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佳士得首开ONE四地联拍崭获35.67亿港元,纽约展示全球艺术交易中心实力,亚洲藏家踊跃竞投

艺术新闻中文版 2020-07-11 16:09:00

原标题:佳士得首开ONE四地联拍崭获35.67亿港元,纽约展示全球艺术交易中心实力,亚洲藏家踊跃竞投

佳士得ONE:现代及当代全球联合拍卖直播

香港、巴黎、伦敦、纽约,由佳士得举办的ONE现代及当代艺术全球联合拍卖(以下简称:ONE)于7月11日凌晨1点落幕,这场拍卖总成交额高达4.21亿美元(约合35.67亿港元),超越拍前低估价的3.37亿美元。长达4小时的拍卖打破以往受地域限制的拍卖形式,所有国家和区域的藏家都能通过电话委托及网上竞拍的形式参与到其他区域的线下拍卖中。纽约、伦敦、香港、巴黎四地拍场分别获得成交额3.01亿美元(34件拍品,约合23.6亿港元)、 5052.1万英镑(20件拍品,约合5亿港元) 、2.14亿港元(10件拍品)、 2615.6万欧元(15件拍品,约合2.3亿港元)。

纽约拍场囊括了本次ONE拍卖的前五件最高价作品:罗伊·李奇登斯坦(Roy Lichtenstein)的《裸体与欢愉画》以4624.2万美元(约合3亿港元)成交;巴尼特·纽曼的《Onement V》和布莱斯·马尔顿(Brice Marden),《互补》的成交价均为3092万美元(约合2.3亿港元);毕加索作品《阿尔及尔的女人(F版)》以2921万美元(约合2.26亿港元)成交;埃德·鲁沙(Ed Ruscha)作品《安妮》以2297.5万美元(约合1.78亿港元)位列本次全球拍场的第五位最高价。

佳士得ONE全球联合拍卖纽约拍场

在上拍的81件拍品中,有5件流拍,成交率达93.82%,据佳士得统计,共有来自31个国家的买家参与竞投,并有余10万人通过全球直播观看了此场拍卖,其中有6万人通过亚洲的社交媒体登陆。佳士得全球首席执行官施俊安在拍卖结束后表示此次拍卖中,37%的成交作品售予美国藏家,26%售予亚洲藏家,38%的成交作品由欧洲、非洲、中东买家拍得。此次共有38件拍品有担保,其中36件由第三方担保。

这是一次展示佳士得的全球运作的可圈可点的拍卖会,在拍卖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当被问及这种模式的拍卖是否会继续举办时,佳士得全球总裁彭肯南表示:“对佳士得而言这是一个发明新的拍卖语言的机会,我很期待我们全球的各个拍卖室可以全部开放,拍卖师能够联合并接受竞价,因为我觉得我们可以取得惊人的成果。”

纽约展示全球艺术交易中心实力

拍场总成交额达3亿美元

佳士得ONE全球联合拍卖纽约拍场

尽管是最后一个主场,但纽约拍场的竞投者自开拍就活跃于整场拍卖,由拍卖师Adrien Meyer主持,全球艺术交易中心的实力显现,竞价过程强势稳定,34件上拍作品共获得3.01亿美元总成交额。

罗伊·李奇登斯坦,《裸体与欢愉画》,1994年

成交价:4624.2万美元

ONE最高价作品

本次ONE拍场的最高价拍品也来自纽约拍场,罗伊·李奇登斯坦(Roy Lichtenstein)的《裸体与欢愉画》以2000万美元起拍,纽约和香港的电话委托激烈竞争,持续拉锯近10分钟,最终以4050万美元落槌于香港竞投者,加佣金4624.2万美元成交,位列艺术家作品的第二高价。

巴尼特·纽曼,《Onement V》,1952年

成交价:3092万美元

巴尼特·纽曼(Barnett Newman)创作1952年的《Onement V》是此系列六幅作品之一,也是的最后一件仍在私人收藏的作品,其余已被博物馆购藏,作品以2200万美金起拍,2700万美元落槌,加佣金3092万美元成交,为纽约拍场的第二高价作品。

