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原创 文物一见光就死?考古界的禁忌为何如此让人心痛?

Kindle读书 2020-07-14 13:13:00

原标题:文物一见光就死?考古界的禁忌为何如此让人心痛?

读书与不读书,人生大不一样!微信“搜一搜”亚马逊Kindle,感受沉浸式的阅读体验。

一般来说,科学是允许失败,也是允许失误的。可有两种科学失败不起,一个是载人航天,另一个就是考古。一般的科学研究失败了可以重来,但生命和遗存却不能复制,不可再生…… 考古结果无不伴随着遗憾,犹如考古发现无不充满着期待,这已成为考古学家谁都迈不过去的 “火焰山”。只不过期待往往发生在考古发现之前或之中,遗憾总是出现在考古发现之中或之后。那么,我国考古史上都有哪些遗憾呢?

01.中国考古最大的遗憾:定陵的挖掘

万历皇帝,明神宗朱翊钧,明代历史中在位最久的皇帝,这是一位长期罢朝的皇帝,统治着一个多彩的社会,拥有着一座豪华的帝陵。

1955年10月,时任北京市副市长的吴晗先生作为发起者,联合了当时的中国科学院院长郭沫若、文化部副部长沈雁冰、《人民日报》社社长邓拓、中国科学院历史三所所长范文澜等人,联名上书政务院,请求发掘明成祖永乐皇帝的陵墓长陵。在那个年代很快就获得最后批准,中国第一个也是至今惟一的一个被考古学家用科学方法打开的皇陵,尽管当时受到了来自夏鼐先生等考古专家们的理性反对。

(图片来自网络)

定陵,是明神宗万历皇帝朱翊钧和孝端、孝靖两位皇后合葬的陵寝

当两年以后发掘完工时,历尽艰辛地把地宫内的所有文物都清理了出来。遗物总计约3000件,绝大多数是万历皇帝和他的两个皇后生前使用的生活用品。

(图片来自网络)

郭沫若在定陵挖掘现场

在棺椁中发现的万历皇帝的冠,用150根细如发丝的金线,经过拔丝、编织、焊接等非常复杂的工艺制作完成,重量只有826克。用100多粒红蓝宝石和5000多颗珍珠镶嵌的凤冠,重2320克。色泽瑰丽,典雅庄重的凤冠,比起轻薄似纱的皇冠要重了许多,这样的凤冠共出4顶。

金器289件,几乎都是手工制成;首饰248件,其中,簪就占了199件。除了头饰,定陵出土的衣物467件,也大多穿戴在帝后身上。但说到威仪,那还得说是万历大典用的5件衮服最为惹眼——这种一衣所成,用工10年的十二团龙衮服,万历身穿1件,棺内还放了4件。

出土最多的是织锦布料,总计165匹,仅万历身边就放了69匹。在此之前,还从没有发现过如此大量的古代丝织品,整匹的丝织品在出土时依然色彩艳丽。

(图片来自网络)

金丝翼善冠

(图片来自网络)

凤冠

定陵出土的凤冠共有四顶,分别是“十二龙九凤冠”“九龙九凤冠”、“六龙三凤冠”和“三龙二凤冠”。

(图片来自网络)

冕旒冠

冕旒冠是皇帝祭天地,宗庙,社稷等大典时戴用的礼冠,定陵共出土两顶。

(图片来自网络)

明神宗乌纱翼善冠

此冠出土时戴在万历皇帝的头部。此冠用细竹丝编成六角形绸络状纹作胎,髹黑漆,内衬红素绢,再以双层黑纱敷面。

(图片来自网络)

万历皇帝玉带

白玉革带革带是系于袍最外的一种代表身份地位的饰物,以玉带最为珍贵。

(图片来自网络)

万历皇帝龙袍

最出名的莫过于这件龙袍了,只可惜当年执意要挖掘皇陵,又没有足够的技术支持,这件封尘多年的龙袍在与空气接触后开始迅速氧化,如今我们看到的样子已经碳化破碎了,不过还是能从中看出其精致的程度。

与此同时,这些每一件都堪称精品的专为宫廷织造的衣物和丝织品,在发掘后却慢慢变硬、变脆、变色、变霉。

(图片来自网络)

定陵发掘10年后的1966年8月的一天,定陵博物馆大红门前的广场上,一大群红卫兵高喊“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口号,把万历皇帝朱翊钧和孝端、孝靖两位皇后的尸骨砸烂焚烧,付之一炬。(引自《考古不是挖宝:中国考古的是是非非》)考古学家们精心发掘并用了一年多时间才拼合完整的三位帝王、帝后的骨架,从此不存。在南京博物院龚良院长主编的《中国考古大发现》一书中,特别记录了有关万历皇帝和帝后的骨架被焚毁前后的一些细节:

1、郭沫若对万历的尸骨十分关心,他对考古发掘人员说:万历帝一生多病,有人说他是瘸子,但到底是什么病使他身体变形,却成了不解之谜。将来可用多种手段测试,凡能做到的都要详细分析研究。

2、文革中,吴晗在被捕入狱之前,曾以极其悲伤的心情对夏鼐说:“文献记载,罂粟在明代中叶就已传入中国,作为药用,我总怀疑万历生前抽过大烟,可证据不足。本来万历的骨头可以用来化验,好证实真假,然而一把火,什么也别想了。”他含泪说:“作铭(夏鼐的号),在定陵发掘这件事上,到现在我才明白,当初我们的争论,你和老郑(指郑振铎)是对的,你比我看得远。”

