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江浩:追梦艺考人

纪实影社 2020-07-08 05:38:00

原标题:江浩:追梦艺考人

江浩,江西景德镇人,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新闻摄影学会理事;山东省摄影家协会主席团委员;济南市摄影家协会副主席;济南专业技术拔尖人才;山东省“十佳”新闻摄影记者;“华东新闻摄影十佳”;国家艺术基金“纪实摄影人才培训项目”创作导师;山东工艺美术学院艺术与科学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见证——改革开放40年山东功勋摄影家,现为济南日报报业集团编委。

作品获得:联合国科教文组织第四届“人类贡献奖”国际摄影一等奖;第五届中国国际新闻摄影(华赛)铜奖;全国新闻摄影作品年赛银奖;中国新闻摄影(金镜头)银奖;山东省委、省政府颁发的泰山文艺奖;济南市委、市政府颁发的“泉城文艺奖”;《戏与梦的舞台》在平遥国际摄影艺术节举办个展;《农民工兄弟》、《戏与梦》参加大理国际摄影节。

出版个人纪实摄影专集《生存》、《戏与梦》、《东张西望》。

江浩 | 追梦艺考人

▲考生在贴满素描作品的墙边进行考前的强化训练。

艺术类考生们追逐的梦想首先是大学梦,对于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考生来说,他们希望走这条路跨入大学校门,学知识,获文凭,来改变的命运。他们都怀揣着一个艺术的梦想,向往成为一个画家、音乐家、歌唱家、电影明星......电视和网络传媒的普及,超男快女“造星运动”的频繁曝光,也让他们有了更大的诱惑。

▲为了节省费用,考生轮流当模特。

▲美术老师栾惠民退休后在家辅导考生学美术。

▲艺考报名排成了长龙。

2005年至2009年连续五年,山东工艺美术学院普通高校艺术类招生考试在济南舜耕国际会展中心火爆开考。每年均有近万名考生涌进这个20000多平方米的大考场,出现了万人同场作画的壮观场面。为了维持考试秩序,该校请来了百余名军人前来监考,该考场的考生人数为全国同类考场人数最多的。

▲近万名艺考大军同场竞技,犹如一支庞大的交响乐队演奏自己的乐谱。

▲学校礼堂也成了考试的场所。

▲由于考场拥挤,监考人员只好靠一面镜子前。

▲怎么对劲就怎么画。

▲苦思冥想,找灵感。

他们说背负上了一个沉重的“壳” (指画板)

▲画板背后也是风景。

▲必备的准考证件放在明显的地方,防止代考的现象发生。

▲军人监考给考场增加了紧张严肃的气氛。

▲一些考生顾不得整理零乱的行囊,早早地离场。

▲中午,考场工作人员作短暂的休息。

这些年来,每到艺考期间,就有10多万艺考大军挺进省城济南,将一些大学挤了个水泄不通,大街小巷随处可见背着画夹、拎着画箱、提着水桶的考生和他们的家长,就连旅馆、小吃铺、艺术用品商店也成了考生和家长不断光顾的场所,商家的生意一时火爆起来。然而,考生和家长却流露出满脸的疲惫和惆怅,因为大部分考生报考了四、五所大学,有的考生甚至报考了十几所高校,他们日夜兼程,“转战”南北,长途跋涉,忙于“奔跑”,在艺考的独木桥上残酷“厮杀”。

▲苦闷的时候,也学会了抽烟。

是无怨无悔地追梦,还是已到梦醒时分呢?

▲临沂郯城高峰头镇新民村的考生肖宗杨拄着双拐到济南参加艺考。

▲两位考生在打电话。

▲上午的考试结束后,考生积聚在考试场外。

▲考生们在考场外的台阶上午休。

为了自己的梦想,他们上千里地的长途跋涉,不辞辛劳地四处赶考。面庞写满了梦想,也写满了艰辛和迷茫。惨烈的竞争,高昂的学费,社会的需求,艺术人才金字塔式的成才率,都为年轻人的艺术之梦蒙上了未知的前景,艺考的梦想究竟有多远,谁也说不清!

▲午餐,考生们在考场外吃着盒饭,各有所思。

考生家长在隔离带后面驻足等候。

▲考生们纷纷将涮洗画笔的污水倒进下水道。

从山东省艺术类考生的报考数字来看,2002年3.2万人,2003年5.6万人,2004年9.3万人,2005年14.6万人,2006年16.1万人,2007年则到了16.9万人,2008年16.1万人,无论是增长速度还是报名人数全国独一无二,有关专家指出:一浪高过一浪的“艺考热”,令人担忧!

▲工作人员在摆放色彩试卷。

▲老师在给素描试卷打分。

祝愿所有考生们取得好的成绩,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圆梦.....

江浩摄影作品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