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王羲之的平淡,文徵明的遗憾

龙灵书道 2020-07-04 12:13:00

原标题:王羲之的平淡,文徵明的遗憾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龙灵书道”免费学习海量书法视频

王羲之行书笔法

公开课系列之二十四

#24

章法:星羅棋布

字字独立型行书章法由于不借助于牵丝引带或实笔连绵的形迹节奏变化,其虚空 把握和整体联系之理颇难言传,正如唐太宗《圣教序》所谓:“像显可征,虽愚不惑;形潜莫睹,在智犹迷。”

《孔侍中帖》

传世唐摹王羲之行书尺牍善本中,《孔侍中帖》《何如帖》《奉橘帖》三件属字字独立型章法,布白之妙,比之《频有哀祸帖》《得示帖》等连属较多的作品更为深隐蕴藉。其状若何?强为之名,曰“星罗棋布”

“星罗棋布”的对立面是“布算”,托名王羲之的《题卫夫人笔阵图后》讲道:“若平直相似,状若算子,上下方整,前后齐平,便不是书,但得其点画耳。”很遗憾,明代的大书家文徵明就是这么写字的,所有字都是一种面目,以同一种姿态摆布集 中在一起,假使写上万行,也只如一个无限加长的大算盘。

五代杨凝式的《韭花帖》可绝不是算子书,布白疏旷,字间行际虽邈若河汉,而意脉相连,清空绝伦,“宋四家”皆不能及。

可是,拿《韭花帖》对照《何如帖》,就会明显感觉到缺了点什么。是什么呢?

如果也以星星来比拟,那么,《韭花帖》的意境就仿佛“嘒彼小星,三五在东”(《诗·召南·小星》),的确悠远闲静,可终嫌过于小巧凋疏了,它所完全不具备的是《何如帖》“星罗棋布”的笔阵堂堂气象。

王羲之布白的和谐之美显示为字间行际的一种引力和斥力的不停顿的牵扯互动,错落而又严整,不会像《韭花帖》那样显得太松,当然也不会显得太紧,甚至“布白”的“布”字用在这里语感都似乎太刻意了些。杨凝式在精心地调配着每个字的空间关系,所谓“经营位置”;王羲之却仿佛不作任何“经营”,一切都是那样自然,星汉灿烂,不假人力。

把楼兰墨迹“九月十一日”一纸与《孔侍中帖》并置一处,前者素朴而后者华美,但章法出乎天然、姿态横生的意味却是若合一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