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大师谈艺】林风眠:林风眠生平艺绩艺论(七)

中国画家杂志社 2020-07-10 15:23:00

原标题:【大师谈艺】林风眠:林风眠生平艺绩艺论(七)

林凤眠像

林风眠,原名林凤鸣,广东梅县人。解放后,任上海中国画院画师,中国美术家协会顾问,常务理事。是享誉世界的绘画大师,是“中西融合”最早的倡导者和最为主要的代表人,是中国美术教育的开辟者和先驱,1925年回国后出任北平艺术专科学校校长兼教授。1926年受中华民国大学院院长——蔡元培之邀出任中华民国大学院艺术教育委员会主任,1927年林风眠受蔡元培之邀赴杭州西子湖畔创办中国第一个艺术高等学府暨中国美术最高学府——国立艺术院(中国美术学院)任校长。后来隐居于上海淡泊名利,于70年代定居香港,1979年在巴黎举办个人画展,取得极大成功。

林风眠生平艺绩艺论(七)

林风眠的艺术理论也是很有特色的,他非常注重艺术的社会性,主张为社会的艺术,为人生的艺术,他认为研究艺术的人,应负有引导人类精神向上的职责。艺术是革新的,他主张美育代宗教; 艺术是全人类共有的,超国界的,他强调艺术与社会的辩证统一。

在艺术与生活的关系问题上,他认为一切艺术的内容与形式均来源于生活。艺术家在表现生活时,不应是自然主义的机械照搬,而应是从生活中发现美的规律。

仕女册33x22cm X12

在艺术的形式与内容的关系上,他认为“艺术有它供给美的价值的形式同内容”。他既承认“有不表现任何内容的纯形式的艺术品的存在”,又强调以“个性”、“民族性”、“时代性”为特征的内容为内容,以“个性”、“民族性”、“时代性”为特征的形式为形式的艺术品,并且他以自己的创作实践了形式与内容的统一。

霸王别姬 67x67cm

林风眠对中西艺术的产生及发展历史也进行了深入的研究。他对中西艺术进行了横向、纵向的比较,在纵的方面,他历史地观察东西方艺术在构成方法上的演变过程,认为由于民族观念的差异,西方艺术缘于古希腊神话中神明的人性化,再加之希腊民族崇尚人体美的观念,导致产生了古希腊的人性化的神明雕刻艺术,这种具有三度空间以写实为审美特征的艺术形式,完全“以摹仿自然为中心”,结果倾于写实。中国的神话和传统,其内容是超自然的,其艺术形象也是超现实的。加之中国固有文化传统道、儒和外来佛教融合成禅宗的影响,自然界的一草一木、一山一石、一泉一水、一翎一禽无不成为艺术家寄物抒怀的对象,所以东方艺术以想像为主,艺术形式“更倾于写意,倾向于抒情的描写”。

人物 58x47cm

同时林风眠在进行横向比较时,具体对中西风景画作了研究。他认为:西方的风景画,在写实观念的支配下,不得不对景写生,以科学而又严格的焦点透视法,表现其空间,以色彩的冷暖、明暗、浓淡表现其远近,而中国的风景画,以散点透视法和近大远小的远近法表现其远近层次,是超时空的、比较自由的,所以“西方的风景画是对象的描写”,是再现自然,故缺抒情,中国风景画是“印象的重现”,是表现自然,更长于抒情。可见:“西方艺术之所短,正是东方艺术之所长。”林风眠的观点是历史的、全面的、辩证的比较观,也是他进行中国画革新的理论基础。他认为中西绘画应调和沟通。“中国现代艺术,因构成之方法不发达,结果不能自由表现其情绪上之希求,因此当极力输入西方之所长,而期形成上之发达,调和吾人内部情绪上的需求,而实现中国艺术之复兴。一方面输入西方艺术根本上之方法,以历史观念而实行具体的介绍; 一方面整理中国旧有之艺术,以贡献于世界。”

宝莲灯 66x64cm

林风眠非常注重对中国绘画传统的研究,在其《中国绘画新论》长文中,他从历史的发展角度研究了中国绘画的发展,并从绘画材料、书法的影响、文学与自然风景的影响三个方面分析了中国的绘画传统及应克服和冲破的弊端与束缚,并在其《我们所希望的国画前途》一文中再次指出中国绘画最大的毛病,是忘记了时间,忘记了自然,提出了解除中国绘画前途的危险的三个方法,那就是:一、绘画上的基本练习,应以自然现象为基础,然后再谈“写意不写形”的问题; 二、绘画材料的革新与发展; 三、绘画上的单纯化,应从复杂的自然现象中,“寻出最足以代表它的那特点、质量,同色彩,以极有趣的手法,归纳到整体的意象中以表现之,绝不是违背了物象的本体,而徒然以抽象的观念,适合于书法的趣味的东西并表示自己愿身体力行。

林风眠的艺术教育与其艺术理论是一脉相承的,他主持北平与杭州国立艺专时都是始终如一的。

山居话旧 66x66cm

综观其言行有如下特点:

一、学校艺术教育应以促进社会美育为宗旨。在其《致全国艺术界书》一文中就明确表示“致力改造艺术学校之决心……以期实现社会艺术化的理想”,在北平艺专是如此,在杭州西湖国立艺术院也是如此,在其《艺术教育大纲》中更是明确指出:“本院以培养专门艺术人才,倡导艺术运动,促进社会美育为宗旨。”这自然是受了蔡元培的诸多影响。二、以学校作为艺术运动的中心。在北京他组织了轰轰烈烈的“北京艺术大会”,其一切活动都是围绕北京艺专展开。在杭州艺专也是如此组织以学校为中心的“艺术运动社”,开展艺术运动。三、沟通中西新学,师法自然与基础训练。他认为“绘画的本质是绘画,无所谓派别也无所谓‘中西’”,对中西绘画没有成见,他明确地提出“调和东西艺术”的主张。他既请法国画家克罗多教西画,也请齐白石授国画,大打“介绍西洋艺术,整理中国艺术,调和中西艺术,创造时代艺术”的旗号。在具体的教育方法上,主张人体写生,不主张临摹,要写生,还专门设置动物园供师生写生。注重基本功的刻苦训练,强调素描,在课时的设置上有明显的体现。四、有一个致力于新艺术教育的群体。在林风眠的领导下,有一个坚实的艺术群体,中西兼有,遵循蔡元培的风范“兼容并包、学术自由”,其群体中大多是艺术上有改革精神和开放的眼光者。正是有这样一批有“我入地狱”牺牲精神的艺术群体,在那样艰难的岁月里,建起了中国的艺术摇篮,为中国现代美术教育和美术事业的发展,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渔获图 67x67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