02.句町古国铜棺被哄抢

1972年,考古队在广西西林县发现一座铜鼓墓。考古队赶来,开始对这座铜鼓墓进行发掘。通过发掘,考古队在铜鼓墓葬出土文物多达400件,其中不乏玛瑙、绿石,还有极具少数民族色彩的铜鼓以及壁画等。对出土文物及墓内尸骨进行一番考查和研究后,专家推测出这是曾经非常活跃的神秘古国——句町,而墓主人很可能就是句町国国王。这次的发现为研究少数民族政权提供了非常重要的史料。但在专家兴奋此次的研究时,却从当地的村民口中得知,在两年前铜鼓墓的附近挖出过一副金光铜棺。

(图片来自网络)

原来在两年前,广西西林县因为修路施工,村民偶然发现了闪着金光的尖角物品。村民们认为挖到了宝贝,合体发力将它挖了出来。挖出来后,发现竟然是一副长2米,宽70公分,四面还挂着怪异人脸面具和虎头的棺材。众人虽然觉得是死人冥物,不吉利,但还是挡不住利诱,就将那铜棺撬开哄抢了其中的珠宝和兵俑等值钱的东西。

(图片来自网络)

事后仿制的铜棺

而当第二日当地工作人员闻讯而来,看到空空如也的棺材后,觉得没有什么价值,将其搁置在杂物房。甚至在之后,因为要修建水车时,需要一部分铜料,便将铜棺熔掉一部分。但熔毁后发现并不适合水车的材料,于是就把剩下一部分遗弃。后来考古队知晓后派人极力回收剩下部分,却只回收了5个人脸面具和虎头,其它多数已经下落不明。考古队询问村民铜棺中究竟丢失了哪些文物?但多数人都已经说不清。虽然广西博物馆根据村民描述仿制了一副,但终究不是真的。就这样,一副带着句町古国历史文化信息的铜棺,就这样化作一团历史迷雾。

据说当时郭沫若得知了这个消息后气到不行,连着说了这几个字“可惜,可惜,可惜呀。”因为这个铜棺被毁坏,所以我们也失去了考察历史的工具,这是文物界的遗憾。

(图片来自网络)

句町古国的大致范围

03.那些因缺乏经验导致的考古遗憾

20世纪70年代发掘湖南长沙马王堆汉墓时,考古人员曾在棺椁储藏物品的一个果盘中发现有完整的新鲜的藕片,但端起来时一经晃动,藕片却奇迹般地消失了。这对植物生物学研究来说,失去了一项难以再现的重要物证和研究资料。

(图片来自网络)

马王堆汉墓中神秘消失的藕片汤

1976年广西贵县罗泊湾汉墓出土了一个密封严实的杯形铜壶。一个初次参加发掘的学员把它捧在手上,抹去器表的泥浆以后,找不到开盖的地方,于是倒来倒去,一不留心,把壶盖冲开了,倒出一坛清水。几乎同时,有人惊叫起来:“是酒,不要倒掉!留着化验!”但已经晚了,水被倒了个精光。

(图片来自网络)

装酒的铜壶

也是在这座罗泊湾汉墓,考古队员打开一个盖着盖子的陶盒,看见盒内装满青青的梅果,叶子呈翠绿色,就像刚摘下来的一样。正当他叫人给它拍照时,树叶和果子却变成了黑色。这种酸梅在当地是每年4月成熟,出土时它是青色的,可以说明墓主下葬的时间是夏初之际。

(图片来自网络)

罗泊湾汉墓出土的“布”(布山简称)字的“布析蕃”铭铜鼎

1993年,江苏连云港著名的尹湾汉墓文物清理工作结束后,考古人员召开了现场办公会,向东海县政府文化局和当地所在镇党委的领导汇报了这次发掘的成果。会上,镇里的一位领导随手从桶里取出一片木牍观看。但就是他这个不经意的动作,给以后释读木牍的工作留下了永远也解不开的疑难。因为他取出的那片木牍正是24方木牍中最重要的吏员簿,而他的大拇指由于按在了木牍的右上部,只是轻轻地一带,就把这片木牍上最重要、最关键的记有这片集簿名称的字给抹掉了

后来考古人员把它带到上海,用远红外模糊图像进行处理,也未能恢复它的庐山真面目。 一位发掘者说,当时的现场办公会决定,由市博物馆负责抢救和保护这批简牍。然而,当他们要携带这批简牍回馆时,由于支付尹湾村开工补偿费没有到位,尹湾村的民工不让他们带走,只好暂时将简牍留在办公室。待他们一星期后回到尹湾村时,看到塑料桶中浸泡的简牍,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原来泛着金黄、闪着油光的简牍已经完全变黑,而原来清晰可读的墨书,已经变得十分模糊。

(图片来自网络)

得以保存的竹简

对这些历时千年以上的文化损毁所留下的空缺,我们除了留存在心头的遗憾,一遍遍地默念着她们的名字,将她们牢牢地记在心间外。更重要的便是提高科学的严谨性,在今后的考古研究中,尽量减少遗憾

如果你还想了解更多关于考古的事情,可以看看小K给你推荐的这本《考古不是挖宝:中国考古的是是非非》,不仅可以增长见识,还能丰富你的历史知识哦!

  • 《考古不是挖宝:中国考古的是是非非》

作者:高蒙河

(图片来自亚马逊Kindle)

考古到底是什么?是上穷碧落下黄泉,一味地寻求文物宝藏?还是依附于历史,以期拨开迷雾见真相?……《考古不是挖宝:中国考古的是是非非》撷取了大众感兴趣的话题,诸如有没有国宝级文物,该不该发掘秦始皇陵,考古发现的偶然性,考古改写了多少历史等等,条分缕析,抽丝剥茧,讲述了什么是真正的考古事业和考古人的真实风貌,介绍了考古学的非凡成就以及考古业内存在的是非曲直。语言通俗易懂,观点发人深省,内容精彩生动,集知识性、趣味性、科学性于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