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官宣:“中国古董教父”安思远旧藏善本碑帖,将由雅昌携手山东人民出版社隆重推出

Artplus 2020-07-13 20:00:00

原标题:官宣:“中国古董教父”安思远旧藏善本碑帖,将由雅昌携手山东人民出版社隆重推出

雅昌出版《安思远旧藏善本碑帖选》

人与物之间,最温暖的关系莫过“朝夕相对”。

1977年,安思远在纽约买下了一套高级公寓,他决定将自己收藏的古董精心搭配、陈列其间,在以后的日子里与它们朝夕相对。

安思远

20世纪末,这套公寓随安思远成为传奇,“第五大道960号”声名远播。世界各地的收藏家、艺术家和知名学者会聚于此, 他们不仅看重安思远的个人魅力和声望地位,更看重“安氏藏品”的权威价值。能从这里购回一件古董,成为了人脉与身份的象征。

安思远与友人在“第五大道960号”

对我来说,每一次到他的公寓里都是一个特别的待遇。我们会花很多的时间探讨、分享, 就像进入了一个神奇的世界,不仅可以欣赏他的珍藏,而且能学习他的艺术品位。

——罗拉(佳士得国际高级副总裁)

安思远公寓内景

人们对安氏品位与眼光的信赖,使这里成为纽约的 私人“亚洲艺术交流中心”,一块东方文化嵌于西方文化中心的“飞地”。东西方文化在此碰撞交融、相映生辉。

安思远公寓内景

安思远是这块飞地的开拓者,是东方艺术在西方世界的守护者。

孟璐

(Alexandra Munroe)

纽约古根海姆美术馆亚洲艺术部 三星资深策展人孟璐曾回忆:

1982年,我从日本到美国就业,担任纽约日本协会创会理事兰德‧卡斯提尔的策展助理。我记得卡斯提尔在第一周就为我引见安思远:“如果亚洲艺术界有皇帝的话,那非他莫属。你的教育从此开始。”卡斯提尔会定期去第五大道960号与安思远会面,我陪伴在侧……

世人将“中国古董教父”的美誉赠予安思远

安思远说

“是中国艺术给了我一切”

他与中国的缘分细密绵长

安思远出生在1929年的纽约曼哈顿,他的祖上奥利弗·埃尔斯沃斯是美国宪法的首席执笔、联邦最高法院第三任首席法官。父亲是牙医,母亲是歌剧演员。 4岁时,安思远收藏了一枚中国邮票,从此与中国结下了不解之缘。

安思远与爱丽丝·庞耐

1948年,19岁的安思远带着一件中国瓷壶拜见了纽约瓷器界最富盛名的鉴定专家爱丽丝·庞耐女士。 庞耐被称作“中国艺术教母”,是与卢芹斋、戴润斋齐名的重量级古董商。在这次会面中,庞耐对这个年轻人印象深刻。她欣赏安思远的艺术天分,决定带其入行,让他有机会全面了解亚洲艺术,并参与到高端亚洲艺术品的交易之中。

爱丽丝·庞耐

(Alice Boney)

这位年轻人带着一个瓶子来见我,虽然这瓶子不是特别重要,而且确实是明朝的产物。我十分惊讶。 从那一刻开始,我知道我不能失去他。

——爱丽丝·庞耐

王方宇

不久,安思远受庞耐的引荐入学耶鲁,他遇见了王方宇先生。王方宇是国际公认的八大山人研究的专家和重要藏家。安思远跟随他学习汉语和中国画理论知识。因上课常驰心旁骛,遂得王先生赐名——“思远”。 基于对中国传统艺术的共同爱好,安思远和王方宇成为了一生的朋友,王方宇曾这样评价安思远:

安思远是一个精明、正派而诚实的商人,也是一个有知识、有远见、有思想、有目标的收藏家。同时,他是学人,也是作家。

安思远与王方宇

安思远在王方宇身边,不仅学到了中国艺术的知识, 更学到了为人为商之道。他回忆恩师时说到:

王方宇是生活在现代的“中国传统士大夫”,他在现代化的美国,却按照中国古代士大夫的生活方式生活着。王方宇的去世,标志着一个时代结束了。在王方宇之后,世界上再无真正意义上的中国传统士大夫。

爱丽丝·庞耐和王方宇这两位划时代的中国艺术权威共同塑造了安思远,从知识、见识、人格、修养等各个方面影响着安思远, 奠定了其成为一名世界顶级古董商和收藏家的坚实基础。

