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无缝应考、技术故障、公平性质疑…2020艺考太难了?

CCTV6电影频道 2020-07-15 21:52:00

原标题:无缝应考、技术故障、公平性质疑…2020艺考太难了?

过去一周,备受瞩目的全国高考终于落下帷幕。正当很多同学准备迎接假期、“放飞自我”的时候,2020届艺考生们的“终极决战”却刚刚打响。

受疫情影响,往年集中在2月份进行的艺术类院校招生考试被迫延期转到线上进行。考虑到表演、舞蹈、播音等专业的特殊性,北京电影学院、中央戏剧学院、中国传媒大学等院校在当时的考试方案中仍保留了部分线下校考计划,并将考试时间定在高考之后。

过往北电艺考现场(摄影/杨楠)

然而,北京的突发本土疫情,让可能涉及大范围考生人员流动的线下校考再次出现不确定性。6月底,上述几所高校陆续发布通知,原本保留校考的专业,全部改为线上完成。

此前北电线下艺考安排

考试方式调整,留给考生的准备时间也十分紧迫——以北京电影学院为例,表演专业的线上考试从7月10号18点正式开始,距离北京市高考最后一科考试结束仅1小时。

不仅如此,相较延续多年的校考流程,线上考试的内容和形式也都有变化,艺考生心里没底,对于高校来说同样是一种考验。随着线上艺考的推进,考试中出现的许多情况及问题引发了广泛关注和讨论。

网络上关于线上艺考展开讨论

7月14日,中国传媒大学曾发布一则说明,就校考复试过程中出现的平台偶发故障、考试失败等情况进行官方回应;而此前各高校考试方案发布时,也有很多考生及网友对线上考试难易程度、公平性提出质疑。

中国传媒大学情况说明

2020届艺考真的太难了?记者多方联系采访到考生和老师,听听他们怎么说。

高考艺考“无缝衔接”

考生担忧状态下滑压力大

关于高考与艺考“无缝衔接”这件事,小羚和小朱两位考生都深有感触:小羚在7月8日高考结束当天收到了北京电影学院“四试变三试”的最终通知,而小朱则在考试结束当天下午从安徽赶往西安,找到专业老师进行恢复练习。

北京电影学院“四试变三试”

“高考艺考连着考我是没有想到的。”小朱坦言。虽然对线上终试有很多好奇,但被迫拉长的数月的备考阵线还是给了她不小的压力:“最初害怕文化课和专业能否兼顾,这段时间会不会长胖(影响上镜);确定在高考之后(加之)调整到线上,又怕专业(水平)得不到充分恢复。”

复课后,小朱白天进行文化课学习,晚上放学后还要在宿舍练体能。周末假期,她还会找机会到当地的艺考培训机构练习舞蹈、声乐台词。有一段时间,小朱明显感觉到热情不如寒假前集训时那么高了,“好像有点傻愣愣的”。

小朱备考训练

小羚也有相同的困扰。尽管学习文化课时也会每天练声巩固专业,但线上考试安排出的又快又突然还是令她有点“崩溃”:“我第一个录制的考试是北电的考试视频,刚开始感觉状态没有之前好了。因为高考推迟加上艺考的不稳定性,导致我心理压力有点大。”

小羚备考训练

当其他高三学子在为高考结束庆祝时,小羚觉得自己的心情是“800米跑步还剩下50米冲刺的感觉”。

事实上,状态下滑成了这次艺考“超长待机”带给考生们的普遍影响。在我们对专业培训机构寰亚艺考负责人侯思哲进行采访时对方表示,下降主要表现在考生作品水平和个人状态两个方面。

专业老师嘱托考生积极备考

“三个月前(集训阶段),专业老师们已经把孩子们作品的细节落实好了,但之后由于没有继续(高强度)练习,整体的水准就会下降;再有就是人的状态,作为艺考生他们整个人状态要是积极的,包括肌肉的状态、稿件台词能力、声乐的高音气息等等,放了三个月,很多技术动作还能不能完成,都是现在亟需解决的问题。”

此外,侯老师也提到了高考前很多同学的体重问题:“没有很好控制的话,可能也会对(视频)上镜有一些影响。”不过让他感到欣慰的是,因为老师们备考阶段不间断的“嘱托提醒”,他所在机构的考生整体状态虽有所下滑,但仍在可控范围内。

小羚也在自己专业老师的鼓励下逐渐放下了心理压力:“老师说尽人事听天命,所以我就把这些当做动力,最后录视频的时候也感觉放开了,我想我尽全力了。”

考题“公开”、提前模考、技术故障…

线上艺考变简单还是更难了?

