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孔达达:小议榜书艺术

汉唐经典 2020-07-10 16:32:00

原标题:孔达达:小议榜书艺术

榜书古称“署书”,又称“擎窠大字”。清代朱履贞《书学捷要》称,“擘,巨擘也;窠,穴也,即大指中之窠穴也,把握大笔在大指中之窠,即虎口中也。小字、中字用拔镫,大笔大书用擘窠。”由此可知,传统的榜书是以手握笔书写而成,有别于今人用拖把画大字。

中国书法素有“大则一字径丈,小则方寸而言”之说,这里的“大则一字径丈“便指榜书。作为中国书法的一个特定门类,榜书的书写需单手执笔,字幅在一尺以上。由于字形较大,对于字体的结构、运笔和章法都有更严格的要求。写得漂亮的小字放大后,很容易显得油腻,圆滑,与一气呵成的榜书相去甚远。科技进步,如今人们常用电脑集字,放大而成作品,但是这种作品失去了气韵和个性特征,与真正的书法艺术已大相径庭。

榜书中特别大的字,称为“魁书”。魁书的尺寸一般在二至三米或者更大。明代丰坊在《书诀》中描述了“魁书”的书写方法,“若径丈以上,如文信公魁字,人必立起,以一身全力自肩及肘运,则以五指齐撮墨池之端,似握铁槊画沙泥,使手离纸三尺,然后八法完整,左右无病。”因此传统中,榜书的书写亦应遵循中国书法的基本规则,即八法完整。现今随处可见的带有表演性质的大字创作,有些已经脱离了书写本身,而更像是一种实验性的当代艺术,不应归为真正的书法创作。

好的榜书作品应刚柔兼具,既有气夺雄关之势,又有温文尔雅之气,大而不散、庄严厚重。康有为称“作榜书须笔墨雍容,以安静肃穆微商,雄深雅健次之,若有意作气势,便是伧父(见识浅陋的鄙野粗俗之人)。”康有为所推崇的榜书如“经石峪及太祖文皇神道,若有道之士,微妙圆通,有天下而不与,肌肤若冰雪,绰约如处子,气韵穆穆,低眉合掌,自然高艳,岂暇为金刚怒目邪?”

榜书绝非单纯以大取胜,民间有人以巨型拖把毛笔,在铺满地面的纸上写字,虽然可以写得很大,但是笔力羸弱,章法全无,早已背离了书法的本质。如今能够恪守传统,功力深厚的榜书书者已寥寥无几。仅有的几位写大字的书家,亦已转型为表演型的书写者,拖把般的毛笔,铺满地的宣纸,拖曳而成的墨迹,让人不由得想起上世纪流行于美国的抽象表现主义艺术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