后来,行内人也开始以“导师”来称呼安思远,几乎所有跟他打过交道的人,都对他的热情好客、为人慷慨印象深刻,安思远从不吝惜与别人分享自己的知识与经验,用真诚打动了所有人。

安思远

布鲁克林博物馆亚洲艺术部荣誉主任艾米在追忆安思远时说:

艾米

(Amy G. Poster)

时光飞逝,我俩由同事渐成莫逆之交……如今其人溘逝, 我们更怀念的是他率真的个性、对艺术的追求,还有给予知音的爱护与提携。

世人认为

“安思远是一个古董商,又不仅仅是一个商人”

安思远说

“我首先是一个古董商,然后是一个收藏家”

他知道自己的去往从来

安思远

安思远的财富、学识、贡献和地位都源自于他所从事的古董生意。

作为古董商,安思远曾有一次大胆的投资,不仅反映了他过人的眼光、胆识与魄力,还树立了他 “亚洲艺术品鉴赏家和经销商的世界级权威地位”。

1981年,安思远的老朋友,“泛亚收藏”的创立者克里斯蒂安·修曼突然辞世,其时,他的“不朽之感”大型巡展正在全美反响热烈,风光无两。

“泛亚收藏”的藏品涵盖公元2世纪至19世纪中国西藏、中国内陆、尼泊尔、巴基斯坦、印度、孟加拉、柬埔寨、泰国、爪哇等地的艺术品。从1960年代到1970年代末,其藏品总数达到了惊人的1600件, 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印度、喜马拉雅与东南亚的艺术品藏家。

1982年5月, 安思远以天价1200万美元整体购入“泛亚收藏”,轰动一时。此举为他带来了巨大的名声与财富,证明了他是那个时代里 “最具眼光和品位的古董商兼收藏家”。

2015年3月,纽约佳士得“锦瑟华年——安思远私人珍藏”专场,安思远手中最后18件“泛亚藏品”现身拍场,其中两件佛像作品分别以822.9万美元和486.9万美元落锤。如今, 仅仅这两件藏品的价格就已经可与当年1600件“泛亚收藏”的购入总额相抵。

十三世纪尼泊尔鎏金铜观音立像(822.9万美元)

西藏十一至十二世纪铜瑜伽士坐像(486.9万美元)

安思远的藏品总是拥有令人难以置信的巨大升值潜力。

安思远是最杰出的艺术商之一,也是最独特的一个,在这个领域简直无法找出第二个。

——康凯若(2015纽约亚洲艺术周主席)

作为世界顶级的古董商,安思远奉行由己及人、兼济天下的“传统中国士大夫”处世准则。

人们说他 “不仅仅是一个古董商人”。

1985年,安思远将260件中国近现代书法捐赠弗利尔美术馆。又将部分珍藏捐给耶鲁大学以谢师恩。不久,他成为了 美国国家税务局艺术品捐赠审核委员会的五顾问之一。

弗利尔美术馆

耶鲁大学美术馆

1986年,“安思远珍藏系列”入藏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成就了 “西方艺术馆内最大型的中国近代书画馆藏”。几次中国书画的捐赠使他声名鹊起,并 “被认为是在此领域进行系统收藏的第一位西方收藏家”。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任伯年《童子水牛扇面》 安思远赠予大都会博物馆馆藏

傅抱石《湘水女神》安思远赠予大都会博物馆馆藏

徐悲鸿 《牧马图》安思远赠予大都会博物馆馆藏

张大千《泼墨风景画》安思远赠予大都会博物馆馆藏

何慕文

(Maxwell K. Hearn)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亚洲部主任何慕文指出 “安思远拓宽了美国博物馆对中国艺术品收藏的视野”。并认为 “安思远的广阔视野,成为了美国博物馆和美国学术界很好的补充。”

安思远

在西方人对中国艺术认知的懵懂期, 是安思远将他们带到了中国艺术面前,影响了西方藏家对中国艺术品的审美。

安思远

安思远在学术上的成功,又让他拥有了学者身份。1971年,安思远发表了《中国家具:明清硬木家具实例》,这是一部研究中国硬木家具的里程碑式著作,早于王世襄先生《明式家具珍赏》整整15年, 为他赢得了“明代之王”的雅号。安思远如此深研藏品价值所在的习惯,总能让他名利双收。

安思远 著 《中国家具:明清硬木家具实例》

柯惕思

(Curtis Evarts)