上文中提到,中国传媒大学在7月14日发布说明,就线上艺考过程中出现的诸多突发问题进行了回应。其中一个引发考生广泛关注的情况发生在该校表演和音乐剧专业网络考试期间:由于平台和网络技术问题,考生在考试完成后上传视频失败,导致考试材料缺失。尽管中传在通知表示“个别材料缺失,不会对总体考核造成影响”,但并不能打消大家的疑虑,还有部分考生更是直接因为该故障失去了考试机会。

小羚就是遭遇了技术故障的考生之一:“因为需要提交的内容很多,但最终上传的时候很多人都不成功,应该算是系统问题导致考试失败。”小羚坦言因为这样的原因失去一个机会真的很可惜,据她了解,报考音乐剧专业的考生遇到的问题更加严重,“十个人里有八个都提交不成功。”

小羚艺考情况

然而,在线上艺考正式开始前,这种形式还曾被一部分人认为降低了考试难度,甚至质疑有可能“放水”。但是作为“当局者”,小羚和小朱都并不这样认为。

相比考试失败的同学,成功提交了录制视频的小朱算是“幸运”,但是提到中传音乐剧的这场考试,她还是感觉有点可惜:“我一直觉得自己的声乐是强项,但是中传(音乐剧)这场考试中我发挥得并不是很好。”一部分原因,与线上线下考试的差别有关:“线上的考试注意力没有现场那么集中,而且线上考试的操作还是挺复杂的,会有一部分精力分在了如何正确操作软件上。”

小朱传媒报考信息

据了解,此次线上考试,各高校基本都要求全程“双机位”应考。虽然给考生操作带来了一定难度,但也确是尽可能保证考试公平、防止考试作弊的无奈之举,对此,考生们都表示理解。小朱和小羚都认为无论线上和线下考试,考察的都依然是考生自己的能力。

侯思哲老师则对各高校的监管机制表示信任:“相信根据这次考试,各高校还有主管部门都会做出相应的调整,进行监管。而且无论线上还是线下,还是一样由监考老师整体打分,所以我不担心这次考试(形式变化)会造成不公平。”

虽然形式改变提高了一定的“技术难度”,考核项目也有些调整,但结合各校考试方案,侯老师认为考试在内容上相对降低了一些难度:“因为很多内容可以提前做一些准备。比如北电的一项表演考试内容命题是《告别》,是单人小品,这个就给了考生和专业老师提前帮助准备的空间。”而目前,学生们给到侯思哲的积极反馈也印证了他的想法。

“前无古人”会否“后有来者”?

2020艺考会带来变局吗?

截至发稿时,多数高校的线上艺考复试、三试已经结束。如此独一无二的经历势必令所有2020届艺考生印象深刻。但就像毕业生们执着于穿上学士服那一刻的仪式感,多数参加艺考的同学也对错失线下艺考的机会感到小小的遗憾。

小朱和小羚都算是“考试型选手”。用手机在家完成考试虽然减少了舟车劳顿赶考的人力物力成本,但体验感和氛围还是差了不少。“说没有遗憾肯定是假的,我其实更喜欢线下,没有紧张的考场气氛,一个人的空间有点局限,而且(原本)还是想感受下考场的神仙考生们,从大家身上学点东西。”小羚说。

小羚艺考终试报考信息

小朱在南艺的线下考试中体验了难得的现场氛围:“我当然是认为线下考试更好啦,线下考试可以和考官面对面的交流,我比较喜欢通过眼神来表达自己的情绪变化。”此外,小朱也期待能在现场与同龄人们多多交流。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2020届的线上考试大概率将成为艺考历史上的一次“例外”。专业的特殊性,使得多数艺考科目在一段时期内无法转向线上。而作为相关行业从业者,侯思哲老师也认为艺考及培训,特别是表演类别并不适合线上模式:“艺术类教学不同于文化课,很多还要面对面的因材施教才效果更好,所以我们机构也暂时不会考虑大方向往线上转移。”但他也提到,未来一部分编导方向的机构或许会拓展教学模式。

据悉,各高校终试成绩将在7月20日前公布,这也将是艺考有史以来公布结果最快的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