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裴开元《敦煌之梦》系列之二

文化艺术导航 2020-07-08 23:36:00

原标题:裴开元《敦煌之梦》系列之二

艺术简介

裴开元,江苏省泗阳县人。先后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美术系中国画专业和中央美术学院访问学者班。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央国家机关美协常务理事;空军美术书法研究院创作员;中央文史馆画院研究员;东北师大、吉林艺术学院、山东大学艺术学院(威海)、海南大学艺术学院、衡阳师范学院客座教授,中国人民大学名家工作室导师。

艺术家~特立独行的“狂狷”者

历史上从未听说有谁是被父母逼着从艺而成为大师的,这与政治的险恶完全不同,因为当你介入后者至中途觉得不合适又要离开时就会被扣上背叛的帽子,受处分是小,有性命之虞则是大。现代艺术概念与中国古代的”艺术“似有南辕北辙之别,起源于西方的现代艺术是一种丰富多彩的社会意识形态,涵盖文学、艺术(绘画)、雕塑、建筑、戏剧、音乐、舞蹈、电影等等。是人们基于主观慰籍和情感需求的一种普遍的文化现象,本质上是个体的自觉。尽管艺术家不可避免的要参与社会实践活动,但大多数人却是奉行做红尘俗世的独行客,所谓“宁为狂狷,不为乡愿”,这在魏晋南北朝时期和元朝的汉人文化圈最为典型,其实也只是一种生活态度或者是愿望,因为大多数人表现得更为现实:入仕为儒,出世则为佛道。假如能坚持一生不掉下去就算得上是人生的赢家了,况且艺术创作上能够弯道超车者实在不多,假如你哪天背叛了初心或者另谋它就也不会有人去秋后算账。事实上大多数人也是熬不住是要背叛的,原因是无论你起初有多天才或者高高在上,但总是要迫于生计的艰难和现实的煎烤,更不妨可以直白地说:作文、画画也是为了吃饭。但智慧的人们都不肯赤裸裸地说是为了钱,或是考虑到为了艺术的那份高贵、典雅还是需要拉上块遮羞布的,毕竟太过物质的心理直白会给自我评判拉分而成为地道的市侩。无疑,艺术家也是普通人,即便落入俗套这也与人设没有丝毫关系。艺术家的本性,是天生的敏感加多疑,凭错觉去展开想象,成就的作品是源于理性而成于感性或者两者兼具的混合。

宋人米芾官位不高却以书法名世,在人前着唐服向来装疯卖傻,且爱石成癖,人称“米癫”,好在终究没有真疯如梵高要割掉耳朵那般可怕。毕加索是入了法国共产党的艺术怪杰,他说从来没有把绘画仅仅是当做人们消遣和娱乐的工具,而是让人类获得自由的武器。这站位尤其高!他一辈子做事很是得体,有人认为是伪装得好。他出名也早,生前荣耀风光无限,算是不枉活过的人生大赢家。我们中国人真懂他的艺术者不多,尤其是晚年的那些在我看来纯粹是涂鸦的作品,我们关注的或者诟病的大多是他的私生活有多糜烂,这正是我们文化心里的狭隘。历史的定论是:成就艺术的路径很多,核心要靠个体,而不是集体或者某个党派。古罗马的共治皇帝与中国的分封制有本质不同,后者看似分权却终逃不出集权统治的窠臼。这证明什么样的国民性格就会选择什么样的社会制度,而制度则制约所有社会形态,包括对文艺创作的掣肘。

世界艺术史上除了石刻造像、雕塑、大型壁画等不可能以一己之力完成外,其它文艺作品鲜见有合作、合著者。艺术家思维的敏感在乎善于捕捉一种散发到空气的思想芳香,并不时被嗅到或遇见,于是被迷惑至不能自拔。艺术家也知道世界上没有绝对真理,即使科学也不能解释出大部分未知的世界,这也正是世界谜一般存在的永久魅力。西方人信奉上帝而成就专门学科~神学,大哲学家数学家物理学家笛卡尔曾经专门论证上帝是真实存在的,在后人看似荒谬的事却不知道困惑了包括许多智者在内的多少代人,这不能简单套用“愚昧”或者“无知”来做答。因为,是欧洲人启蒙了大航海时代、引领了人们对世界的持续探究和认知,可以说近现代的所有科技发明创造几乎都源自于西方或者与其关联。

同时期的文艺复兴运动至今仍然是无数艺术家创作旅程中不可或缺的一盏明灯。世界上有两种幸福与物质的多寡无关:一是坦然、从容地做自己喜欢的事只到终老,而不受制于名利;二是用大半生的光阴认识了世界本质和人生的意义后仍然热爱生活。二战后的法国产生了以荒诞派著称的一批作家,因为他们成名后有了话语权,便把世界说得一团黑暗,似乎是哪个恶棍或者庸人刻意制造了这个世界。说宇宙都是荒谬不经,推理下去,人在世界上更是荒谬,用刻薄的文字描写自己如何绝望,还想着哪天想不开就会以身殉道,这与叔本华的悲观哲学有同样论调。其实,他们自己却过得很好。冷静思考一下,人定有缺陷,世界同样也不完美,但我们仍然活在这熟悉而又陌生的世界,况且我们无论孤独与失意到何种境地,反对宇宙、地球都毫无意义,若反对人类则会是犯罪。政治、军事上有所谓“不以成败论英雄”,如凯撒、拿破仑、项羽、文天祥等;艺术上却是有“以成败论英雄”的,这要看你的起念是否要去争做这英雄。看起来残酷,其实倒也公平。成名未必成功,反之亦然。总之,无论哪种活法我们都不会成为局外人,尤其是我们至少还拥有艺术~真正属于自己的持久的精神财富,她是无数人心中快乐和美好的源生地。更何况,从艺者恰恰不屑于“乡愿”而更热衷于“狂狷”与享受内心的孤独呢!

2020-6-20于望海名居精舍

▲裴开元《敦煌之梦》系列之一

▲裴开元《敦煌之梦》系列之二

▲裴开元《敦煌之梦》系列之三

▲裴开元《敦煌之梦》系列之四

▲裴开元《敦煌之梦》系列之五

▲裴开元《敦煌之梦》系列之六

▲裴开元《敦煌之梦》系列之七

▲裴开元《敦煌之梦》系列之八

▲裴开元《敦煌之梦》系列之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