以学者精神来审视艺术品是安思远异于同行的宝贵特质,美国加州“中国古典家具博物馆”馆长、加州《中国古典家具协会期刊》编辑柯惕思说:

安思远具备天赋鉴赏眼光,无庸置疑。他不单慷慨分享所知,更时刻提醒我们该擦亮眼睛,不要被潮流或成见所惑。他曾直言: “若相信个人眼光,而非盲从专家制定的教条,我们就能摆脱有关美学的陈腔滥调,懂得欣赏物件真实之美。学会自己观察的人,自会发现通往新世界的路径,觅得不同传统文化的美善。”安思远的眼光、热诚、不懈努力与大方贡献,成为中国家具鉴藏界今后继续发扬光大的基础。

对于东西方的文化艺术而言,在那个信息较为闭塞的时代,身有担当、热心公益的安思远就是跨越太平洋的一架桥梁、一条通道。

2000年,安思远主动与中国的有关部门联系,将他在澳门购得的五代王处直墓浮雕石刻无偿捐赠回国。2002年,又将一件流落海外的西周青铜器“归父敦”送还中国。这两件珍贵文物目前均收藏在中国国家博物馆。

五代王处直墓浮雕石刻

“王处直墓浮雕石刻”与“归父敦”的回归,都发生在著名的 “北宋祖本《淳化阁帖》回国事件”的筹备与运作期间。

1996年,启功先生专程找到时任国家文物局外事处处长的王立梅女士,请她去美国代为寻找收藏了北宋祖本《淳化阁帖》的安思远,希望他能将《阁帖》带来中国展出。启功先生说 “不看到宋刻本《淳化阁帖》,我死不瞑目。”

故宫博物院安思远收藏碑帖珍品展

“美国安思远先生收藏碑帖珍品展”展览开幕式

同年9月,在王立梅女士的努力下,应中国国家文物局的邀请,安思远在北京故宫博物院举办了“美国安思远先生收藏碑帖珍品展”,并出版了图录《安思远藏善本碑帖选》。如今,这本图录都已经一本难求。

漱芳斋安思远收藏碑帖珍品展研讨会

展览引起巨大轰动,吸引了国内文博界和书法界的重要专家学者云集故宫,他们兴奋不已、细心赏鉴。启功先生盛赞北宋祖本《淳化阁帖》是 “彩陶般的魏晋至唐法书的原始留影”。

这次展览不仅展出了《淳化阁帖》,一同展出的还有安思远收藏的另外十一件珍贵拓本。其中宋拓本七种,元明间拓本一种,明拓本三种, 件件都是至精珍本,甚至是孤拓,堪称国宝。

安思远认为 “他的一切都是中国古代艺术赐予他的,他对中国心存感谢,希望能为中国做些事。”

所以在对王立梅女士提出愿意让《淳化阁帖》回国时,安思远表示可以与中国的收藏机构进行 “非等价交换”。

启功与王立梅宴请安思远

安思远深知《淳化阁帖》对于中国人的重要意义,因此他只希望《阁帖》能够回到中国,他先后拒绝了闻风而来出价更高的日本藏家和来自中国的古董掮客。他认为 “只有中国人才真正懂得《淳化阁帖》的价值,只有中国人才会把它们看作国宝。”

我对日本人开的价是1100万美元,对其他中国人开的价是550万美元,但我发现你们中国的拍卖行也不都是为了中国买,据我了解有一家拍卖行就是准备把这件文物卖给比利时人。我知道您是为国家买,我给您的价格仍然是450万美元。

——安思远与王立梅女士的对话

最终,上海博物馆在2003年找到了已经与安思远建立了深厚友谊的王立梅女士,并以450万美元的价格购回了四卷北宋祖本《淳化阁帖》,成为 “解放以来回归文物中的一件大事。”后来,上博为《淳化阁帖》举办了大型展览和研讨会,仅一个月的观展人次已高达16万之多。 一部碑帖成为了国人街头巷尾议论的焦点。

北宋祖本《淳化阁帖》

一般认为,在安思远的藏品中,以明清家具、中国书画以及善本碑帖三者最负盛名。然而相较于数量庞大的家具和书画藏品,安思远藏善本碑帖仅有十二种计十五件。这“区区十五件碑帖”缘何受到如此重视?

