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当代艺术日系列活动及艺术家专访

前沿中国 2020-06-30 12:20:00

原标题:当代艺术日系列活动及艺术家专访

在6月8日当代艺术日来临之际,由国家重点信息发布站、天津青年艺术家联盟、寰球艺术主办,【MJ-K团队】策展的平行异隅——“当下之下”当代艺术邀请展(策展人:郝锐昌)准时上线;6月10日,其系列活动“当下的记忆”——王鹏鹏工作坊(策展人:赵玺人)也如期举行。

【工作坊组委会】

主讲人:王鹏鹏

策展人:赵玺人

总顾问:郝锐昌

艺术总监:管天浩

执行策展:钟哲浩

版权对接:冯宇嵩

云主持:刘有鑫

【关于工作坊】

“当下的记忆” 素材日记

关于人类社会活动的变化,可以通过我们身边所发生和接触的事物洞悉,“疫情”无论我们生活在世界的什么地方,时间仿佛暂停在我们可以存在的有限空间内。

比较往日的生活,我们在2020年的记忆会有所差异,不仅仅是关于日常,还有我们对于时间与空间的思考都在发生着变化。

这个工作坊将以我们在疫情期间的记忆为出发点,记忆不仅仅是停留在彼此脑海中的画面,他们也可以被表现出来,通过艺术语言加以呈现的关于2020年的记忆,也是关于人类社会在这特殊时期一同面对的记忆。

“… 记忆是艺术的来源,是艺术表达和反思的内容。记忆难以界定,但又无处不在。记忆的产生与事实、知识、情感、体验等紧密相关。艺术是记忆表征的工具,是记忆的再现与创造,是进行记忆考察的理想载体。记忆和艺术都是心灵与材料的交融。艺术的手段为记忆的内容提供了一个表征、再现和反思的视角…”

——周丽昀

《当代艺术作品的记忆维度》

工作坊时间安排

2020.06.10

18:00 - 18:30 工作坊介绍,项目协调介绍,自我介绍,艺术家案例分享

18:30 - 19:00 参与者分享所选材料与“疫情”或者“当下的记忆”工作坊活动主题的联系以及,在2020年“当下”发生了哪些?产生了哪些特殊的记忆?通过对话与交流,沟通在不同国家,城市,区域范围内的故事,让每位参与者感受“当下”这个议题的不同解读。

19:00 - 19:30 素材日记实践创作环节,主持人,艺术家与参与者在有限的时间内完成一件或多件有关于“当下”为主题的拼贴、手绘、综合材料作品。

19:30 - 19:50 艺术家与参与者共同展示创作作品,并分别通过完成后的作品向大家介绍创作背景和创作画面。

19:50 - 20:00 主持人、艺术家总结陈述,致谢。

需准备工具:

参加工作坊请准备关于“疫情”或者“当下”主题相关的纸媒材料或者绘画工具,等相关剪贴工具

云工作坊一览

【工作坊作品欣赏】

王鹏鹏《当下的记忆》

在本次的线上工作坊中,每一位参与艺术家根据所携带的“当下”有关的材料,通过30分钟的时间完成对于当下的记忆主题性创作。我在线上的工作坊前期准备了关于“当下的记忆”主题材料有在2020年疫情期间的购物小票、2020年出版的杂志和报纸等纸媒、2020年我在疫情之前意大利搭乘的最后一班列车的票据。在我对于“当下”这个主题的思考过程中,我认为这些材料是对于“当下”最好的记忆。我们的生活伴随着社会的发展和世界正在发生的事件在不断变化,作为纸媒材料,往往是信息记载的一种载体,在这些载体上记录的不仅仅是我们当下正在发生的,也是对于未来我们来回忆“当下”的一把打开我们彼此记忆的钥匙。

工作坊中我以拼贴的形式将我对于“当下的记忆”有关的画面集中在三个塑料资料袋中,这三个袋子上面分别标有属于它们的编号“0947632247396-2020”,“06393233946-2020”,“0345269073-2020”;这是一组随机而生成的数字编码,我在创作过程中并没有对与这些数字赋予内容,反而这种随机性是我希望在作品中表达的主体。正如当下世界上正在发生的一切,我们没有人可以预先知道下一秒世界的某个角落会发生什么,如同这组数字一样,如果时间可以被控制,或者这些“随机”“不可预测”的事情可以被倒退回起点,我想大部分人都希望2020年可以以一种新的模式打开。

