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常玉作品价格破2亿!大师生前却穷困潦倒,因瓦斯中毒离开人世...

艺得 2020-07-10 17:00:00

原标题:常玉作品价格破2亿!大师生前却穷困潦倒,因瓦斯中毒离开人世...

常玉 (1900-1966)

2020年7月8日晚,香港苏富比春拍“现代艺术晚间拍卖”举槌,本场拍卖常玉作品《绿色背景的四裸女》以2.58亿成交,为常玉拍卖作品第二高价。

常玉《绿色背景四裸女》,油彩纤维板,1950年代,100 x 122cm

近年,常玉作品已经当之无愧的成为亚洲艺术拍卖场的大热门。

常玉《曲腿裸女》,油彩纤维板,1965年作,122.5 x 135cm

2019年10月5日晚,香港苏富比2019年秋拍“现代艺术晚间拍卖”现场,常玉晚年巨作《曲腿裸女》以1.98亿港元成交。

常玉《五裸女》,2011年以1.28亿港元成交

更令人震惊的是这幅《五裸女》。

2011年,这张作品曾以1.2832亿港币被拍下创下当时华人油画拍卖纪录。

2019年11月,这张作品再次现身香港佳士得,最终以2.66亿港元落槌,加佣金以3.039亿港元成交,成为2019年11月为止亚洲艺术拍卖最高价拍品。

然而,常玉生前却因为自尊,困于贫穷,

晚年常玉死于瓦斯中毒,

就是因为和画商关系破裂;

致使作品被成捆兜售,售价仅数百法郎。

虽然在国内他不是尽人皆知的画家

但在西方世界

常玉一直都是公认的世界级大师

被誉为“中国式的莫迪利阿尼”

生前乃至死后很长一段时间

都鲜有人知

一生在黑暗的小屋中

把灵魂献给了笔下的动物、花与女人

他的大部分作品为以中国美学手法演绎西方经典题材女性裸体,夸张的头身比例震撼观者的视觉,坚实饱满的胴体,强化了视觉上的存在感。

下图中常玉的《帘前双姝》在佳士得春拍中以4467万港元售出,这件1929年的作品被认为是与毕加索、亨利·摩尔等同时代名家以相似手法表现。

好吗 常玉老友

许久未见,你可回来了

带着你的精神梦乡及画作

那些小脚的分红裸女

荒漠中的孤单野兽

优美而冷傲的花卉

今天你会惊讶吗

当年我自纽约抵达你巴黎的寓所

按铃时,你开门的第一句话总是:

你来这里做什么?

罗勃.法兰克-马布,新斯科,细亚

1997年6月19日

1998年,罗勃·弗兰克与衣淑凡摄于修整后的常玉墓地

常玉的命运最早是被垂青的,

他的父亲常书舫是当地有名的画师,

擅长画马和狮子。

常玉的大哥常俊民,约1910,常泽清提供

东京和巴黎之行

1917 年常玉

投奔二哥常必诚(1883-1943),

在当时的“上海美专”当起了

插班生旁听。

第二年,

常玉被送到日本,

在东京美术学校学习(1818-1819)西画。

左:徐悲鸿与蒋碧薇,约1923年。艺术家出版社提供

右:常玉,《牡丹》,水墨水彩纸本,1921年,60.5 x 43.5cm。台北苏富比提供

1919年中国掀起的五四运动,如火如荼,出国热潮高涨。常玉萌生了留法的念头,他的大哥常俊民大力支持常玉,同年,前往巴黎。同时前往巴黎的还有林风眠、王季刚等人。在巴黎,常玉很快就认识了徐悲鸿和蒋碧薇夫妇,常玉现存最早的一幅彩色牡丹当时送给了徐悲鸿得以保留。

同时前往巴黎的还有林风眠、王季刚等人。常玉凭借大哥财力的支持,进入大茅屋画院学习,贾科梅蒂是他的同班同学,还有已是野兽派大佬的马蒂斯之子皮埃尔。也就是说常玉同时受马蒂斯的影响与他的同学皮埃尔大有关系。

