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朱尚熹丨黄河文化·农耕文明2020首届中国•万荣黄河文化国际雕塑大展入选艺术

雕塑头条 2020-07-13 22:18:00

原标题:朱尚熹丨黄河文化·农耕文明2020首届中国•万荣黄河文化国际雕塑大展入选艺术

“黄河文化·农耕文明”2020中国•万荣首届黄河文化国际雕塑大展自今年4月20日开始面向国内外公开征稿以来,至6月10日截稿为止,共收到全球52个国家和地区的539名艺术家的1467件雕塑作品方案。其中外国艺术家141名415件方案,中国艺术家398名1052件雕塑作品方案。

艺委会专家从作品的视觉效果、艺术效果、造型效果以及最终落地实施后的现场效果,最终入选23件作品(其中中国20件、国外3件)。

雕塑头条将用若干期来详细介绍各位入选艺术家,本期介绍 雕塑家朱尚熹



入选方案《故国余音》朱尚熹

艺术家介绍

朱尚熹 Zhu Shangxi

1991年7月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研究生毕业,硕士学位;

1982年7月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装饰雕塑专业毕业;

1982年至1987年在四川省工艺美术研究所工作,工艺美术师;

1991年9月——2013年,在北京建筑艺术雕塑工厂研究室工作,一级美术师,雕塑研究室主任;

2017年至今,四川美术学院教授。其间,2014年9月教育部授予朱尚熹全国优秀教师荣誉称号;

2007年——2012担任中国工艺美术学会雕塑专业委员会主任。

现为:中国雕塑学会常务理事,中国城市雕塑家协会常务理事,全国城市雕塑艺术委员会委员,《雕塑》杂志主编。

数字雕塑简历

2013年,接触Sketch up,创作抽象雕塑,接触Sculptris 创作抽象与具象雕塑。

2014年2月,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首次发布系列数字雕塑作品,其中《莫言》于2018年参加了英国肖像雕塑家协会的年度展。

2014年下半年,根据青年雕塑家赵勇推荐,开始关注ZB,并根据数字雕塑家张盛的视频讲座学习zbrush.

2015年5月,数字肖像雕塑《冼星海》和《雷宜锌》参加英国肖像雕塑家协会举办的2015年度展。

2015年12月,数字雕塑作品《数维空间》系列(9件)参加2015太原国际雕塑双年展。

2015年,在中国雕塑学会主办的中国雕塑艺术论坛上作主题发言《数字网络时代对雕塑家的影响》。

2016年,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发布首次使用Zbrush进行的人物写生头像

2018年12月,《数字人体写生系列》(5件)参加“不同·2018中国大同雕塑双年展”。

2019年7月,在《雕塑》杂志主办的第21届中国雕塑论坛做主题发言《雕塑与科技——5G条件下的雕塑前景》。

2019年11月,在河北曲阳的数字雕塑高级研修班,首次做数字雕塑的人体写生教学。

2017——2020,在中央美术学院城市设计学院的“雕塑本体课程”教学中,将动手实体操作与数字建模相结合的方式进行教学。

2020年5月23日——30日,考察万荣,回京后使用Sketch up创作作品《故国余音》。

2020年,在雕塑家方昕的建议与指导下,开始购置设备,学习使用VR进行雕塑创作。

在数字化里嗨的必然与分寸

文/朱尚熹

5月23和24日随着考察万荣的艺术家们一道完成考察之后,回到北京,我迫不及待地使用3D软件开始创作了!想法一旦有了,就会马上动手,这是一种创作激情的趋势,不能克制。手上最方便的就是使用电脑软件进行三维建模。尤其是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疫情修炼,大家不约而同地认识到了数字手段的便捷和效率。数字雕塑进行到今天,对其质疑的同行们越来越少,不仅如此,我们越来越多的雕塑家都不同程度地依赖上了数字手段。咱们艺术家群体不跟上也不行啦!因为就在雕塑制作环节,企业们已经数字化了,我们再不数字化,那咱们的创作接口就有可能与已经数字化的雕塑制作对接不上了!这是很现实的问题,咱们且先不说理念落后和是是非非的大道理。

《第三次大战纪念碑》

就雕塑家的建模本身来讲,有时候不会比动手做一个实体模型快多少,但是,数字建模的最大优势就是,建模即是实施设计,建模就是完成。不存在还有以前那种初稿、中高,放大稿,一遍又一遍不停地放大流程。这,就是数字化的效率。

《生命的轨迹》高4米

得到《故国余音》的入选消息以后,我又花了一整天对原数字模型进行了进一步的深化,使其更具可操作性,甚至我还设计了作品基础的做法,等等,等等。从创作设计角度讲,我的工作就完成了85%,剩下的就是在施工时,去现场盯几天,就差不多了!

《生命的结构》高3.5米

从2013年我接触3D建模软件开始,我一直使用数字手段创作雕塑作品,具象的、抽象的都做。体会到了巨大的乐趣和效率,同时也体会到了数字语言的一些特点,这些特点是使用手做不到的。发现这些特点,并对其进行开拓性使用,就是我们所说的为雕塑注入数字化语言的营养,发现新的可能性。

《生命的形式系列》

我的数字雕塑创作中并不是一直在享受着100%的利好和欢乐,而是在做一定的批判性思考。 我的观点是,数字化将使我们无所不能,并不一定是好事。 看看那些动漫人士的 3D 建模角色,越来越繁琐,越来越洛可可,美其名曰是数字化语言。 我觉得那正是我们要格外警惕的地方。 数字时代,炫酷变得很容易,丰富变得没有门槛,繁琐将大行其道,这是最为值得警惕的情况。 在雕塑面前,我们可能还得回到雕塑本身。 回到我们的初心,而不是在软件里嗨得那样地彻底。

《生命的形式系列》

《生命的形式系列》

《生命的形式系列》

《生命的形式系列》

《生命的形式系列》

《生命的形式系列》

《生命的形式系列》

《生命的形式系列》

《生命之岛》高3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