布莱斯·马尔顿(Brice Marden),《互补》,2004年-2007年

成交价:3092万美元

纽约拍场的两件布莱斯·马尔顿(Brice Marden)作品均以超估价价格成交,其中《互补》位列本拍场第二高价作品,与《Onement V》成交价相同,为3092万美元,刷新了艺术家的个人拍卖纪录。另一件马尔顿作品《带绿色的蝴蝶翅膀》则以120万美元落槌,145.5万美元成交。

毕加索,《阿尔及尔的女人(F版)》,1955年

成交价:2921万美元

纽约拍场中共有3件毕加索作品上拍,首次在拍场出现的毕加索作品《阿尔及尔的女人(F版)》以1700万美元起拍,纽约竞价者强势出价,伦敦亦有竞价者出现,最终以2550万美元落槌,加佣金2921万美元成交。这件作品是毕加索创作的15幅同名系列作品之一,“F版”为“阿尔及尔的女人”系列前半段的终结。

毕加索,《玩球的浴者》,1928年

成交价:457.5万美元

毕加索创作于《玩球的浴者》从95万美元起拍,经过纽约买家和伦敦买家的激烈争夺,最终以超高估价两倍有余的价格落槌,加佣金457.4万美元成交,该作品是法国贵族诺阿耶子爵夫妇的旧藏。另一件毕加索作品《浴者、美人鱼、裸女及牛头怪》则以810.6万美元成交。

乔治亚·欧姬芙(Georgia O'Keeffe),《来自粉色贝壳》,1931年

成交价:509万美元

亚洲藏家的积极积极竞价为纽约拍场本已激烈的氛围增加更多紧迫感,女性艺术家乔治亚·欧姬芙(Georgia O'Keeffe)的《来自粉色贝壳》上拍后,一位华人买家在纽约拍场竞拍,持续加价,香港竞投者亦加入竞拍,最终以425万落槌于这位出现在纽约拍场的华人买家,加佣金509万美元成交。

里希特拔得头筹,赵无极意外流拍

香港精心调配亚洲的世界口味

佳士得ONE全球联合拍卖香港拍场

香港拍场此次作为佳士得ONE拍卖的首站,由拍卖师郭心怡引领全场,10件上拍作品就取得2.14亿港元的成绩。

在拍品安排上,此次佳士得香港拍场中西方抽象主义作品、华人旅法艺术家代表人物和日本极简主义作品、新晋华裔艺术家作品均有涉猎,10件拍品的安排考虑顾及了品味多元的亚洲藏家群体,当晚有作品上拍的艺术家包括杰哈德·李希特(Gerhard Ritcher)、乔治·康多(George Condo)、马克.格罗蒂扬、山口长男、草间弥生、乔纳斯·伍德(Jonas Wood)、尼古拉斯·帕蒂(Nicholas Party)、黄马鼎、王俊杰以及赵无极。

杰哈德·李希特(Gerhard Richter),《霜(1)》,1989年

成交价:7925.5万港元

当晚最高价作品来自杰哈德·李希特(Gerhard Richter)作品《霜(1)》,以3500万起拍,经过纽约竞拍者和香港竞拍者的的积极竞价,以6800万落槌,加佣金7925.5万港元的价格成交,这也是李希特作品在亚洲拍场的最高价格。

乔治·康多,《Force Field》,2010年

成交价:5313万港元

乔治·康多作品《Force Field》以5315万港元的成交价成为香港拍场的第二高价作品,作品上拍后首先由纽约竞拍者竞争,随后香港买家加入,最终落槌于纽约买家。

马克.格罗蒂扬(Mark Grotjahn),《无题(非印第安#5脸45.60》,2015年

成交价:2292.2万港元

由美国抽象艺术家马克.格罗蒂扬(Mark Grotjahn)创作的《无题(非印第安#5脸45.60》以2292.2万港元的成交价位列本场第三高价作品。香港拍场的前三高价作品均出自西方艺术家之手。