在巴黎期间,常玉与徐悲鸿、谢寿康、刘纪文、邵洵美、张道藩、孙佩苍等人组成了天狗会和上海刘海粟等人发起的天马会互为斗法。初夏,徐悲鸿夫妇离开巴黎前往德国柏林,八月,常玉和孙佩苍结伴造反柏林,并停留达两年之久。

画中自有颜如玉

回到巴黎后,常玉居住在圣米榭大道附近的一家旅馆,每个月常俊民都会给他汇来不菲的金钱,这让常玉很快可以融入巴黎社会。1925年常玉在秋季沙龙展出自己的作品,1926-1927年,常玉回到上海,在1927年1月2日参加了邵洵美和盛佩玉的结婚典礼。

刘海粟、徐志摩、王亚尘、王济远、张光宇均应邀参加,并合作了一幅山水扇面,徐志摩题款。常玉回到巴黎再次参加秋季沙龙。同年,常玉和哈蒙兹男爵的女儿玛素·哈蒙尼耶小姐相识,1929年结婚。婚后的常玉依然挥金如雨,大哥寄来的钱往往挥霍一空,卖的画款不是请人吃饭就是送人。

玛素不得不在电信局谋一份工作用来维持家用。1931年常玉的妻子忍受不了丈夫的挥霍无度和对女人的眉目传情,终于离开了他。离婚后,一直到1936年,两个人不再有任何来往。

诗人徐志摩不仅羡慕常玉有一个贤惠的妻子,在给刘海粟的去信中表露无疑,他更是常玉作品的忠实粉丝。譬如在《巴黎的鳞爪》中他费了很长的一段笔墨来赞美常玉的生活和绘画,他将常玉裸女画中肥硕的下肢称为“宇宙大腿”。

天狗会成员,1925年于巴黎,皇冠出版公司提供

常玉(前排右)与友人,约1925年于巴黎。陳炎锋提供

左:常玉,《玛素像》,1928年,铅笔纸本。陳炎锋提供

右:玛素.夏綠蒂.哈祖尼,约1925年。玛素.哥格提供

《陶潜诗选》之封面及常玉所制作三幅铜版画插画。勒马盖出版社,巴黎,1930年。

常玉与约翰·法兰寇,约1930年,台北苏富比提供

《裸女与高跟鞋》

对女模特如痴如醉

常玉曾对徐志摩说“我就不能一天没有一个精光的女人耽在我的面前供养,安慰,喂饱我的‘眼淫’。”对女人如痴如醉的常玉,到了巅峰的状态。即使在巴黎沦陷期间,他对女模特的青睐胜过吃饭。譬如他有这样一段长篇论调说:“我学画画原来的动机也就是这点子对人体秘密的好奇。你说我穷相,不错,我真是穷,饭都吃不出,衣都穿不全,可是模特儿——我怎么也省不了。

这对人体美的欣赏在我已经成了一种生理的要求,必要的奢侈,不可摆脱的嗜好;我宁可少吃俭穿,省下几个法郎来多雇几个模特儿……美的分配在人体上是极神秘的一个现象,我不信有理想的全材……人体美也是这样的,有的美在胸部,有的腰部,有的下部,有的头发,有的手,有的脚踝,那不可理解的骨胳,筋肉,肌理的会合,形成各不同的线条,色调的变化,皮面的涨度,毛管的分配,天然的姿态,不可制止的表情—也得你不怕麻烦细心体会发现去,上帝没有这样便宜你的事情,他决不给你一个具体的绝对美,如果有,我们所有艺术的努力就没了意义……说起这艺术家审美的本能,我真要闭着眼感谢上帝—要不是它,岂不是所有人体的美,说窄一点,都变成了古长安道上历代帝王的墓窟,全叫一层或几层薄薄的衣服给埋没了!”

