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谁来听听艺考生群体的声音?各大艺术院校校考政策翻天覆地!有没有问过我们!

人间不值得哈扎嘿 2020-06-30 16:08:00

原标题:谁来听听艺考生群体的声音?各大艺术院校校考政策翻天覆地!有没有问过我们!

近日,全国各大艺术类院校陆续公布校考调整方案,不少专业取消校考,采用高考文化成绩录取等等,可谓发生了巨大的变动;
这种变动相当于什么呢?假如你是一个理科生,在高考前三个月突然告诉你,高考不考理化生了,改考政史地,并且你要和文科生一起排名竞争,你会怎么想?你要怎么办?这就是艺考生现在面临的困境。

2020年高考艺术类专业考试(以下简称2020艺考或艺考),由于疫情等多方面原因,考试方式出现了巨大的变动。日前,中国传媒大学、中央戏剧学院、北京电影学院等著名艺术类高校均发布了调整后的艺考方案。

例如,按照北京电影学院公布的《关于2020年艺术类专业考试方案调整的公告》,「戏剧影视文学专业、影视摄影与制作专业、艺术与科技专业、电影学专业、摄影专业、影视技术专业、广播电视编导专业取消现场考试,直接使用高考文化成绩进行录取。」

这种变动相当于什么呢?一位艺考生愤怒地告诉我:「假如你是一个理科生,在高考前三个月突然告诉你,高考不考理化生了,改考政史地,并且你要和文科生一起排名竞争,你会怎么想?你要怎么办?」

这就是诸多艺考生现在面临的困境。

01

艺考生们的声音

对于艺考生来说,这是极为艰难的几天。因为早先就传言,由于疫情影响,今年艺考的考试方式会有所变动,特别是一些专业有可能取消专业考试,直接按高考成绩录取。

但调整后的艺考方案迟迟不公布,因而很多艺考生忐忑不安,一方面要准备文化课,另一方面,在担心自己的专业考试可能会取消的情况下,还要继续准备专业课——与此同时,他们还不得不承担无法想象的心理压力。

而当各大高校的调整方案公布后,愤怒、委屈、不甘、压抑等等情绪,同时冲击着艺考生的精神。据一些要参加今年艺考的朋友告诉我,他们已经不知道该干什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02

过关斩将,艺考生不容易

很多人可能不熟悉艺考的考试方式,甚至认为艺考只是部分文化课成绩薄弱的学生进入知名大学的捷径甚至后门;但实际上,艺考生想要通过艺考,进入心仪大学,经历的辛苦只会比统考生更多,复习备考的压力只会比统考生更大。

在今年艺考方案调整之前,要参加艺考的应届高中毕业生最多要参加三场考试,分别是统考、校考和高考

统考是绝大多数艺考生要过的第一关。在艺考中,除去部分省份(如北京),考生必须首先参加各省组织的专业统考,只有通过统考,才可以获得校考资格。每年各省专业统考时间集中在高考前一年12月至当年1月。

校考则是艺考中最关键也最困难的第二关,专业实力强劲的艺术类高校和重点综合类大学会自行组织校考,而只有通过某校校考的艺考生才能在高考填报志愿时被该校录取。校考由不同的学校分别设置,针对不同的专业设置不同的考试内容,最终按照专业成绩发布合格证。各校校考时间一般分布于高考当年1月至3月中旬。

而每年6月(今年7月)的全国统一高考是艺考生的最后一关。艺考生不仅要专业合格,文化课也必须通过招录院校所设定的合格线(如一本线、一本线85%、二本线),才能被最终录取。在艺考生的录取中,专业课与文化课会被综合考量,一般有三种排名方式:部分高校会将高考成绩高于合格线的考生按照专业课排名录取(俗称文过专排);部分学校将专业课和文化课成绩综合考虑;而部分学校则会将专业考试成绩高于合格线的考生按文化课排名录取(俗称专过文排)。

对于志在进入著名艺术类高校的考生而言,参加艺考必须通过上述三关,一关不过,满盘皆输;而就算想要进入普通 211 大学的艺术类专业,也需要同时参加统考和高考。可见,艺考并非终南捷径,而是一条和高考同样竞争激烈的「千军万马独木桥」。而对于想要进入著名艺术类高校或顶尖综合类高校学习艺术专业的考生,校考则是重中之重。