本拍场亦出现了2位来自东方的“拍场黑马”,日本艺术家山口长男创作于1959年的作品《黄色四边形》以190万起拍,纽约藏家强势进场,与香港现场和电话藏家共同竞拍,这幅估价在200万-300万之间的作品被1250万港元由佳士得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部主管林家如的电话委托竞得,加佣金1512.5万港元成交,刷新艺术家的个人拍卖纪录,超高估价四倍有余,这是艺术家首次在佳士得晚间拍卖亮相,也是他有史以来最大的拍卖作品。

山口长男,《黄色四边形》,1959年

成交价:1512.5万港元

王俊杰,《回家》,2017年

成交价:300万港元

加拿大华裔艺术家王俊杰再次登上拍场,他的《回家》以50万港元起拍,延续了此前在苏富比纽约晚拍网上直播的飞跃式表现,以240万超估价4倍落槌,加佣金300万港元成交。王俊杰的《形之国度》在苏富比的网上直播拍卖中经过20多位藏家的争夺,最终以超低估价30倍的价格成交。在7月8日的富艺斯香港现代及当代艺术晚间拍卖中,他的作品是开场的第一件作品,首登亚洲拍场便以超估价5倍有余的价格成交。

本场唯一流拍作品是赵无极创作于1963年“狂草时期”的作品《21.10.63》,作品来自艺术家“狂草时期”少见的红色系列,尽管作品开拍后有多位藏家激烈竞拍,但最终在两位香港买家的争夺中遗憾流拍。

马格丽特《凯旋门》占据伦敦首位

亚洲藏家揽下霍克尼的“发财树”

伦敦带来欧洲视野

相比纽约与香港拍场,伦敦和巴黎更凸显欧洲视角,伦敦拍场由佳士得全球总裁彭肯南领衔,上拍的20件作品中有3件遗憾流拍,成交率85%,共夺得5052.1万英镑的总成交额。

雷尼·玛格利特(René Magritte),《凯旋门》,1962年

成交价:1779.8万英镑

在伦敦拍场成为最高价作品的是雷尼·玛格利特(René Magritte)创作于1962年的《凯旋门》,作品以650万英镑起拍,由纽约和伦敦的竞价者来回争夺,最终1550万英镑落槌于纽约竞价者,加佣金1779.8万英镑成交,作品曾经于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芝加哥艺术博物馆等重要博物馆展出。目前玛格利特所存作品中同一主题,且尺幅相近的在全球共有19幅,其中15幅收藏于全球公立艺术机构。

塞西丽·布朗(Cecily Brown),《嘉年华与大斋节》,2006年-2008年

成交价:485.9万英镑

来自美国私人收藏的英国艺术家塞西丽·布朗(Cecily Brown)作品《嘉年华与大斋节》是伦敦拍场的第二高价作品,也是本场竞争较为激烈的作品,作品以410万英镑落槌于纽约竞拍者,加佣金485.9万英镑成交。

格奥尔格·巴泽利茨(Georg Baselitz)的《躬身的饮酒者》,1982年

成交价:460万英镑

格奥尔格·巴泽利茨(Georg Baselitz)的《躬身的饮酒者》则以400万英镑落槌,加佣金460万英镑成交。然而巴泽利茨的作品在本月9日的苏富比当代艺术晚间拍卖拍场中却遗憾流拍。

大卫·霍克尼,《翡翠木(发财树)》(Jade Pant),1988年

成交价:417.8万英镑

伦敦拍场的另一亮点来自大卫·霍克尼的《翡翠木(发财树)》(Jade Pant),由伦敦和香港的买家持续拉锯,将价格一路拉升至300万英镑,以350万落槌于香港竞价者,加佣金417.8万英镑成交。这是霍克尼在1988年在美国举办第一个大型回顾展童年创作的作品。

