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艺术家郑忠居家隔离第十日

聚焦商业热闻 2020-07-10 17:53:00

原标题:艺术家郑忠居家隔离第十日

小雨沥沥,临池习书。园区一片安谧。

画画之于我是有感而发,一念之来,无中生有,镜花水月,将瞬时的灵感“定格”呈现出此时此刻我心中的般若。

习书则不同,它有法可依,有迹可循,大抵古人的书法是“原唱”,我们后人临碑学帖,鹦鹉学舌,只是二唱、三唱……而己矣。作为每天的功课我练习了五十来年,只是心息相依观自在,从来没有奢想欲成为一个什么书法家。

其实古书法先贤好像未尝以书法家自居,只是竭尽将字写好,于平中见奇。

中国书法源远流长,越学越觉得自己的不足,越学越觉得自己心虚,高山仰止,是故在习书中,我总是避重就轻,扬长避短,以书法线条的流畅,启承转合,屋漏迹、锥划沙等等抽象的韵律、节奏之美深深陶醉、吸引,从这种形式美感中听出弦外之音,演绎出抽象之美来。

丝网版画《米字格系列之一》

作者:郑忠

尺寸65x65cm

创作年代1991年

这样我的习书与“想成为书法家”们的学子们的习书就大相径庭了。

说的直白些,我是把习书作为一个创作孕育情绪的“场”,或者说我的习书我只是在欣赏,在玩味,在品鉴,“蓬生麻中 不扶而直”我的画便是这样的情境中优游涵咏,得传统文化之精髓,乘时代发展之脉搏,成当代艺坛一家之风骚,师造化,得心源,横空而出的。

其实书法的美感亦存在于日常生活之中,古木参天,悬藤缠树,枯松倒挂倚绝壁,千里阵云横亘来。

从一条线、一束光、一片影……看出其中隐含的“势”与“理”,而习书之于我则是从聆听古乐般的情境中“酒不醉人人自醉”,萌动起“画意”来。无论是版画还是水墨画创作的开始,我总是从这一片“乐音”开始,听着(写着)听着就会移情别恋,心有所嘱,柳暗花明,峰回路转,误入藕花深处,惊起一滩沙鸥。

丝网版画《米字格系列之三》

作者:郑忠

尺寸55x72cm

创作年代1991年

这种书法童子功在让我们在愉悦享受之时也在同化、提升了我们对世界的认知。在采风、写生、旅行中它给我们一双打着中华遗传密码的眼睛,去审慎的采撷我们渴望的营养素。书法养育了我们,我们也在以另一种形式在传承、谱写它专属的东方神韵。

丝网版画《米字格系列之五》

作者:郑忠

尺寸73x55cm

创作年代1991年

丝网版画《米字格系列之十》

作者:郑忠

尺寸55x72cm

创作年代199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