而今年变动最大的,就是校考,这也是让无数艺考生难以理解和无法接受的根本原因。

03

各大艺术院校 政策变动剧烈

今年之前,各大有资格组织校考的高校在高考当年元旦之前大都会发布简章,面向全国招生。这些学校一般包括中央戏剧学院,上海戏剧学院,北京电影学院这些著名的艺术类院校。考试方式一般以笔试和面试结合,但因为各校独立招生,因此报考这些高校的来自的天南海北的考生,必须在同一个时间汇集报考高校,参加多则四试,少则两试的考试。而每一试都会淘汰艺考生。最后参加考试的几千人中只会选出几十个人。

而今年由于各种原因(特别是疫情),校考变动异常剧烈,以中国传媒大学、中央戏剧学院与北京电影学院为例:中国传媒大学实行专业校考远程初试+高考后面试的政策,面向先前报名该校的考生招生。而中央戏剧学院和北京电影学院只保留部分专业的校考,在高考后举行,其余所有专业仅仅按照文化课录取有艺术统考的省份通过艺术统考成绩的考生可以报名,而没有艺术统考的省份(即不区别考生属性,例如文化考生or艺术考生的省份,譬如北京),所有考生皆可报名。

而校考新规之后的变动主要体现在:部分院校取消了大部分专业的校考(并且开放招生限制,不限于原报名该专业的考生报名)后,艺考生们不仅要和同报一个专业的同学竞争,还要各省市先前没有报名此院校此专业的考生竞争。

特别是有个别省份没有省级联考,意味着全省高考生都可以报名。竞争人数从几千人到了数万人,竞争方向也由专业实力变成高考分数。这对于之前耗费一年乃至数年准备艺术校考的艺考生,是非常不公平的。

今年部分院校取消了大部分专业的校考,产生的影响极为重大,不仅影响到艺考生,也会影响到招录艺考生的院校。对于院校而言,并不会像很多路人想的那样,让「不知知网者」变少。因为取消校考的大部分专业是编导类专业,而这些专业恰好是校考中对考生文化素养要求最高的。

例如戏剧影视文学专业的考生,在备考时就要阅读大量的经典文学作品、观看大量的经典电影,还要熟悉文学史和艺术史。而这些艺考生中的大部分,在准备艺考的时候就会上知网上查阅资料。如果说这类专业的艺术校考今后真的要取消,那也必须在高中学段的文学艺术教育更加深入和完善的情况下才能成立。

以北京电影学院为例,北电是声名远播、享誉海内的艺术高校,就北电日前发出的通知而言,该校会取消今年刚刚被评为国家重点学科的「影视摄影与制作」专业的艺术考试,改为单纯由文化课成绩录取,那么,就很可能出现令人啼笑皆非的一幕:今年入校的新生中,有人很有可能对于摄影摄像一无所知,这必然会极大地延缓教学进度。

而如前所述,戏剧影视文学是一个需要大量阅读与练习的专业,如果说招进去的学生只是因为对某些明星、艺人甚或偶像的迷恋,在毫无专业基础的情况下盲目地报考了这一专业。那么进校之后他们必须大量补课,才能开展正常的学习,这同样也会影响正常教学。

而对于考生而言,如前所述,编导类专业的艺考生笼统地说可以分为联考生和校考生,联考生只需要参加本省的艺术统考就可以回去继续学习文化课,而校考生则必须继续深入学习专业课,参加形式多样的校考。

在各校校考方案尚未调整之前,联考艺术生如果想进入独立艺术院校(例如中戏、北电等等)只能报考这些高校的非艺术专业,例如北电的艺术管理专业。而现在政策被突然放开,他们拥有艺术生身份,可以任意填报专业,甚至北电的王牌专业「影视摄影与制作」、中戏的一流专业「戏剧影视文学」。如前所述,联考生相较校考生而言文化课学习时间要多出很多(一般在两个月),因此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他们的文化分要高出校考生不少。

联考与校考本来是两场在不同的赛道上进行的比赛就像短跑和长跑,但是方案的突然调整直接将校考生在专业课的优势基本清零,文化课高考的地位无限拔高。面对文化课上的劣势,校考生的复习备考空间几乎已经完全丧失。再譬如摄影专业的考生。摄影是编导类中最烧钱的专业,摄影考生的一个镜头就可能要两万,有人甚至因为报考本专业花掉了数十万元;但现在被点的的摄制,摄影两个专业的艺术小考全部取消,开始在全体艺考生中比拼文化课,这依然让人无语凝噎。

