧的过程,自然能够达到优秀的标准。 填鸭式的艺考教学让学生不知道“艺术”究竟为何物。

不管是艺考机构的老师还是送孩子去的家长,还是国内各大美院的考官,都不会在乎,这个孩子是不是真心喜欢艺术?这个孩子是不是真的对艺术抱有热情?是不是真的以后想从事艺术行业?

这些孩子在考入美院后,进入需要自主创作的阶段通常就会感到迷茫。 什么是“灵感”?什么是“创作”?我根本就没学过这些东西,我如何能创作出我自己的作品?

高等教育

“据调查结果显示,对于“授课老师的授课方式及内容”表示满意的学生仅有26%,不满意率则达到了45%;而对“学院课程设置”的问题中,表示“一般”的学生比例占到了60.8%,“不满意”的比例占到17.3%,针对这种情况,记者对表示不满意的学生进行了随机采访。”

---数据来源于99艺术网

进入美院以后,老师还是以技法教学为主。如何激发学生的创作灵感、如何进行“自主创作”?这些问题在许多美院的专业课堂上根本没有得到解决。

学习需要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课堂上的“巨人肩膀”却无影无踪。中西方艺术史、美学史等提高艺术修养的课程占4年艺术本科学习的一小部分。更别说有很多老师漠视思维启发的系统教学,许多教学ppt、教案十几年不换都是常有的事情。

还有部分教师因为本身的忙碌、副业的蓬勃,也不会太在意学生的学习,让自己的研究生、博士生指导本科生上课的事情也层出不穷。

到最后的毕业展上,所有的问题都一并暴露。教学中没有涉及到艺术素养、思维启发的课程,导致学生无处寻找创造力和灵感;学生没有原创的思维、想法,无法做出合格的毕业作品;想要顺利毕业只能抄袭别人的优秀作品。

抄袭之风刮进少儿美术教育

回到艺术交流群里家长发的那篇文章,大学毕业展上的抄袭成风并没有这篇文章给我的冲击力大。

以上例举出来的疑似抄袭作品,全是一个个孩子画的。孩子是行业的未来、社会的未来、国家的未来。孩子的想象力、创造力是最丰富、最蓬勃的。 但他们的作品,却是临摹、抄袭的成年人的。

现在的传统美术教育,在孩子很小的时候就开始灌输“艺考”式的技法教学,忽略艺术修养、思维启发的教学,禁锢孩子的思维能力、想象力,用模式画、样板画 剥夺他们提高艺术修养的机会。

我们如何指望他们在成年以后,能成为有想象力、创造力的创新型人才呢?

更让人痛心的是,这么小的孩子从小被周围的家长和老师告知, 我照着画、我抄的作品能得奖,这样的想法会深深地根植在他们的心里。 那以后我是不是不用努力、不用思考,靠抄袭就能抄出好成绩、好未来呢?

这个艺术交流群同样也在讨论这个问题,有人说道:

诚然,不管是美术教育,还是其他的学习,都需要去“借鉴”、“临摹”大师的作品,吸收他们的优秀之处。

临摹、练习无可厚非。但是在这之前一定要分清参赛的目的,参赛能获得荣誉。如果你用抄袭的作品去参赛,那这个荣誉属于谁?属于抄袭作品还是属于原作?原作者知道了心中如何感想? 每一件作品都是原作者付出了巨大心力的创造,像自己的孩子一样,简单的抄袭就夺去了他们的“孩子”,岂不是太没有道理?

从何遏制“抄袭“之风?

