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原创 流落民间的国宝,曾被一大妈拿来摊煎饼,如今却被拍出2亿天价

霓裳羽翼 2020-07-13 20:53:00

原标题:流落民间的国宝,曾被一大妈拿来摊煎饼,如今却被拍出2亿天价

我国有着很多“错认颜标,不辨菽麦”的人,他们往往没有太多的见识,遇见文物也并不知道这是什么,因此常常将一些十分珍贵的东西埋没掉。1958年北京大学教授公布我国寻得远古时期的陶鹰鼎让整个文物界为之一振,这对于我国的文物界来说,又是一个重大胜利,越来越多的文物重新回到我国的国家宝库里。

然而在感慨文物回归的同时,又对这陶鹰鼎被一家农户当做喂鸡的餐盒而感到惋惜,因为在此之前陶鹰鼎被当做鸡食盆数年。不过这样暴殄天物的事情其实真的还不少,2017年7月15日杭州西泠春季拍卖会上,有一件文物成为全场的焦点,一个产于西周时期的兮甲盘被拍卖出2.12亿的天价,而在此之前,它却被一位民间农妇当做烙饼的平底锅。

1957年,农户殷思义像往常一样在自己农田上犁地的时候,在田地的西北郊意外发现了一座墓穴,只不过因为外形太破败,从外表上早已看不出是座墓穴了,他也没有觉得有什么怪异,在里面他捡到了一支灰黑色的陶器,由于大小正好趁手,样式也十分好看,于是他就将这个陶器揣在兜里带回了家。

陶器像是一个杯子,杯身为鹰型,内斗较大,但因为材质的原因,不能当做厨具来使用,因为当时也想不出来能当什么容器使用,于是殷思义就将他装上鸡食,放在了家中的角落,当了一个鸡食盆。直到1958年北京的一只考古队来到此地考察,在他家中休息的时候,其中一位队员被这个杯子吸引,才发觉这个杯子的材质有所不对。

1958年秋天,北大历史系考古专业外出做期末作业,师生组队到了泉护村考察,在长时间的考察后,整支队伍疲惫不堪,但是周围都是遗址古迹,没有酒店,于是一队人就来到殷思义家,请求坐下来休息一会,大家正在喝茶的时候,一位学生环顾了一下殷思义家的构造,无意间瞥到了角落的鸡食盆,他隐约觉得角落的杯子似乎有点不寻常。

于是就走过去瞧了一眼,想看的仔细一点,谁知他发现这个杯子材质不简单,陶土的手感十分顺滑,但不是新陶,是由于年代久远被抚摸次数过多而形成的顺滑感,而且杯身上的纹理在近几个朝代都十分罕见,反倒是更像新石器的产物,于是他回头叫上老师一起来看。老教授也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经过初步的讨论他们觉得这就是远古时期的产物。

于是他们询问这个东西的来源,在得知是在周边的田地发现的时候,教授赶紧带着团队对周围进行了考察,发现这一带正是远古时期的一处墓葬点,有着大大小小几十座墓室。在征得殷思义的同意知乎,这支考古队将它带回了北京,想进行更进一步的鉴定。回到北京后召集了数位专家,经过翻阅古籍和对陶土检测,认定这是一只有数千年历史陶鹰鼎。

有了这样重大的发现,教授等人马上致电殷思义,将他接来了北京,商讨这支陶鹰鼎的归属,最后经过双方的讨论,殷思义表示自己也不懂文物的保护方法,留在自己家里也只是埋没这样一个文物,因此决定将这座陶鹰鼎无偿还给国家。然而这样错认文物,将它埋没的例子还不少。

2017年7月15日西泠春季拍卖会上,一只兮甲盘以2.12亿被拍出,成为当场成交的最高价,但在此之前,这只兮甲盘却是一口普通农妇用来烙饼的平底锅。兮甲盘是西周尹吉甫所做,《平遥县志》记载“以御戎寇,遂殁于斯”,公元前823年,猃狁一待经常骚扰周朝的百姓,百姓经常哀声连连,于是周宣王命尹吉甫出征攻打猃狁。

但由于环境的差异,加上作战的失误,最终尹吉甫战死在了那里。而在这兮甲盘就是当时所做,刻着的就是关于西周和尹吉甫出征的这段故事,一共十三行,133字,以此来纪念尹吉甫的政绩。但周朝覆灭不久之后,这个东西就失传了,失去下落长达几百年,直到南宋才重新出土,成为了皇家收藏,然而王朝的更替,让兮甲盘在元灭宋时又流落民间。

在明朝的一起案件中,捕快李顺甫奉命查案,路过一个村庄时,他在一村民家中看见了这个兮甲盘,乍一看觉得像街上摊饼的大锅,在农户家没有发现案情的新线索,农户也有眼力见,看李顺甫有点不高兴了,就将这口锅送给了李顺甫,于是他也就捎回家给自己的妻子使用了。这口锅就一直放在李顺甫家当平底锅使用,直到后来一位书法家来到了他家拜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