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艺术家郑忠居家隔离第六日

聚焦商业热闻 2020-07-06 17:58:00

原标题:艺术家郑忠居家隔离第六日

居家隔离第六天:

晨被鸟儿叫醒,一看表是五点,在床上“养”了刻把钟,伸个懒腰起床,将窗户开了透透气,阴天。

越野跑八公里,汗畅淋漓,举步生风,说明右腿肌健受伤己完全康复了,冲个澡,窃喜一回。

早餐后果然天下起雨来。听雨画画,不亦乐乎。

每一个时段完成一个阶段性的任务,去北京前是一个绘画系列阶段的结束,从北京回来居家隔离之际应该是一个新的“课题”孕育的开始。春夏转换之间,在画面上还有一些藕断丝连的牵扯,余音袅袅,若即若离。

何以解忧惟有煮茶!

我是从丝绸图案设计师的思维加印花工艺,无师而自通“现代版画”,亦步亦趋,登堂入室,这在中国版画界己经是一个成功的个案,不争的事实,说明了创新的意义。为今后的水墨画、综合绘画学习、探索提供了一个先验的资质。

今天从事现代水墨画探索己经十二年了,前面北漂的这五年也积累了对当前水墨画界生态系统的认知。现在“居家隔离”闭门造车,坐井观天,此井非彼井也。

国内从事现代水墨画探索的所谓大家,大都是从国画一脉发展而来,明显带着传统的习性,可谓“添砖加瓦”添枝加叶,他们的本质还是“国画”的范畴与余韵。

笔墨当随时代,你误打误撞的切入当代水墨画(彩墨画、综合绘画),情不自禁地完成版画与“莫名其妙”水墨画语境的转换,王阳明大师云:水到绝境是飞瀑,人到绝境是转机。

那是观澜湖“百年孤独”的恩赐。

艺术史首先是一种语言史,语言符号、语感、语境的特征是今天的艺术家们无不上下求索的命题。

因为人生独特的经历,是歪打正着?还是上帝的眷顾?

“形式主义的重心是强调画面的抽象结构,使构成、线条、色彩在一个统一的结构秩序中成为有意味的形式”,这也是我二十多年版画探索的“秘诀”,放在绘画上四海皆准的原则。

“技术主义”的要义注重新材料、新科技、新工艺所形成的“语言”的质量,形成诸多我的词汇,再经过我独特的诗学品质生命浪潮的烹饪,灵光一闪,跃然于陈。

一定的形式与“格律”以某种未知的神秘的法则,灵光一闪,“天道下地”给勤奋耕耘者以晓谕,再经天时、地利、人和的共振,寻寻觅觅,蓦然回首,那“人”恰在灯火阑珊处。

是可遇不可求之的心灵体验。

餐毕,关门打烊,门前飘来一辆车,兄弟送来一合子水蜜桃,又飘然离去,在雨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