碑帖拓本素有“黑老虎”的“雅称”,收藏的门槛极高,藏家需要具备深厚的文化积累和金石学修养才能避免被其所“伤”。所以,碑帖拓本历来是藏家学养和品位的象征 ,其价值令其他古玩品类难以企及。

传世碑帖拓本具有不可替代的历史价值和人文价值,孤本和珍本尤甚,它们寄托着中国传统文人的信仰与精神,是文化传承中不可或缺的物质遗产,更是延续文脉的不竭之源。

当年安思远曾想请故宫以清朝的朝珠来交换《淳化阁帖》,种种原因,故宫只能选出三串普品,启功先生还为此专门致信文物部门,他写到:

美国安思远先生所藏著名古帖拓本若干种,曾在故宫展出,观者甚多。经我国专门研究者共同鉴定,其中以宋拓《淳化阁帖》第四、六、七、八卷共四册为海内孤本, 在我国应列为一级文物,极值收藏。我故宫所存清代珠宝之属甚多,只有经济价值,而与历史文物无可并论。

(引自《上海文博》)

后来,因故宫符合规定可用于交换的藏品确实有限,《淳化阁帖》回国之事便暂时搁置,但是,碑帖善本的巨大价值,在启功先生的这封信中可见一斑。

安思远的碑帖藏品在北京特展结束后被他带回美国。除北宋祖本《淳化阁帖》外, 其他十一部珍贵碑帖从此杳无音讯、寂寂无闻。

“锦瑟华年——安思远私人珍藏”专场拍卖

2015年3月,佳士得拍卖公司在纽约亚洲艺术周期间举办了名为 “锦瑟华年——安思远私人珍藏”的专场拍卖会,为期五天的六场拍卖, 推出超过1400件安思远的旧藏珍宝,共拍出1.3亿美元,远超3100万美元的估价。引发全球瞩目。

西藏十一至十二世纪铜瑜伽士坐像

其中,“西藏十一至十二世纪铜瑜伽士坐像”以486.9万美元 创下西藏雕塑最高成交价的世界纪录;

明十七世纪黄花梨圈椅

“明十七世纪黄花梨圈椅”以968.5万美元 创下黄花梨家具最高成交价的世界纪录;

十三世纪尼泊尔鎏金铜观音立像

“十三世纪尼泊尔鎏金铜观音立像”以822.9万美元 创下尼泊尔雕塑最高成交价的世界纪录。

凡此种种,不一而足,可谓盛况空前。

然而直至本次专场拍卖会结束,仍不见安思远所藏十一部善本碑帖的踪迹。

当时,安思远旧藏大多已如风吹星散,难成体系, 只有这套碑帖拓本仍有希望被完整收藏。

这十一部碑帖“已成学术系统,涵盖了中国书法史上重要节点的法书代表作品,从先秦的篆书到汉代的隶书,经魏晋南北朝的楷书、行书到唐代的草书, 可谓五体皆备,名作连连,令人叹为观止。”它们无与伦比的价值早已是碑帖研究专家的共识。许多藏家对它们心心念念,多方打探却难觅仙踪。

据说,碑帖专家马成名先生也曾四下追寻而未果,为此他始终耿耿于怀。他曾说:“在碑帖拓本中,汉魏碑刻明拓本,唐碑、宋帖宋拓本均为上乘。安思远收藏的这十一件碑帖拓本中,七件是宋拓,四件是明拓, 若收藏在国内博物馆或图书馆,件件都可以评为一级文物,有的还可称为国宝。

我就询问这次经手安排安思远遗产拍卖的,当年我在佳士得工作时的同事,还有没有留下来不拍卖的。他们都说没有了。可是这一大批碑帖拓本都到哪里去了呢?我又问了当年为安思远工作的助手伊藤先生,他说不知道,好像早就卖了,卖到哪里不知道。后来我见到安思远的“男朋友”,他请我在安思远的旧居吃饭,旧居已经搬空了,零零星星留下一些杂物,我又问了这批碑帖拓本,还以为安思远留给他了。他说没有留给他,也不知道在哪里,这就更增添了这批碑帖去向的神秘感。

——马成名

2018年,这批“失踪”多年的国宝碑帖突然悉数亮相中国嘉德大观之夜的秋拍现场。

中国嘉德2018年秋季拍卖会

中国嘉德“安思远藏善本碑帖十一种”宣传片

嘉德公司为此特别推出了“安思远藏善本碑帖十一种”专场拍卖, 将十一部碑帖拓本作为一个标的整体上拍,吸引了包括国有文博机构和私人藏家的高度关注,堪称当代善本碑帖收藏的空前盛事。

