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丑书十八怪 一心将人坑里带

汾东草堂 2020-07-10 10:38:00

原标题:丑书十八怪 一心将人坑里带

丑书十八怪

一心将人坑里带

民间有“贵州十八怪”、“东北十八怪”、“云南十八怪”,语言淳朴、风趣幽默。联想到书坛“丑书”者的所作所为,本堂主步“云南十八怪”之韵,凑一则“丑书十八怪”。

书坛新有十八怪:

一心将人坑里带,毫无技艺充能耐,误人子弟将其害,邪书丑字论尺卖;装稚涂鸦丑又怪,笔下无力难遮盖,草篆同框均乱戴,粗糙鄙俗一盘菜;摸爬翻滚看猴耍,祖宗教诲抛云外,头衔花帽头上戴,草书写得像裤带;楷书难学草来代,丑书臭字苍蝇爱,会员理事花钱买,这边买来那边卖;西洋窃来装脸面,东洋当作祖宗拜!

沃兴华“丑书”

一心将人坑里带,毫无技艺充能耐。

“丑书”的倡导者及推行者,大多是一批书法传统根基极差的人,有些甚至毫无书法功底。为了掩示自己的不足,利用其窃得的地位提出“挑战传统、创新书法”,将一大批书法爱好者引入歧途。

误人子弟将其害,邪书丑字论尺卖。

由于“丑书”的倡导者很多居于教授、博导、书协理事、主席等职,这批人的行为具有很强的号召性,他们写丑字就会误导他人也写丑字,他们引经举典、著书立论,使很多人误入迷途对其顶礼膜拜,这些人便浑水摸鱼,将自己的丑字按尺论价,神不知鬼不觉地卖出去了!

曾翔“丑书”

装稚涂鸦丑又怪,笔下无力难遮盖。

“丑书”的倡导者,大多数是上了些年纪的人,为了所谓的“返朴归真”装稚涂鸦。故意将字写得东倒西歪,甚至无法辨认,向大众炫耀他们“曲高和寡”,但是大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假的就是假的,伪装必须剥去。

草篆同框胡乱戴,粗糙鄙俗一盘菜。

“丑书”的倡导者为了欺骗大众,他们将书法中的草书与篆书混同书写,在书法中,楷书和行书比较容易辨认,这些人不顾祖宗遗训,故意将书法中难于辨认的草书、篆书写在一起,制造辨识障碍,其作品处处充满破绽,违反书法传统,既粗糙又鄙俗!

胡抗美“丑书”

摸爬翻滚看猴耍,祖宗教诲抛云外。

“丑书”的倡导者为了达到其长期蒙骗大众的目的,手法花样不断翻新,小字没写好,又想出大字书法,音乐与舞蹈相伴等众多招数。没有大笔就用扫帚、拖把代替,在大庭广众之下,摸、爬、翻、滚于地上,气喘吁吁、墨汁飞溅,有时还发出一阵惨烈地嚎叫和傻笑,犹如集市上看猴戏一般。中华民族礼仪廉耻、温文尔雅的大国风范,被这帮人抛到了九霄云外。

曾翔“丑书”书写状态

头衔花帽头上戴,草书写得像裤带。

书法的优良传统早以深入人心,大众对“丑书”的倡导者及践行者的所作、所为、所书极为反感,在网上纷纷发表自己的观点。作为“丑书”践行者们,他们的书法作品粗俗,字写得支离破碎、东倒西歪,草书写得像山村野夫的裤腰带一样。但很多人头上有“名人”的光环,这许许多多的光环,蒙蔽了一部分群众的眼睛及吹捧者的心性,他们担心得罪了这帮人会引火烧身,本堂主则认为“皇帝新装”必须脱掉!

王冬龄“丑书”

楷书难学草来代,丑书臭字苍蝇爱。

“丑书”倡导者书法功底普遍低劣、利欲熏心,不愿意在楷书上下功夫,便用草书作幌子,胡写乱画,粗看龙飞凤舞,细看丑态百出。但社会毕竟复杂,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都有,这伙人走到哪儿,身后都有一批人,像一群逐臭的绿头苍蝇一样,嗡嗡乱叫。

会员理事花钱买,这边买来那边卖。

在中国书坛,有一大批会员、理事,甚至博导的头衔,都是他们借用各种关系花钱买来的。哪怕买的时候贵点,但只要买到手,他们就会借着这些头衔,将作品进行一阵包装、策划,便高价把作品卖了出去,趁势大赚一笔。玩着左手倒右手的游戏,这对于没有钱的民众就没法玩了……

井上有一“丑书”贫字,已经Tma的一贫如洗了,还Tma贫

西洋窃来装门面,东洋当作祖宗拜。

通过这些“丑书”倡导者及践行者在各地举办的展览,以及其发表于平面媒体上的相关作品,我认为大多数都是不懂装懂。这些人很多不懂美术,却要借助美术理论,在中国书画理论中,的确有“书画同源”一说,相互可以借鉴。然而这些人为追求与传统的不同,生搬硬套外国绘画理论及日本井上有一70年代的书写形式,曾翔甚至说井上有一对中国书法做了巨大的贡献,真是一副奴才嘴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