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任见: 梵高的世界 颠倒的乾坤【原创】

任见文学艺术馆 2020-07-06 00:00:00

原标题:任见: 梵高的世界 颠倒的乾坤【原创】

梵·高的世界 颠倒的乾坤

任见

梵·高。一生画了近千幅油画,只卖出去一幅。

买画的人,叫安娜·波赫,诗人尤金·波赫的妹妹。

画叫作《红色葡萄园》 ,安娜·波赫付了四百法郎。那时,法国旅馆的住宿费是每天二至六法郎。

在梵·高身后,他的画成了绝世佳品,价格一路上升,达到了数千万美元一幅。

如果时光倒流,梵·高的随便一幅画够他活上一辈子甚至是几辈子。

而可怜的梵·高,穷困潦倒,条件窘迫,吞食过绘画颜料,还割掉了自己的半个耳朵,最终选择了自杀。

梵·高为什么吞食绘画颜料?一般人认为梵·高有自杀倾向或者企图,实际上不是。

梵·高非常热爱生活,也把绘画当作生命来看待。没有任何理由去糟蹋颜料和糟蹋生命。

梵·高是一位很奇特的画家,他的内心是逆转的,常常自觉不自觉地回到童年。

梵·高的画,一眼看上去像是一个没有受过专业训练的儿童画的。他回到童年的程度是任何一个艺术家所不能企及的。

只要再“回”一步,就直接成了精神病。精神病正是长期的“儿童思维状态”。

实际上,梵·高在他人生的最后几年已经处在了这种危险中。

长时间的儿童思维状态,使梵·高不清楚艺术生命和真实生命的区别,分不清涂抹颜料和吃下颜料的区别。

他弄反了,把颜料直接吞进了肚子里,正如小孩在玩橡皮泥,饿了会直接想吃一样,把辨别食物的能力忘记了。

割耳朵,好像更有自杀的倾向和企图,实际上更不是那么回事。

以当时的眼光来看,梵·高的绘画能称得上是艺术吗?在梵·高的有生之年,人们不能够理解他,不称他为艺术家,甚至不算他为二流或三流的艺术家。

梵·高的生活没有保障,他的生活费一直是他的弟弟提奥无偿援助的。

画卖不出去,无法实现艺术与生活的良性互动,生存危机一直存在。

画家高更也无法理解梵·高,准备离他而去,绝望的梵·高只好“割耳代首” ,向高更证明,他把艺术看得比生命还重要,关键时刻他可以为了艺术而不要生命。

中国历史上的曹操“割发代首” ,简单一些。

可惜梵·高不认识曹操,不知道还有比较轻松的办法。

儿童思维,常以自我为中心,往往以为自己不会死。

在幻想的天国,确实没有死亡,只有永生,结果梵·高真的采取了行动,悲剧就发生了。

他以为自己做对了,会给别人带来很多“好处” 。

但别人怎么也不能理解。梵·高,有谁理解他呢?

请点击阅读前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