安思远藏善本碑帖十一种

这十一册善本碑帖千百年来时隐时现,神秘古雅,这次集结出现时,函套外还系着白色棉绳,绳结处衬以白色信息卡片,除各项收藏信息外,“安思远”的名字赫然在目。

安思远藏善本碑帖(展玩拍摄)

安思远藏善本碑帖信息卡

在嘉德举办的“安思远藏善本碑帖鉴赏会”上,原西安碑林博物馆馆长赵力光说:

赵力光

原西安碑林博物馆馆长

这批东西我也是倾慕已久,但这是头一回见原迹,非常激动、兴奋。我在西安碑林工作了三十多年,和这些善本碑帖有一些渊源,安思远这十一种碑帖,有三种原碑在西安碑林,像未断明拓本的曹全碑,还有集王圣教序的宋拓本,当然特别是怀素千字文。

他认为这十一部善本对我们来讲非常重要,其中原石已毁的,更是尤其珍贵。

金运昌

故宫博物院研究员

故宫博物院研究员金运昌先生也难掩激动之情,将这十一部碑帖的价值总结为 “考据又高,帮手又富,又成体系”,他说:

第一,考据高。考据越往前的碑帖就越值得收藏、研究和借鉴,它承载了太多的民族文化的精华,首先是书法,其次是文献,人们发现了其中的重要性,所以越来越重视金石碑帖的收藏。这批碑帖,很多是宋拓,不但是宋拓,而且是宋代的精拓本、稀见本,宋代拓本的孤本,考据很高。

第二,帮手好。在拓片上写题跋的、盖图章的、曾经收藏过研究过这件拓本的人留下痕迹的人,这就叫帮手。本身这些帮手的题跋就构成了文献,所以 这些碑帖上的帮手我们就很值得研究一番。

第三,成系统。虽然只有十二种,但是它涵盖了中国书法史的时间是从先秦到南宋。石鼓文、汉隶、魏晋南北朝早期的楷书、书圣王羲之的作品、三国时期很有特点的天发神谶碑、北宋最有名的《淳化阁帖》、还有南宋的《群玉堂帖》, 各种最有代表性的书法俱在其中。

他在会上呼吁:“今天来参加鉴赏会我非常激动, 机会不能再错失,不能让这批东西再从我们的眼皮底下走失。

吴尔鹿

著名鉴藏家

著名鉴藏家吴尔鹿先生曾在赴美求学时帮助安思远整理中国文物,成为了安思远的中国助手,在此次鉴赏会上他讲到当年是如何向安思远介绍碑帖拓本价值的:

我从小喜欢写字,1987年《晋唐小楷》恰巧是我小时候临过的,一咬牙就给买下来了,这是一个转折点。我买完这件东西之后,安思远就问我你为什么买,我说这件东西对我来说太重要了。中国的读书人从小就要写字、临帖,字写好了才能走科举之路,写字是第一步,是最关键的。他说这个东西有什么价值,我说至少到民国的时候,这些东西价值远远在书画之上,我就给他找出一本当时罗振玉卖给日本人的目录,唐伯虎的画200大洋,沈周的画300大洋,然后宋拓的《狄梁公》,还不是宋拓里最重要的,要3000大洋。中国传统文人收藏的价值标准,和今天是完全不一样的,因为自从乾隆嘉庆以后,文人开始介入收藏,最推崇的就是版本古籍,古书和古拓本,那是最贵的、最有价值的。现在有机会看到真本,就是缘分。

宋皓

中国嘉德国际拍卖古籍善本部总经理

眼光独到且高度信任专业人士,成就了安思远的善本收藏。他的投资准确且富有远见,中国嘉德国际拍卖古籍善本部的总经理宋皓说:

安思远的碑帖收藏,数量并不太多,共十二种十五册,但每种都是传奇。这十二种碑帖,是其自1989年至1995年期间,在美国纽约佳士得、苏富比两家拍卖公司所得,金额不完全统计有120万美元以上的投入(其中有三种价格不详),在当时也应算是很有魄力的投资。

安思远藏善本碑帖鉴赏会

最终, 这套碑帖以1.926亿人民币的成交额,毫无悬念地创下了金石碑帖拍卖的世界纪录。中国藏家没有让国宝再次流往海外,至此, 安思远一生收藏的十二部经典碑帖全部回归祖国。