对于“当下的记忆”是本次工作坊中,参与艺术家表现的一个主题,这更是我们每一个人值得深思的内容,当下意味着什么?我们对于当下存有哪些记忆?2020年给我们每个人留下了特殊的记忆,真如2020年的威尼斯建筑双年展的主题“我们如何共同生活?(How will we live together?)”

赵玺人 新冠系列

《新冠病毒之万物生长》《新冠病毒之花》《新冠病毒之隔离》

当下疫情状态下,通过新冠病毒探讨人与自然的存在及相互关系。新冠病毒不可通过植物传播,但人的存在对于自然来说有时就像“病毒”一样。“理论上...假如世界上有这么一台计算机,能储存世界上所有的事实,同时拥有完美的程序,能表达世界上所有不同部分之间的所有关系,我们就能完美的预见未来。”

张振宇《蔓》

“惶恐就是讯息 讯息就是死亡”

多人称视角下的感官刺激着我,线条的潦草,粗略,撤回以及画面的动态,变化,模糊。对于疫情的蔓延与过程,在这15秒的急促画面中,我们不得而知,所接受的讯息和真实感是否能够再次强烈一些?

汤鑫悦《寄生》

用“物性”与“神性”的双重视角,透视“人性”的卑微与崇高、现实与理想、限制与自由。可以给肉体带上枷锁,无法给精神带上枷锁。精神枷锁永远是没有思想的“盲从者”的专利。物质枷锁自己无法打开,精神枷锁只能自己打开。哲学是解放思想的钥匙,是打碎精神枷锁的武器。

洪晨 《话剧-尘封新冠病毒》

新冠病毒的到来我把他形容为一场话剧”用胶带死死缠住,出于自我心底里的私心希望可以永远尘封,这场话剧用胶带死死缠住,出于自我心底里的私心希望可以永远尘封,这场话剧”每当人们回想起,好也可坏也罢,都是一场不可抹去的回忆。

杜一河《同质混沌》

在接受相同信息的环境下每个人看似有不同的认知,但实际处于同质水平,整体处于混沌状态。

苏都尔依丽卡《秩序》

2020 年年初,新冠状病毒席卷全国,身处意大利的我也感受到了病毒“无形”的恐惧。本 次作品《秩序》通过在疫情期间拍摄的影像作品进行再创作。黑白强烈的对比,似版画的画 面,从侧面表现了人们受疫情影响的“混乱”期间,仍然存在着秩序。

翁婷婷《合格证》

在疫情期间我们的日常生活离不开体温打卡、地点定位。我们仿佛被数字化,不论是确诊病例、疑似病例、死亡病例都好像是一堆冷冰冰的数字,1、2、3、4、5……1500、250000、2000000,代表着那些活生生的人。我生活的地方相对安全,代表我的就是这些每天必须量的体温,36.5度、36.7度、36.4度。我将2月3日至今每日线上体温、定位打卡的截图拼贴,背景写上我这每一天的体温数字,这些数字和打卡成功好像就是我生活在当下的合格证。

孙博峰《Corona》

在当下,全民“放长假”,每个人都成了美食家,在疫情期间也关注了许多有趣的新闻事件,其中印象最深刻的就是“Corona”酒厂倒闭的事情,在事件蔓延到意大利的时候口罩意识并没有被民众接受的时候,因为名字与新冠肺炎(Corona Virus)恰巧相撞的酒厂却倒闭了,事件的发生让我反思一种在这样的条件下的思考。

通过工作坊中,与大家的讨论以及艺术家们当下的感受,更深层次的提供了艺术的创想和完善。

在曾经君主制度下,皇帝用控制人们知识的获取,使得知识只能是少部分的达官显贵才能触碰的区域,控制知识来保证自己的权力,在君主制度下中具有代表元素的皇冠(意大利语:Corona),并且,在当下的环境中,“19”(COVID-19)也一度被称为禁忌的数字。

