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隔离的艺术」与经典原作

当代雕塑 2020-06-27 20:00:00

原标题:「隔离的艺术」与经典原作

前阵子在全球被疫情席卷的期间,各个国家都在通过自己的方法传播防疫知识和鼓励人们在家进行隔离。而另辟蹊径的乌克兰推出了一系列的世界名画防疫广告,将保持社交距离,勤消毒洗手、外出戴口罩等注意事项融入到古典艺术画作中。

这系列的「防疫名画」由广告公司LOOMA制作,经乌克兰文化及资讯政策部发布,为当地发起的「隔离的艺术」(Art of Quarantine)活动之一。

会心一笑的同时,让我们共同欣赏一下经典原作的艺术魅力。

米开朗基罗·博那罗蒂的《创造亚当》洗手液版

西斯廷屋顶壁画面积达500平方米左右,是美术史上最大的壁画之一。壁画中以《创造亚当》最为出色,画中右侧穿着飘逸长袍的白胡须老者是上帝,亚当则位于画面左侧,通身赤裸。上帝的右臂舒张开来,生命之火从他的指头中传递给了亚当,而后者则以同样的方式舒展左臂,含蓄地指出人类是按照上帝的模样来创造的。

列奥纳多·达·芬奇《抱银貂的女子》

十年前一部波兰电影《盗走达·芬奇》在中国的上映——被盗的正是《抱银貂的女子》。这幅画创作于16世纪,相关的记载却直到18世纪才被后人发现。但一经发现,人们便知道了它非凡的价值。画中美女名叫塞西莉亚·加拉拉尼,是米兰公爵最受宠的情妇,米兰公爵是达·芬奇的朋友,也是他绘画的经济赞助人。画面上的她气质高贵沉静,她的双臂中依偎着一只灰白色的小貂鼠。画面非常细致。

雷尼·马格利特《人类之子》口罩版

雷尼·马格利特是比利时超现实主义画家。他的作品真实地表现日常场景,不作变形歪曲,但事件与细节的意外组合,产生奇特怪诞的神秘意味,如同睡眠中醒来一瞬间,在不清醒状态下所产生的错幻视觉,具有超凡的想象力,形成了超现实主义绘画中独具一格的画风。《人类之子》(The Son of Man)作为艺术家自画像,描绘了一个戴着一个圆顶硬礼帽,穿西装的男人,他的脸大部分被一个绿色的苹果所遮盖。

乔瓦尼·巴蒂斯塔《祈祷的圣母》

雅克·路易·大卫《拿破仑翻越阿尔卑斯山》

《拿破仑翻越阿尔卑斯山》是雅克-路易·大卫绘制的五幅油画的统称。它们绘制的都是拿破仑·波拿巴在发动马伦哥战役前越过圣伯纳隘道时的情景,委托人并不是拿破仑,而是当时的西班牙国王卡洛斯四世。画中的场景并不与现实完全相符,因为实际上当时拿破仑骑着的是驴而不是马,当时的天气也并不糟糕。有专家解释可能是驴耐力比较强,马更适合冲锋陷阵。作者把驴画成马,可能是想表现拿破仑威武、高大的形象。

拉斐尔·桑西《红衣男子肖像》

洛尔德·弗雷德里克·莱顿《奥菲斯和欧里迪斯》

列奥纳多·达·芬奇《最后的晚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