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德劳内:立体中的抽象,块状中的色彩,时空中的瞬间

那特艺术学院 2020-07-17 10:16:00

原标题:德劳内:立体中的抽象,块状中的色彩,时空中的瞬间

罗伯特·德劳内(Robert Delaunay,1885-1941)出生于法国一个上流社会的家庭,父亲是乔治·德劳内,母亲是女伯爵贝莎·菲利丝·德·罗斯(Berthe Félicie de Rose)。

罗伯特·德劳内自画像 1906

从小,德劳内就时常跟着长辈们参观展览,耳濡目染之下对艺术产生了自然的亲切感。他虽生于上流阶层,却没有因为良好的教育环境而取得优秀的学业, 过,德劳内很有自己的想法:他要做一个画家。德劳内 对家人说出了自己的决定,进入在巴黎的一所美术学校学习装饰艺术。

在热情的加持之下,德劳内的天分很快展露。 对以装饰为目的的绘画兴趣寥寥, 对主动创造和研究绘画更感兴趣即便不是像毕加索一样十四、五岁就展现出的惊人的绘画技巧,德劳内在1904年,只有19岁的时候,有6作品被选入独立沙龙展,也就是那个曾让野兽派和立体派得名的系列展览。

有圆盘的风景 1906

脑袋里想法很多的德劳内自然不会满足这一点。他成长于法国现代艺术蓬勃发展的时期,艺术家们对创造新艺术的热情几乎史无前例,这正好符合德劳内的胃口。他欣赏后印象派,学习点彩派,向塞尚、马蒂斯汲取新艺术的营养,在毕加索和勃拉克创作了立体主义的作品之后,大块面的结构分析吸引了德劳内的视线,几何抽象的思维进入了德劳内的脑中。

埃菲尔铁塔 1911

德劳内几乎是最早开始创作抽象绘画的艺术家,晚期的纯粹抽象作品和主张如今被广泛认同。但实际上,德劳内在创作初始总喜欢从自己见到的环境入手,这点在他早期的作品中尤为明显。德劳内早先居住的地方有一个教堂,他经常出入那里。教堂内部经过镶嵌玻璃的折射和反射所产生的的魔幻的光线效果让德劳内印象深刻,当时他还在描绘具象实物的框架之中。在1909年的一幅《圣塞沃林教堂》里,他没有忘记细致地表现出教堂的拱券结构的阴影,表现出柱子的实体感,层层结构通向深处的玻璃窗,光线也由明到暗塑造出景深的空间。

圣塞沃林教堂 1909-1910

善于钻研的德劳内在完成这幅作品之后,并没有停止对这一景物的实验,直到1915年他在还用一模一样的参照物创作。同时我们也不得不承认,此时德劳内的画面已经改变了,拱柱的实体感已经消失变成了深浅色块的组合,只有大轮廓和光线的明暗被保留下来。

这六年的时间里,德劳内做了什么,致使作品的的样貌日渐改变?

德劳内受到立体主义的影响,对使用大块面的创作驾轻就熟。与立体派不同的是,德劳内不是用相近的色彩使体块统一、让色彩服从于形式,他更热爱纯粹色彩的感染力,他让形式服从于色彩,让色彩本身形成一种有序的规律和逻辑。所以,当早期立体主义在巴黎掀起浪潮的时候,他的块状就明显比毕加索和勃拉克的用色丰富绚丽。我们从他的《巴黎城》上看到了清晰的色彩对比,他的用色逻辑与点彩派的修拉共根同源——谢弗尔的色彩理论。

巴黎城 1912

《巴黎城》的色彩只是德劳内对色彩实验的小试牛刀,几乎在同一时期我们看到了他近乎完全抽象的“同时性的窗户”系列,三角形和方形不同色块的排列组合创造了一种纯粹的色彩美,若不是看到作品的名称,我们几乎无法辨别出画面所展示的是窗户的风景。尽管描绘的不是教堂里的窗户,德劳内却通过对色彩的“黄金分割”让作品本身具有一种韵律与和谐,同时性的窗户巧妙地展现出了光与色的和谐,被色彩赋予一种透明和晶莹感,让人不时回忆起教堂里玻璃花窗营造出的梦幻。

同时性的窗户 1912

在德劳内的创作过程来看,同时性的窗户系列还保留对物象的参考,他的很多作品都是以具象与抽象的共存来展现色彩和形式的魅力,这其中包括他不断表现的埃菲尔铁塔、日与月主题的许多作品。

埃菲尔铁塔 1926

同时对比:日与月 1912-13

在这些作品中,德劳内不断试验谢弗尔的色彩理论,最终将奥弗斯主义引向完全的抽象。 文学家纪尧姆·阿波利奈尔称德劳内他们的艺术为“俄耳甫斯主义”,也被称为“奥弗斯主义”。俄耳甫斯是希腊神话中阿波罗和缪斯女神的儿子,拥有与生俱来的艺术才能。神话人物的形象也隐喻着德劳内的艺术具有某种难以捉摸的神秘力量。阿波利奈尔说:艺术家不是用所见的现实而是用自己创造的元素来绘画……奥弗斯艺术家的作品在传达出毋庸置疑的美感同时,又有足够的深意和崇高感。日与月创作经验让德劳内对圆形的几何形状情有独钟,他晚期的完全抽象的创作中,圆形成为最重要的元素和表达色彩的媒介。在不同大小的圆形、圆环与色彩共舞时,画面仿佛能够转动起来,奏出美妙的音乐。

圆形 1930

德劳内认为:自然中弥漫着种种韵律,艺术如果要说模仿,就应该模仿这些韵律而不是可视现实的物体。因为绘画的本质终究是由色彩、线条、形式来完成的新的形象现实,只要能够创作美的形式意味,任何手段和语言的使用都是合理的和具有审美集及价值的。(吕澎《视觉的震撼-西方现代绘画简史》)

而德劳内这些对艺术和艺术语言独立性的意识,启发了未来主义对强烈色彩的纳入、马列维奇的艺术至上概念,以及康定斯基和蒙德里安在抽象主义中的音乐与节奏感的探索。

无尽的节奏-生活的快乐 1930

德劳内在1910年代开始研究谢弗尔色彩的时候,遇见了美丽又有才气的索菲亚·特克,一个来自乌克兰的女画家。他们很快在艺术创作和精神感情上取得默契,惺惺相惜——他们结婚了,二人一起开始了对几何形色彩的探索之路。在1941年德劳内去世后,成为索尼娅·德劳内的她继续在色块的美学上进行实验,把奥弗斯主义的色彩用于服装、装饰、综合材料艺术之中,为抽象艺术与生活搭建起一座桥梁。

索尼亚·特克Sonia Terk/索菲亚·德劳内 (1885-1979)

本周六(7月18日)晚上8:00,吕澎老师将为我们讲述抽象艺术的历史:从绘画已死到抽象新生的飞跃。让绘画归零的至上主义、蒙德里安抽象立体的树、现代乔托的视觉音乐—康定斯基,都将在系列直播《视觉的震撼——西方现代绘画的观念与语言》第6课【上帝的形式】为你呈现。

上下滑动,观看课程大纲

399元购买直播专栏可享受8大福利

本直播专栏可单节购买,39.9元/节

单节购买用户不享受专栏购买的8大福利

购买直播课可观看回放

想了解更多内容,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直达课程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