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在「一个博物馆」,锤打自己的故事

宁波音乐广播私家车986 2020-07-02 17:16:00

原标题:在「一个博物馆」,锤打自己的故事

王一鸣:一个博物馆主理人,知名全能型艺术家。

其实我是一个「内心狂野」的人

走进一个博物馆,琳琅满目的刀具、各式各样的锤子、泛着寒光的金属、还有各种小物件随性地摆放着……仿佛有种置身于蒸汽朋克世界的既视感。

很难想象这样一间相当“硬汉”的工作室,它的主人是一位看上去非常“软妹”的小姐姐——王一鸣。

当我们看到一鸣用喷火枪点蚊香,抡起锤子砸铜片的时候,着实有点被震撼到的感觉。 “其实我觉得我的内心和外表不太一样,我的内心是很狂野的。”一鸣笑道。

怎么会喜欢上如此硬核的金属呢?一鸣在大学里学的是产品设计,本身就有很多机会和不同材质接触,比如木头、纸张、水泥等等,但唯独,金属带给了她不一样的感觉。“可能在很多人眼里,金属是冰冷而没有感情的物体,但我能感受到它有一种热情。”

锡最软,徒手就能掰;铜很硬,需要用火加工才能锤炼;而银的可塑性很强……不同的金属到了不同的温度,还会呈现出不一样的色彩,这些都让一鸣深深陷入于它的魅力中。

它是生活的艺术品,也是艺术的生活品

金属工艺还有一个令王一鸣着迷的特点,就是在制作中不断打造的过程, 在一次次的一锤一落里,去感受独属于这个器物的呼吸。

“带我入门的一个学长,刚开始喜欢上金工的原因,就是因为它解压。”王一鸣笑道。

其实中国人类社会的进步与金属材料的加工与运用关系十分密切,我们在六千多年前冶炼出黄铜,在四千多年前能够制造简单的青铜工具,在三千多年前开始用陨铁制造兵器,在二千五百多年前的春秋时期已会冶炼生铁。一直到现在,金工依旧活跃在生产生活的方方面面。

“而且在艺术领域,工艺美术同样也是很重要的部分。”王一鸣说道。

在一个博物馆,我们也体验了一把金属书签的制作过程。从对铜片的退火、描画、修剪到打磨、锻造,每一个步骤都是人力和时间的化学反应。

王一鸣告诉我们,我们体验的是在日本有着“人间国宝”之称的“锤起工艺”。

何为锤起铜器?锤起铜器是先用金属槌或木槌不断敲打延展成板状的铜板,再将铜板锤打至所需器皿形状而得的器具。它最大的特色便是由一整张铜板手工捶打制出立体的器皿,并且色彩独特、光泽熠熠,是日本传统工艺品的代表之一。

除了其手打铜的特色,铜器表面特别的花纹也令人印象深刻。这种花纹也有特定的名称,叫作锤目纹,是日本器皿偏爱的一种纹理样式。

锤目纹自然随性,可以产生许多不同质感的样式,或像荒芜龟裂的土地,或像微风拂过的波澜,又或是老树皴裂的树皮,总之给人一种回归自然的禅意Feel。

王一鸣认为,手工艺人们每一件器具的制作,每一锤每一下都是一场与铜器的对话,每一件都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存在,都是心力和汗水的孕育。 “它是生活的艺术品,也是艺术的生活品。”

人生还长,不必设限

除了金工,王一鸣有很多爱好。喜欢画画、喜欢收藏、喜欢做饭等等,这也是她把自己的工作室取名为“一个博物馆”的原因。“喜欢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都想放在工作室里,感觉叫博物馆很合适。”

王一鸣的画作《十平米》 描绘了自己理想中的生活

人生还长,不必设限,一鸣很享受这种不断尝试新事物,不断接受新事物的过程。

如果你也想体验一把有点“不一样”的人生,欢迎大家前往万盛文创园区“一个博物馆”坐坐。

小姐姐特别提醒:锤起铜器工艺可是体力活。没有几千锤可完成不了作品,失眠患者包你锤到病除,焦虑患者包你捶捶更健康。要去的旁友记得提前一天预约噢~

请锁定 FM98.6《甬创未来者》

每周二中午12:00-1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