常玉有一副名作叫《黑马、白马》,背面是《豹》。他在豹子的前蹄子处写了一行字:“此画经两个时代方成,起画在1930年黑马当成白马未就成全。成就在1945年,在这个时代我爱恋一少妇,因她而成此画,这幅画已属于她后绝离。此画仍为此,玉记。”50岁的时候,常玉和他的19岁的德国女模特同居,但不久就分手了。

侯谢的离去,玛素的分开,不无于常玉的性格有关。常玉的朋友庞薰琹会议说他多次看到常玉被人包围,要买他的线描画人物,他却把画送人,拒绝收钱。时常有人请他吃饭,吃饭他不拒绝。请他画像,他约法三章:一先付钱,二画的时候不要看,三画完后拿了就走,不提意见。

1932常玉的作品在独立受到肯定,2月10日VU杂志第204期对此作了详细报道。5月10日-6月25日,时任南京国立中央大学教授的徐北横和宣得堡姆的国际外国及当代美术博物馆关注安德鲁·迪撒莱举办了一项中国当代美术展览会,常玉是其中82位画家之一。法兰寇也不遗余力的继续帮常玉拓展艺术市场,在阿姆斯特丹的凡莱画廊为他举办了第一次个展。又于1934年为他举办了第二场个展。

1934年9月,常玉的生活难以为继,他不得不找到一家中国餐馆打工,以解决生计问题。当时他的薪资连一千法郎都没有。1936年,常玉又在著名的杜勒丽沙龙展览,但是销路依然不佳。常玉曾经发明了乒乓球和网球结合起来的打法“乒乓网球”试图参加1936年的柏林奥运会,但并未如愿,虽然在巴黎有点小成就。对于他的生活改善却无济于事。

常玉长侄孙常泽森摄于南充丝厂,前身为其祖父的德合丝厂,1999年。

常玉的群马,照片來自VU杂志所刊登有关独立沙龙的报道,1932年2月10日

常玉于荷兰的凡莱画廊所举行的展览通知,1933年

常玉的斑马雕像,约1949年,罗勃.法兰克摄于纽约,版权所有:法兰克 ,1997

常玉的马雕像,约1949年,罗勃.法兰克摄于纽约,版权所有:法兰克 ,1997

巴黎解放日报,常玉所著「一個中国艺术家对毕加索的省思」一文,1945年1月19日

常玉与罗勃·法兰克,约1964年于巴黎,版权所有:罗勃·法兰克

常玉与友人,1950年代,罗勃·法兰克摄于巴黎。版权所有:罗勃·法兰克 1997年。

常玉巴黎的工作室,1950年代。台北苏富比提供

常玉与巴布罗·法兰克于常玉工作室斑马雕像旁,1953年,罗勃·法兰克攝影。版权所有:罗勃·法兰克1997年。

常玉与朱海伦,1956年于巴黎。朱海伦提供。

常玉(中)与马赛.范.甸南及撒冰.莫诺利,约1960年于巴黎,陈炎锋提供

常玉与巴布罗及安迪利亞.法兰克,1960年代,罗勃·法兰克摄于巴黎。版权所有:罗勃·法兰克,1997

常玉(后排左二)与艺术家们合影,1963年于巴黎。艺术家杂志提供。版权所有:傅维新,1994年

常玉与黄季陆于常玉巴黎工作室中,1963,艺术家杂志提供,版权所有:傅维新,1994年

娜塔沙及艾田.勒维摄于其巴黎自宅的常玉展览中,1965年。娜塔沙.勒维提供。

常玉与撒玛利.马可维奇摄于巴黎勒维家中,右坐者美国画家瓊安.穆勒,1965年。娜塔沙.勒维提供

常玉于娜塔沙及艾田.勒维巴黎寓所內舉行最后一次展览邀请函,1965年。娜塔沙.勒维提供

其他作品欣赏

艺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