但更尴尬的是,中传的摄影校考并没有取消,摄影考生们还要继续准备中传考试的作品集。一方面要准备文化课,过高考独木桥,另一方面还要继续准备专业课。艺考生不是超人,他们每天也和我们一样,只有二十四小时,面对这种地狱般的备考压力,这种绝望感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艺考生与文科生、理科生一样,都是高考生,他们之间的区别仅仅在于所选科类不同。毫无疑问,艺考是高考的一部分。正如我们在文章开头说到的那样,如果一位理科生在高考前三个月被告知:高考不考理化生了,要考政史地,并要与文科生一起排名竞争,所有人都会觉得极其荒谬。这就是艺考生现在面临的困境。

04

期盼公平公正,反对一刀切

艺考这件事,涉及的不仅仅是115万名学生,更是115万个家庭。众所周知,在中国,高考是一次改变命运的考试,有关政策,绝对不应朝令夕改。对于要提升艺术类院校学生的高考文化成绩的趋势,我们都能理解,也并非不赞成,但是决不应当在高考前三个月,突然更改本届考生的录取方式,而应该遵循提前通知的原则,并给出改革的过渡期,例如,在新一届高一新生入学时向全社会发布公告,给这些学生三年的准备时间。

毫无疑问,北电和中戏作为顶级艺术类院校,这种朝令夕改的做法违背了公平公正的原则,违背了重大教育决策必须公开听取意见,民主决策的原则,也违背了提前三年告知公众的「三年早知道」原则。

中国传媒大学采取网上提交视频的方式进行初选,高考后线下艺考的方式,上戏采取在已报名考生中按文化课排名录取的方式。这些方式相对公平,是考生更乐于接受的。

北电和中戏却采取一刀切的做法,强制退报名费,退了三百元报名费就可以终止与已报名的考生关系了吗?这样未免太过粗暴。

希望北电和中戏不要忘记教育「以人为本」的原则。

05

总结

固然,高考改革是大势所趋,但高考改革,首先涉及的是众多考生的切身利益,必须以尊重考生权利、保障考生利益为出发点,而不能只站在行政部门的角度去思考问题,更不能只站在高校招生的角度去制定规则——教育部要求。

北电和中戏担心在取消线下校考后,生源质量可能会下降,于是退而求其次,招录文化课成绩最高的考生。这种一刀切的政策,如前所述,不仅对考生不利,对校方也未必有利。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高考改革的初心应当是让高考更公平合理,以为全社会选拔更优秀、合适的人才,而不是为改革而改革,为行政而行政,因命令而命令。改革如果不能带来进步,这样的改革又有什么意义呢?

教育是社会生活中至关重要的环节,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底线,因此,任何教育改革,哪怕是最微小的改革,都应当十分慎重,都应该首先考虑改革是否能给考生和社会带来利好。我们不要失去改革的初心,更不要失去教育的初心。我们呼吁,改革应该朝着进步的方向,改革应当是为了考生而改革,为了社会公平改革。

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所有人都会始终铭记。因为它或多或少地影响了我们每一个人,尽管远方的朋友永远留在了冬天,但我们更应大踏步迈向未来。春天的到来,并不只是意味着一个个校门的重新打开,而是一种秩序的重新恢复。

在此,我们希望部分艺术类院校,慎重考虑调整后艺考方案的公平性与可行性。我们希望,有关院校可以修改考生报考范围。焦虑甚至绝望的艺考生,请相信自己的声音和力量。

校考于大家而言,不是希望,而是机会。我们要的不是偏袒,而是公平。真正付出过的人可以辛酸与埋怨,如若最终事与愿违,也不要认为2020届艺考生最终会被遗忘。我们记录下这一切,寻求解决,寻求表达,也寻求一种「看见」。

我们希望,今年往后的每一届艺考生,都能从这次事件中看到前辈们争取公平正义的努力。我们所有人,考生与声援者,都会有关方面努力沟通,尽力反映。年轻的我们也盼望,有关方面能够在春天,带来真正属于春天的消息。

希望每一个正当的诉求都可以被倾听,每一个真心的期望都不被辜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