“安思远藏善本碑帖十一种”专场拍卖

引自“观复嘟嘟”-奇人安思远

安思远代表了一个时代,一个渐渐离我们远去,由西方人主导并保管中国古代艺术品的时代。

时至今日,随着如安思远这般顶级古董商和大藏家的陆续离世,在世界范围内, 中国藏家已渐渐成为中国古代艺术品收藏的主力。

2015纽约亚洲艺术周主席康凯若在安思远的追思会上说:

康凯若

(Carol Conover)

“下一个安思远很可能会出现在中国。”

如今的艺术品收藏,全世界都在瞩目中国。

安思远的旧藏被华人买家用高到市场行情难以匹配的夸张价格演绎为“一场对安思远这位伟大的中国古代艺术收藏家及古董商的致敬”, 而在“安思远”这个金字招牌背后,也能看到国际艺术品市场对中国古代艺术的致敬。

“锦瑟华年─安思远私人珍藏”的上海预展现场

“锦瑟华年─安思远私人珍藏”的香港预展现场

“锦瑟华年─安思远私人珍藏”的纽约预展现场

拍卖现场有三分之二的亚洲面孔,华人买家完全主导了这场拍卖会的走向。 让我们同时看到了中国古代艺术品的魅力和中国新晋藏家的魄力。

“锦瑟华年─安思远私人珍藏”拍卖会现场

纽约佳士得发出的500份号牌之中,首次登记的“新贵”占到了入场买家的四成,这已不仅仅是行内人的盛会了—— “买东西的人,一份钱买的是东西,四份钱买的是名声。”

康凯若感叹:

“大量的艺术精品迅速流往中国似乎是个不可避免的趋势。”

欣赏和收藏艺术品,无论是寄托精神还是陶养性灵,都已成为当下最“时髦”的生活方式,碑帖藏品格调高雅,无论是传世善本还是复制级法帖,能够拥有一套碑帖成为了愈来愈多的文艺爱好者在新时代、新生活里的新兴趣和新追求。

安思远旧藏善本碑帖十一种

己亥岁杪,“安思远旧藏善本碑帖十一种”的藏家杨君浩然先生不欲私藏秘守,慨然应允,授权雅昌付梓出版。旧时文人用“秘玩”满足精神世界,成就自己。如今的藏家期望与世共享,成就时代,让从不轻传的秘籍普传,大家都可以做国宝的有缘人。传绝学、续文脉,此举功在当下,利在千秋。

这十一件珍贵拓本,依其题签分别为:

《宋拓十七帖》

《宋拓黄庭经》

《旧拓晋唐小楷》

《宋拓怀仁集圣教序》

《藏真千文》

《旧拓原石小字麻姑仙坛记》

《水拓瘗鹤铭》

《吴天玺纪功碑》

《曹全碑未断本》

《旧拓岐阳石鼓文精本》

《礼器碑》 (无题签,有王铎、吴之振等鉴藏印)

这十一件拓本中,有五件曾于上个世纪初经石印或珂罗版形式单独出版,书名分别为:

《匋斋藏瘗鹤铭两种合册》 (有正书局)

《海内初拓第一曹全碑》 (文明书局)

《衡山硃释宋拓十七帖》 (有正书局)

《宋拓黄庭经沈问卿旧藏》 (文明书局)

《蝯叟藏麻姑山仙坛记三本合装》 (有正书局)

《宋拓麻姑仙坛记三种·何子贞旧藏本》 (文明书局)

其最早者,距今也已经一百一十年。

百年的沉寂与等待,让今天的机缘更显可贵,这套法帖能够由雅昌文化集团携手山东人民出版社首次以复制级品质出版发行,更是时代所赐,期待新书上市之时,能与诸君共赏锦绣。

若你愿与它们“朝夕相对”,就收藏它们。

雅昌出版《安思远旧藏善本碑帖选》之《十七帖》

雅昌出版《安思远旧藏善本碑帖选》之《晋唐小楷》

雅昌出版《安思远旧藏善本碑帖选》之《礼器碑》

雅昌出版《安思远旧藏善本碑帖选》之《石鼓文》

安思远旧藏《十七帖》局部

安思远旧藏《石鼓文》局部

安思远旧藏《晋唐小楷》局部

安思远旧藏《礼器碑》局部

安思远旧藏《集王圣教序》局部

安思远旧藏《瘞鹤铭》局部

安思远旧藏《天发神谶碑》局部

《安思远旧藏善本碑帖选》系列

将于近期陆续发行

宝笈重光 敬请关注

···

下一期

请随我们一起

深入探寻

“安思远旧藏善本碑帖十一种”

的价值与魅力

(本文部分视频及图文来自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