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81岁艺术家捐出年入700万“夜郎谷”:和品德无关,主要是管理力不从心

红星新闻 2020-07-07 19:54:00

原标题:81岁艺术家捐出年入700万“夜郎谷”:和品德无关,主要是管理力不从心

宋培伦与当地农民建起的石头城堡“夜郎谷”

近日,自媒体“萤火Flowers”报料称贵州艺术家宋培伦决定捐出自己建造20多年的“夜郎谷”,并用余生再建造一处“世外桃源”。

“夜郎谷”位于贵阳市花溪区。1996年,对文创景区特别感兴趣的宋培伦辞去大学老师一职,放弃美国绿卡,隐居山野,和当地农民一起建造了一座石头城堡,取名“夜郎谷”。

随着“夜郎谷”逐渐完工,大家开始关注到这个神秘而奇特的地方。2017年,国内外媒体争相报道后,众多游客慕名而来,仅是去年一年的门票收入就高达到700万元。

但就在“夜郎谷”名声大噪之时,今年81岁的宋培伦却决定将其捐给贵州财经大学。

贵州艺术家宋培伦

7月6日,接受红星新闻记者专访时,宋培伦说,将夜郎谷捐出去和自己品德是否高尚没有一点关系,主要是觉得自己管理力不从心,“捐出去后可以有更多时间做其他艺术创作,希望有生之年能再做几件艺术作品。”

贵州财经大学校友会相关工作人员也向红星新闻记者确认,去年12月10日已经举行了宋培伦先生“夜郎谷艺术作品”捐赠的启动仪式,目前已经签订了意向协议,只是还未举行正式仪式,后续夜郎谷将交由贵州财经大学校友会和教育基金发展会一起管理。

捐出去和品德没关系,主要是管理力不从心

红星新闻:为什么将夜郎谷捐赠出去?是以前就有的想法还是突发奇想?

宋培伦:捐赠夜郎谷不是一两天的想法了,在做夜郎谷之前我也做过一些其他景区开发,实际上我的目的更多是做一件自己的作品。想要将作品一直传递下去,不是我一个人能够承载的,我不想做得非常商业化,但是夜郎谷发展起来后,不得不用一些商业模式来管理。所以为了这件作品能够长久存在下去,最好还是有一家文创单位来管理。

头城堡“夜郎谷”

其实,很多企业也很想要夜郎谷,但是我觉得一定要捐给一些文化单位、教育单位,最后通过(贵州)省里及其他方面考虑,决定捐给贵州财经大学。将夜郎谷捐出去和自己品德高尚没有一点关系,主要是觉得自己管理力不从心。另外,捐出去后我可以有更多时间做其他艺术创作,也是希望自己能够在有生之年再做几件艺术作品。

红星新闻:捐赠仪式什么时候举行的?所有移交手续已经办完了吗?

宋培伦:2019年12月10日,我和贵州财经大学做了一个意向捐赠仪式。由于还有一些程序和工作要做,加上疫情影响,正式捐赠仪式推迟了,但是这个事情已经定了,后续将进行财产登记和第三方面交接工作。

意向捐赠仪式

红星新闻:将夜郎谷交予他人,会不会担心之后管理不善或者变得非常商业化与你的初衷背道而驰?

宋培伦:捐赠给贵州财经大学也是有条件的。第一,财大不能搞商业,只能作为学校的文化公园或文创点来交流使用;第二,不能从夜郎谷的收入中提取资金作为学校其他用途,必须用于夜郎谷的发展或开展活动。所以,目前初步确定由贵州财经大学校友会和教育基金发展会进行夜郎谷的运营和管理等工作。

红星新闻:后续你还会参与夜郎谷的设计吗?

宋培伦:夜郎谷一直在进行创作,远远没有结束,也一直在成长中。未来它不仅仅是我一个人的,外来的艺术家,财大的艺术学院等也可以进行夜郎谷的建设。

红星新闻:将夜郎谷捐赠之后,你下一步有何打算?听说你准备建一个“世外桃源”,和夜郎谷有什么联系吗?

宋培伦:我正在贵州安顺一个布依族村寨进行一些创作,那里有三国时期火烧藤甲兵的故事,我最近正在那里为他们打造一个“藤甲谷”,算是夜郎谷的姊妹篇。去年已经开始做,第一期现在已经完成,目前正要开展第二期。这其实也是一个扶贫项目,通过文旅来帮助村寨脱贫致富,帮助村民解决一部分就业、收入问题。

在建的“藤甲谷

夜郎谷和夜郎文化关系不大,属于艺术家的自我创作

红星新闻:你曾经受聘在大学任教,也是旅美艺术家,当时为什么会想到建夜郎谷?

宋培伦:实际上我对自然景观、公共空间建设,特别是对人与景观相结合的文创景区特别感兴趣,所以在很多地方也都参与了相关工作。我大学毕业后,最先到农村进行村落保护,但后来发现随着经济发展,很多东西慢慢没有了,我对这方面很感兴趣,所以当时就辞掉工作到花溪,开始做夜郎谷。

红星新闻:夜郎谷的选址有什么考究吗?和夜郎文化有关联吗?

宋培伦:和历史上的夜郎文化其实关联不是很大,真正夜郎国留下的符号、信息非常少。我打造的夜郎谷更多是我心中的一个艺术作品,不是那种有理有据的创作,更多是属于艺术家的创作。所以我建的夜郎更多的是艺术家的夜郎,也是每个游客来看到的自己心中的夜郎。

头城堡“夜郎谷”

红星新闻:建设这么庞大的人文景观,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你资金从哪里来?

宋培伦:建设时我考虑的是花很少的资金来做事情,缺钱的时候会一边建设一遍向亲戚朋友借钱,等有了之后就会立马还,所以在建设之初,就开始接待一些朋友、客人来夜郎谷游玩。另外,我的“生存能力”很强,自己除了搞美术还做工艺品、木雕等,每年都会有一些作品销售,虽然收入不多,但也能够维持下去,因为夜郎谷总的投入其实不是很大。

红星新闻:这些年建造夜郎谷,遇到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宋培伦:夜郎谷是我自己心甘情愿做的,再大的困难对我来说也不是困难。建设之初,夜郎谷与我住的地方距离十多公里,我每天早晚(往返)要各花两个小时,最开始基本都是走路,一般人可能会觉得每天走四个多小时,还是到荒山野岭,肯定会觉得很苦。但我觉得每天走来走去其实也是一种锻炼,且到山上有时也可以摘点菌子、野菜等带回家,我觉得生活过得还是很舒心的。心甘情愿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就不觉得苦,而是一种自得其乐。

红星新闻:当时为什么会想到和村民合作建设夜郎谷?

宋培伦:他们都是当地村民,有一定的手艺,所以请他们来做一些建设,同时也解决了他们的一些就业、收入问题。

红星新闻:夜郎谷什么时候开始盈利的?

宋培伦:媒体大范围报道之后开始有游客过来,2018年有一些,依靠门票收入,还完全部外债。2019年,门票收入有700多万。所以也正因为夜郎谷现在有所盈利,捐赠出去才不算是给他人一个包袱。

红星新闻记者 潘俊文 蓝婧 实习生 谭惠 受访者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