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新特奇绝 自成一家——品读石寒松的山水画

艺界资讯 2020-07-06 14:15:00

原标题:新特奇绝 自成一家——品读石寒松的山水画

新特奇绝 自成一家

——品读石寒松的山水画

胡兴敏

有一位生活在新疆的汉中人,在见到他的彩墨油菜花画后,激动不已,热泪盈眶,毫不犹豫就买下几张,并兴奋地表示:“终于在画中看到了家乡的样子,要把这几张画带到新疆去,自己留一张挂在家中,其它几张送给朋友,并告诉朋友们这画中的景象,就是我的家乡。把家乡挂在墙上,时刻不忘;把乡愁留在心里,永远思念。”

有一位远赴雪域高原工作生活的诗人,在见到他的冰雪画后,引起强烈共鸣,用独特的眼光写下了曼妙而浪漫的诗句:“飞舞的雪花像展翅天际的蝴蝶,散落着漫天花雨,无数幼小而不可名状的生命,在苍茫大地沉浮、飘荡。云雾笼罩着若隐若现的山峦,我仿佛置身这个白色的童话世界,只见,天地一片萧索,冰雕玉砌,琼枝玉叶,浩然一色。”

还有众多的文友们,被他的画激发出泉水般的灵感,吟诵出了一首首感人肺腑、美妙绝伦的诗文,又给他的绘画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是谁的画,能有这么大的魅力,让久别家乡的游子如此激动而慷慨?让才华横溢的诗人如此动情而浪漫?他,就是当代冰雪画派代表性画家石寒松先生。

石寒松,一个沉浸于水墨山水和冰雪情缘中不能自拔的画家。陕西勉县人,中国画院签约画家,中华书画协会理事,冰雪画研究会会员,国家一级画家。

作为一个痴迷于绘画的艺术家,对冰雪的钟情,来自于他从童年到青年初期曾在秦岭深山生活、学习、工作十多年,那里厚重的山水情趣、晶莹的冰雪美景,深深地烙在了他的灵魂深处,给他留下了永远难忘的印象。于是,想画出“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的真切感受和生活体验。终于,寻得了名师,在2007年赴中国艺术研究院拜中国美协理事、中国冰雪山水画创始人于志学先生为师,系统研习冰雪画题材。从此,他的艺术领域和绘画水平达到了新的高度,绘画风格日臻成熟,自成一家,冰雪山水画成为了他闪光的艺术品牌。

艺术的生命力在于创新。艺术家的终极目标是创造出与他人风格迥异,有鲜明艺术个性和独特绘画语言,并为大众所喜爱的作品。

纵观石寒松的艺术生涯和绘画作品,无论是创作思想、美学理念,还是题材内容、技巧手法,甚至由此产生的艺术感染力、冲击力,以及人们对他绘画的喜爱程度来看,他最大和最耀眼的特点就是:“新特奇绝,自成一家”。

新——新颖别致。

石寒松绘画既继承传统,但又不拘泥于传统,敢于挑战自我,具有强烈的创新精神,这是他最难能可贵的地方。绘画大师齐白石经常告诫弟子们“学我者生,似我者死”,认为画家要不重复古人,不重复他人,不重复自己,不断有所创新,才能赋予鲜活的艺术生命力。而石寒松就是这样一个敢于创新、追求完美的人。正如他的恩师于志学先生对他的评价:“石寒松是一个有主体创新意识的画家”。因此,他经过多年的探索和契而不舍的努力,以其特有的艺术语言和独特的技法,将冰雪山水画发扬光大,在题材和表现手法上,拓展和延伸了冰雪画的领域和空间。

苍茫原野、冰天雪地、银装素裹,本是北国的宠儿。但石寒松秉承“继承不是重复”的艺术宗旨,大胆尝试创造,把“画山无石、画林无树、画树无枝”的“三无”冰雪画法,与传统山水画加以重组、重叠和虚拟,把千里之外的北国风光、林海雪原,拓展和“移植”到广阔的中原大地和陕南的秦岭巴山,并与丘壑峻峰、溪流冰泉、丛林梯田以及房屋瓦舍、古寺塔影等,巧妙地融为一体,构成了一个似曾相识的温馨家园的艺术画面,使人产生强烈的亲近之感和浓浓的思乡情怀,其艺术的感染力和冲击力油然而生,更加鲜活生动。如作品《思归》《梦回故园》《梦里家山唤子归》等,均唤起人们对美丽家乡的热爱和对遥远故乡的思念。纵观其画,黑线、白线分明,“墨有韵、白有光”,整个画面新颖别致、清新雅逸,具有超凡脱俗的“冷逸之美”,为中国水墨山水画开拓出一个崭新的领域,这也是其对冰雪山水画的一大贡献。

特——特立独行。

他的“特”,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做人很“特别”。我国著名国画大家、当代长安画派代表人物王子武先生常说:“画室是成就画家的地方,其他的都没啥意义。”石寒松就是这样一个沉迷于画室而特别“不合群”的人。他喜欢安静、甚至孤独,行事认理执拗。安静可以幽思,心无旁骛,一门心思精研画艺,以求精进而致远;孤独可以睿智,深思熟虑他人未入之境、难解之惑,以求通透而明志。但是在艺术的殿堂里他又不孤独,他与笔墨、宣纸为朋,与黑白、色彩为友,与山川河流、翠竹花木、云天雾海、冰雪苍松等等为一生的挚爱,永远陪伴他在翰海遨游。他是艺术的远行客、苦旅者,当别人忙于各种热闹的社会活动和应酬时,他却独自在山野田园写生;当别人热衷于推杯换盏时,他却孤独地在画室耕耘。这些表面的风光浮华与他无缘,这种浪费时光、毫无意义的所谓“场面”他从不喜欢。他认为,对一个画家来说,这种光鲜其实都是在耗损艺术生命。于是,小小“陋室”是他纵情绘画艺术的广阔天地,广茅田野山川是他汲取艺术营养和创作灵感的无限源泉。他把生命的光和热全部投入到了他所热爱的绘画艺术之中。所以,他终有所成。他的成功,是水到渠成的必然。