一件由约瑟夫·亚伯斯(Josef Albers)创作的作品《正方形的礼赞:双赤之间》在拍前估价100万英镑-150万英镑,但在伦敦拍场却遭流拍。

杜布菲、苏拉热、莫迪里阿尼主导巴黎拍场

法国现代主义仍是巴黎主流

佳士得ONE全球联合拍卖巴黎拍场

紧接着香港拍场,巴黎拍场是本次ONE拍卖的第二个主场,但在整个拍卖过程中稍显沉静,拍卖师Cécile Verdier沉着接受竞价。15件拍品有1件流拍,总成交额达2615.6万欧元。延续香港拍场的赵无极作品,巴黎拍场以赵无极创作于1953年的作品《花卉》开启,亚洲竞价者的加入也未能成功竞得,最终作品以75.4万欧元成交,由巴黎拍场的电话委托竞得。

尚·杜布菲(Jean Dubuffet),《Pourleche Fiston》,1963年

成交价:652.8万欧元

巴黎拍场的四件最高价作品出自欧洲艺术家之手,尚·杜布菲(Jean Dubuffet)的《Pourleche Fiston》在纽约、伦敦和巴黎三地的竞价中,最终由巴黎买家竞得,成交价652.8万欧元。

亚美迪欧·莫迪利安尼(Amedeo Modigliani),《莫里斯·德鲁阿肖像》,1909年

成交价:448.5万欧元

意大利艺术家亚美迪欧·莫迪利安尼(Amedeo Modigliani)的《莫里斯·德鲁阿肖像》以448.5万欧元成交,为巴黎拍场第二高价作品。

皮埃·苏拉热(Pierre Soulages),《Peinture 130 x 89 cm, 25 novembre 1950》,1950年

成交价:323.7万欧元

皮埃·苏拉热(Pierre Soulages),《Peinture 130 x 92 cm, 20 septembre 2003》,2003年

成交价:106万欧元

巴黎拍场亦有两件来自今年101岁的法国艺术家皮埃·苏拉热(Pierre Soulages)的作品,其中创作于上世纪50年代的《Peinture 130 x 89 cm, 25 novembre 1950》160万欧元起拍后由巴黎和伦敦拍场竞拍者共同激烈竞争,两位拍卖官争夺,最终以270万欧元落槌于巴黎买家之手,加佣金323.7万欧元。另一件艺术家创作于2003年的《Peinture 130 x 92 cm, 20 septembre 2003》则以106万欧元的价格平稳成交。

常玉画作1.91亿港元成交,佳士得香港现代及当代艺术晚拍总成交额6.07亿港元

佳士得香港现代及当代艺术晚间拍卖,常玉《青花盆中盛开的菊花》落槌瞬间

原定晚上8:30开拍的ONE全球联拍在7月10日推迟至9:30才开始,紧接着佳士得香港现代及当代艺术晚间拍卖,这场晚间拍卖竞价激烈,45件作品共成交43件,总成交额达6.07亿港元,64.5%的作品超高估价成交。

常玉,《青花盆中盛开的菊花》,1940-1950年代

成交价:1.91亿港元

此次佳士得晚拍中常玉的《青花盆中盛开的菊花》以1.91亿港元的高价成交,创造了艺术家静物画的新纪录。赵无极的《18.11.66》在激烈竞价后以9900万港元落槌,加佣金1.14亿港元成交。

黄宇兴,《照耀》,2016年-2018年

成交价:864.5万港元

陈可,《1955.纽约.29岁》,2016年

成交价:360.5万港元

两位中国70后艺术家黄宇兴和陈可的作品在此拍场中也出现激烈竞价,刷新两位艺术家最高拍卖纪录。其中陈可的《1955.纽约.29岁》以360.5万港元的价格成交。黄宇兴的《照耀》则在4位竞拍者中争夺,最终以864.5万港元成交,超高估价4倍。

“在过去的10天中,所有拍卖行都接受了挑战。总体而言,这些拍卖会表明了艺术市场从根本上仍然是由供求关系主导的,所有的拍卖行都明智地策划销售,选择他们知道能够出售、且仅能够在价格合适时才能售出的作品—价格的敏感性仍然存在。”艺术咨询机构Gurr Johns的副首席执行官及前佳士得亚洲区副主席柯明杰(Ben Clark)对《艺术新闻》表示。(撰文/林佳珣)

*若无特殊标注

本文图片来自佳士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