这个比赛中很多作品都涉嫌抄袭国外艺术家的作品, 想必也是某些集体参赛机构的老师或者家长为孩子找的“材料”,为了得一个所谓的荣誉,就为孩子戴上“抄袭”的帽子。有位家长说的好,怪的是成年人急功近利的现象,这样的现象是在伤害孩子。

模式画、样板画盛行的原因同样也是家长的急功近利他们急于看到一个结果,想看到孩子画一朵他们能看懂的花、草、鱼,就不管孩子们的作品是不是照着老师画的,还是老师帮忙画的, 也不管画的东西是不是孩子自己真正想要表达的东西。

为此,我专门和当代艺术家、教育家田太权老师探讨了他对于“抄袭”的看法。他对抄袭进入美术教育一事,也感触颇深。他给我看了当时他去看2015年全国重点美院毕业展时发现的抄袭事件。

这位毕业生,直接把艺术家Redmer Hoekstra的绘画作品作为自己雕塑作品的“草图”。

该毕业生作品

荷兰艺术家插画作品

看看作品阐述:“它们是我对过去的回忆与想象。”这是作者的回忆和想象还是对原作者的临摹和抄袭?

导师评语:“这里面有动人的细节,也有冷酷的质感。”这些动人的细节来自于谁?这些动人的细节是原作者而不是他学生的原创。不知这位导师知道后会作何感想?

再来看看这位荷兰艺术家其他的作品:

这位艺术家的每一件作品都充满了奇妙的想象,他在用自己的作品反思和探讨人与自然的关系。 奈何抄袭只能抄到空虚的外壳,抄不到原作者触及观者灵魂的思想。

“中国为什么是一个“山寨大国”?跟我们从小接触的教育有直接的关系。

中国的教育从小就是实用的教育、功利的教育。学习的目的是什么?为了考试,而不是去思考如何让我们的孩子在学习中有自己的发现、有自己的寻找。我们最好的教育是,完善自己、寻找自己,而不是为了他人。

我们想想,中国的抄袭之风,从成人刮到孩子,这是多么可怕的现实。 一个社会、一个国家最大的堕落是什么?是教育的堕落,抄袭就是堕落的象征。

为什么有人会抄袭?是他因为没有想象力、没有创造力。而且我们急于想得到,这个是非常可怕的。所以我要在这里呼吁,我们对孩子的教育应该是从小让他们思维打开, 让他们有独立的思维、思想、见解。而不是为了某种功利急于求成。”

---当代艺术家、教育家田太权

这个话题也让田老师想起,耳朵人的孩子曾参加过一个“颗粒无收”的比赛。

即使是这样的结果也没有让田老师和家长们感到沮丧。有家长说,自家孩子觉得这种模式画、样板画她五岁就会画了,没有意思。

有的家长说模式画、样板画,自家孩子根本不想画。

徐悲鸿说“治艺之大德,莫如诚,其大敌莫如巧”。“莫如诚”应该是我们从小要教育孩子的,而现在大部分的美术教育实际上就是“莫如巧”。

少儿绘画比赛是这样,大学教育是这样,毕业展是这样,整个社会都是这样。 我们需要反思的不仅仅是“抄袭”从何而来,还有艺术修养、思维启发的学习从何开始。

我们根植在孩子心中的应该是“改变”、“创新”的意识不管以后孩子是否从事艺术行业,试问“改变”、“创新”意识 在哪个行业不需要呢?没有这样的意识根植在孩子心中,他们的未来就只能在别人的阴影里永远无法逃出。我们不能因为急功近利就去让孩子从小走上“抄袭”的道路 。

任何发展中的事物,我们都允许它试错。我们的教育有优势,同时也有实际存在的问题。就像毕业展上有非常优秀的作品,也有让人愤怒、叹息的抄袭作品。 我们不能因为个别案例失去对整个行业的希望,我们也希望所有的从业者在“抄袭”这件非常严肃的事情上,有错改错,无则加勉。

所以我再次呼吁,所有教育,特别是儿童教育一定不要拔苗助长,一定不要急功近利。 无论是我们的教育工作者还是我们的家长,我们要沉下心来,让孩子在学习中去发现自己、完善自己、创造自己。”

---当代艺术家、教育家田太权

欢迎大家文末留言、交流看法!

耳朵人(线下)上课咨询 

耳朵人(线上1对4)上课咨询(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