二是作品有特色。无论是他的冰雪画,还是彩墨水墨山水画,走的都是一条异于别人的路,在绘画艺术上独辟蹊径,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流派和风格。如果在万千的绘画作品中,人们往往会一眼识别出石寒松的作品来,而他的画作也是最让人眼前一亮、驻足不前的一道风景,永驻心间,难以忘怀。其实,张扬个性、特立独行,区别于他人,这才是艺术的真谛。这样的画家和画作,才有永恒的生命力,才能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在天汉画坛,甚至陕西画界,石寒松都是一个极有个性的画家,而他的画作又是极具特色、风格迥异的艺术珍品。正如清华大学教授、著名艺术理论家岳石先生对他评价的那样:“丹青高手如森林,唯见布衣是纯真。笔下只见冰世界,世上无有天上寻。”

奇——奇妙无穷。

油菜是陕南最普通的农作物,在大多数画家们的眼中,可能认为是太过平凡的“俗物”。在牡丹玫瑰泛滥成灾、梅兰竹菊自命高雅的画界,极少有人画油菜花。而石寒松独具慧眼,在这个“俗物”身上,发现了奇妙无穷的美丽光彩。他用彩墨画把阳春三月汉中油菜花海的美丽景象表现得淋漓尽致,使这个毫不起眼的“凡物”有了“灵光”和“仙气”,赋予了朝气蓬勃的生命力和鲜活生动的艺术感染力。他的彩墨油菜花画一“出世”,就深受大众的喜爱,为艺术的百花苑注入了一股清新之气。他笔下的油菜花有的掩映在苍山翠绿之中,有的掩映在云雾缭绕的层林之中,有的掩映在白墙红瓦的农家庭院之中,还有青石小堤、农舍炊烟、小桥流水、阡陌纵横、田园牧歌┉。这样的田园风光、和谐之美,恰如其分地烘托出油菜花黄之美韵,在平凡中见精神,在平和中蕴逸情,在平静中呈气韵,真正让人感受到人与自然的和谐、天人和一的境界以及大美不雕、抱朴守真、道法自然的气象。

他的冰雪画可洗心,构筑了一个完美无瑕的诗画家园和清凉世界。静观他的冰雪画,有一种引人入胜的“禅意”,以虚静之心融通山川丘壑,以清净之空入定纯真境界。在这个冰清玉洁、晶莹剔透的境界里,能清心寡欲,可绝尘无妄,真正进入一个人人“心灵纯真”的“干净世界”。正如一位诗人吟诵的那样:他的画是“以雪的玉体,松的筋骨,给灵魂保留了一方净土。”

绝——绝无仅有。

他的画是诗,魅力四射,充满着诗情画意,能激发人的灵感,引发无穷的想象,诗人们会从中受到启迪,随心而动,浮想联翩,创造出美妙的诗句,以抒发胸中的浪漫情怀。

他的画似梦,超凡脱俗,当人们厌倦了城市的浮华和喧嚣,他的画给我们描绘了一个如梦如幻的人间仙境,有山川、河流和小溪、小桥,有古朴的村庄,幽静的竹林,烂漫的油菜花海,云飘雾绕的山岚,炊烟袅袅的家山,这一切令人无限向往,坠爱其中而流连绵绵。

他的画如歌,如醉如痴,仿佛能听到那一曲曲从悠远静谧的山岚中飘逸出的田园牧歌:农夫轻吟浅唱,牧童柳笛袅袅,学童们上学路上银铃般的欢声笑语和快乐歌声。

他的画更是人们向往的精神世界和理想家园。正如他所言:“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动荡激变,喧嚣浮躁,尔虞我诈,道德滑坡,环境污染。我想借手中的画笔营造一个干净纯洁、宁静和平的世界,呼唤回归,唤回良知,那怕能给人带来片刻宁静也算是尽了一点微薄之力。”

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大凡在艺术上能够取得成功和有建树的人,必须具备三个条件。一是天份,二是勤奋,三是文化素养。三者能具其一者,则亦难能可贵。石寒松先生是一个对绘画有天份、有悟性的人,同时又很刻苦勤奋、善于思考,对绘画艺术孜孜以求、精益求精,并有独到的见解。特别与众不同的是,他不仅是一个画家,又是一个作家、诗人,具有较高的文化底蕴和知识修养,是一个学者型的艺术家,这一点是许多搞绘画艺术的人难以达到的。而石寒松具备了一个艺术家全部应有的条件和特质,可以说,是一个真正的、纯粹的有实力、有潜力的艺术家。这样的人,在当今这个浮躁的社会是少之又少。他的绘画潜力和艺术价值,应该还有更大更广更远的发展空间。

正如在他的文学作品集《绝尘》中所说:“传统山水画已是一位逾千岁的沧桑老者,冰雪画仅是一个朝阳初升的新生儿,她的辉煌在未来。”

我们坚信,未来,他的艺术成就和辉煌,指日可待,不可估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