在这次的创作中,以概念艺术为基础的条件下,新冠病毒在当下的群体中表现出来的具象化形象,并且探索被封锁了知识后人们的意识形态。并且以皇冠构成最中心的宝石部分,与主体的皇冠刚好构成19个皇冠。

在这次艺术中,我将生活中收集到的照片以电子剪辑的手法,来表达内心的观点,以我的角度并且以艺术的形式与大家讨论。

策展人:

赵玺人

籍贯黑龙江,青年艺术家,天津青年艺术家联盟成员。

天津美术学院国际艺术教育学院,数字艺术研究。

【参展】:

2020【平行疫隅】2020当下之下当代艺术邀请展-天津ASC艺术产业园

2020【凝视】亚洲国际当代艺术联展-马来西亚中央艺术坊

2020【青年艺起抗】全国作品展 -湖南省书画家协会

2020【疫战】2020中国新冠病毒抗疫展-主流媒体线上展

2020【科技时代的E术图示】-山西683当代艺术馆

2020【众志成城 信元有爱】大连抗击疫情线上艺术展-中国大连

2020【囫囵】-2020天津青年当代艺术联展-天津青年艺术家联盟

2019【流·域】工作室开放日沙龙计划-中国天津ASC艺术产业园

【策展】:

【平行疫隅】“当下之下”当代艺术邀请展-天津ASC艺术产业园

【疫战】2020中国新冠病毒抗疫展-中国主流媒体线上展

【科技时代的E术图示】-山西683当代艺术馆

【囫囵】-2020天津青年当代艺术联展-天津青年艺术家联盟

【流·域】工作室开放日沙龙计划 -天津ASC艺术产业园

总顾问:

郝锐昌

籍贯山西,艺术家、策展人、国家一级书画师。

【策展】:

2020年2月:“科技时代的艺术图式”——2020中国新媒体艺术展,山西683当代艺术馆;

2019年11月:“时代精神·天津市中国画书法名家精品邀请展”,天津书平艺术馆;

8月:“中国行动——纵深东南亚国际交流现场展”,东南亚地区新加坡/印尼/马来西亚/柬埔寨/泰国;

“行为艺术现场展”,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

“中国行为艺术”专题讲座/现场,印度尼西亚国家艺术学院;

6月:“2019 Art Now Live Tour 5第五届国际行为艺术巡回现场展”,天津/沧州。

工作坊主讲艺术家:

王鹏鹏

出生于中国黑龙江省,2016年初移居意大利;

国际(亚欧)艺术有限公司执行董事;

A60当代艺术空间项目总监;

DOUBLEARTS 联合创始人;

在当代艺术界拥有丰富的经验,

其个人和集体展览及比赛先后展出在

美国,中国,中国香港,韩国,中国台湾,

意大利,西班牙,英国,荷兰等国家和地区。

以下为记者对主讲人王鹏鹏的访谈内容:

SH:据我们所知,阿昌团队这次策划的当代艺术日系列活动有效地以艺术手段介入社会学,并关注当下,你对本次展览有哪些评价?谢谢!

WPP:首先我非常感谢阿昌团队为艺术家和观众们带来和呈现的当代艺术日系列活动,这个活动使得我们每一个人更好的思考我们在当下正在发生和经历的事情。“当下”这个话题在不同的时代背景下,都有着不同的理解与反思,2020年的“当下”格外值得我们去关注,发生了许许多多不同以往的事件,这些事件使艺术家们有更多的机会去介入关于社会现象本身;于此同时也让我们每一个人去思考群体与个体之间的关系,我们虽然以个体的形式存在和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但当面临社会事件发生在我们的身边,我们不会因为个体的原因而改变影响,全球一体化和个体流动化已将我们每个人的命运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本次展览的参与艺术家来自世界不同的国家和地区,艺术家们通过各自的艺术创作语言去记录和表现在“当下”这个主题在国际背景下我们正在进行的经历,我认为这次展览活动不仅仅提供给艺术家一个展示的平台,也让每一个人通过艺术的角度和艺术的方式参与到对于当下的思考,这是很重要的,我想这也是主办方希望给大家打来的对于当下的深刻体会。

SH:你作为在意大利的中国人,在疫情下见证过哪些两国处理病毒的差异?然后,疫情对意大利的艺术活动有哪些影响?

WPP:最为在意大利的中国人,在疫情之下两国对于疫情的处理有很多的差异,但是我认为造成差异的产生是由于两国的社会体制与公民的价值观念的不同,对于差异而言,无法通过寥寥数言做以解释,但是可以看到了一个积极的共同点是两国都在努力的和病毒进行抗争,这对于整个世界和全人类的生命安全角度来说都在做着积极的贡献。

疫情对于意大利的艺术活动产生了很多影响,众所周知意大利拥有丰富的文化和艺术资源,2019年约有94,000,000在自世界各地的游客来意大利参观,在疫情发展之初,2020年度的意大利入境游客已经出现了减少的趋势,所以在2-3月意大利各主要城市推出了免费博物馆参观等活动,鼓励市民外出和吸引世界游客体验和参观意大利的文化和艺术,直至米兰所在的伦巴第大区和威尼斯所在的威尼托大区出现群聚感染后,意大利的各博物馆和艺术机构才正式宣布关闭,直至目前意大利的文化与艺术在逐步的回归到正常的开放和运行。这个期间意大利主要的两个文化与艺术活动也都有推迟开幕:米兰设计三年展和2020年威尼斯建筑双年展。此外,在疫情期间让我们看到了更多的艺术展现形式的可能性,意大利的大部分博物馆和艺术机构都推出了线上展览,例如:佛罗伦萨乌菲齐美术馆(Uffizi Galleria)、米兰布雷拉美术馆(Pinacoteca di Brera)等,艺术观众可以通过互联网的形式享受意大利文化和艺术的独特魅力。

SH:本次工作坊的主题是“当下的记忆”,能否讲一讲你确定本次主题的初衷?

WPP:对于本次工作坊主题“当下的记忆”,首先我关注到的是“当下”我们每一个人正在经历的事情,对于“记忆”我希望有两种解读的方式:其一是“记忆”是一种“记录”或者说是艺术家们对于当下正在发生事情的反思,正如我们正在进行的采访,当我正在回答这个问题的同时,上一个问题已经成为了一种“记忆”,时间这个概念对于我们来说它是向前的,但是在时间在前进和继续的过程中,给我们每一个人留下了很多值得去思考和回忆的东西,所以我希望在这里对于“记忆”的解读是一种我们对于当下的的一种记录;其二对于“记忆”的解读是一种积极的假设,我们所有的经历都将成为一段回忆,也就是说我们现在讨论的“当下”它将成为过去时,我们还有很多“当下”在未来会呈现在我们的面前,所以在这里“记忆”会是一个名词,对于未来更好的期待,一切都将过去…

SH:能否讲讲你对疫情后的个人艺术创作规划?

WPP:艺术家的创作我认为是一种持续性的过程,很多艺术家都以终身创作背景为艺术界带来对于当代艺术的新语言。“疫情”是一件突发事件,我们并不会时时刻刻都会面对这个话题,在这样的突发社会事件中,艺术家的介入是一个很自然的现象,因为艺术家本身就是一群对于社会极度敏感的群体。对于我个人而言,疫情之后我还会继续进行个人创作,去表现与个人身份认同与社会关系这个创作主题。但是疫情不仅仅很艺术的创作内容上带来了反思,也在作品形式上产生了更多的发展空间,所以在疫情后我也会尝试更多的电子和云艺术的创作方式来丰富我的个人创作语言和作品展示方式。正如在90年代兴起的网络艺术(Net Art)也是以一个时代为背景所产生的一种新的艺术形式,所以在疫情后我想艺术家们都会考虑在疫情过程中对于艺术创作方式所带来的新思考和更多的可能。

SH:在国际事件不断升级同时,越来越多的年轻艺术家都逐渐担负起一定的社会责任,这在他们的作品中逐渐显露出来,你是否认为这是一个整体趋势?即:艺术家们创作的内容逐渐宏观化、环球化、更具国际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