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论黄美尧陶瓷艺术的学术价值

海度艺术 2020-07-17 12:03:00

原标题:论黄美尧陶瓷艺术的学术价值

上一篇我们谈了黄美尧陶瓷艺术的学术地位,是纵观陶瓷艺术发展史,来看黄美尧超越前人、引领后人的开创与创新。今天我们说黄美尧的学术价值,主要从作品本身的意境、气韵、思想、表现等几个层面来分析黄美尧陶瓷的独到和创新之处。

意境

没见过黄美尧陶瓷作品的人,或许会认为,陶瓷的意境只能在王锡良的奇山怪石中,在张松茂的茂密丛林中,在李小聪的轻盈自如中才可以体现。但当你看到黄美尧的陶瓷作品时,便会感受到,何为大山大水陶瓷绘画的意境。

《高峰秀岭云气浓》新彩+粉彩 2017年

山风吹来,万山回谷,空灵千里

飞鸟经过,群林齐首,劲风万动

小桥流水,风吹雨淋,伊人来过

急流飘云,花香草甜,仙神共醉

鲲鹏大鸟,历经万里,低头停翅

四海苍龙,云游五洲,藏身其中

圣贤高仕,诗情才意,不吝赞美

农夫隐人,采菊种田,传代万年

此景、此情、此境、此意

无人不低语

无人不停留

瑶池、天河也得让贤

仙洞福地,流传的是一缕灵气

佛门圣境,传颂的是万世佛法

竹林书院,聆听的是孔庄礼法

世外桃源,沉醉的是归隐梦境

这就是黄美尧的山水,一种你只能用诗歌才能表达的意境。而这种意境,就是你第一眼所看到的,也是最后一眼所停留的,是一眼就能看明白的,又是眼睛所看不懂的,是黄美尧作品中与生俱来的气质。

气韵

气韵生动,只是简单地描述,却并不能道尽黄美尧陶瓷的灵性与生动。有些作品仙气缥缈,犹如白龙游走于山水间,缠绕于瓷瓶之间,久久不会散去;有些作品佛光万丈,风吹不散、雨淋不湿,留下的唯有顿悟通达后的空净;有些作品诗情画意,似有圣贤在此吟诗作赋、对景抒怀;有些作品则是小桥流水,炊烟袅袅,让你感受到人间烟火气,最扶凡人心。

《白云高卧听远风》新彩+粉彩瓷瓶 2016年

黄美尧的山水陶瓷作品,一景一气,都是生机,都是灵气、仙气、书香气,禅机无限。你可以理解这是作品的气韵,而我更愿意理解为,这才是自然的生命,山水的灵魂、人文的精神。

黄美尧作品所蕴含的气韵,更是一种能量,在雾霾笼罩的天气里,对着黄美尧的作品,畅快地深吸一口气,定会感觉神清气爽、沁人心脾;在疫情笼罩的日子,躲进黄美尧的作品中,会感受到身心的放松、内心的宁静;情绪低落时,面对大山大水的壮阔,感受豁然开朗。迷茫时,于山水之间感受自然、感悟人生。

思想

思想不是表现,而是表现过程中的思想流入。

陶瓷艺术的思想只有在近代作品中才能看到。官窑瓷是完成宫廷要求的形式和礼制,没有流入工匠的思想;传统大师瓷,更多表现的是民俗文化与吉祥寓意。真正融入艺术家的思想及文人内涵的艺术品,更多是在国画中才会出现,而在陶瓷作品中却很少。

《静观山河妙》 青花瓷瓶 2013年

然而这种现象自黄美尧到景德镇之后就打破了,今天我们能看到陶瓷艺术更具思想性,更有深度,与黄美尧等一批当年景德镇陶瓷学院的老教授的努力是分不开的。

更可贵的是,黄美尧的作品没有刻意表达思想,但思想又无处不在。正如中国的名山大川,之所以闻名遐迩,不仅是因为山水的俊美,更是因为其中蕴含的文化,每一座名山,都是一个文化的长廊。

《德厚山河新》 新彩瓷瓶 2010年

同样,黄美尧的任何一幅作品,都是一种文化思想的象征。四季山青玉峰清明、德厚山河新、山河有道惟存厚、观山能见道、涵谷关外几度秋、层峰连天胜景情深、声闻九天、青山走泉游白云、万里疏林留天青、大千气象江山明、青山存深意江海供见游,每一件作品都是思想的画卷,更是文化的诗篇。

《青山存深意-江海供见游》新彩+粉彩瓷瓶 2014年

表现

艺术作品的表现方法,往往是一个艺术家思想与经验的直接体现,一切的过程都在表现中真实显露,来不得一点虚假。黄美尧在艺术理论上不断思考,并不断实现在作品表现中,以求思想和表现的同步。

1.技法

黄美尧把国画的泼墨泼彩带到了陶瓷上,以“泼”的方式解决了作品造型问题、质感问题。超越以前的“先线后面”的造型技法和“先勾形,再填色”的质感表现技法,一改景德镇几百年的传统绘画方法,把陶瓷的表现技法带入更丰富的境界。

《明志见心事-山头望白云》新彩+粉彩瓷瓶 2011年

如今景德镇陶瓷的表现技法已经是百花齐放,各显神通,这都得益于黄美尧当年的超越。而在黄美尧之前,景德镇陶瓷只能严格按师傅传授的方法表现,是不敢在技法上有过多突破的。

2.构图

珠山八友的陶瓷绘画,是把立体的瓶子展开来看,视作一张二维平面的纸来画,无法将画连起来,因此只能画半边,另外半边留白或题字。黄美尧则是把瓶子当一个立体的山来画,山随瓶转、水随瓶转,通体是山是水,没有一处空白、更没有一处缺失。

《四季山青-玉峰清明》 新彩+粉彩瓷瓶 2016年

欣赏他的瓷瓶时,你可以将自己置身画中,你会发现自己不是看画,而是在立体的山峦中攀爬,在山水中穿行,爬到哪个高度都是山,走到哪个角度都是景。当你走近时,平视是山,左右是山,远处是山,俯视是山,仰视还是山,无穷无尽,回味无穷。

《贵和》 青花斗彩瓷瓶 2008年

而他的花鸟也是以立体的瓶身为载体,让花草缠绕着瓶身生长,花草与瓶身融于一体。与珠山八友将瓶看作平面的纸,“瓶是瓶,画是画,只画局部”截然不同。

3.留白

官窑瓷是满瓶或满板构图,以装饰图案充满画面,尤其是清代作品以画满为美。珠山八友时代,是借鉴了国画“大留白”的构图方式,在画面中只画局部,大面积的留白,这种方式在平面上看可以体现一种简洁和雅致,但在立体的瓷瓶上,就会显得画面不够丰富饱满。

《观山能见道》 新彩+粉彩瓷瓶 2011年

黄美尧陶瓷的构图方式则与上述两种完全不同。与其国画的“满纸构图”一样,黄美尧的瓷瓶采用“满瓶构图”。先在满瓶中进行泼彩,在彩流淌过程中,以自然的方式找到山水的结构与层次。然后再用擦除的方式,擦出天、云、水、雾等元素,擦除的部分也就成了留白。

《清韵》 釉里红瓷瓶 2009年

在表现花鸟陶瓷的时,黄美尧让花草树木围瓶生长,在花木上、下、左、右、前、后的空间中形成留白,让花木更显立体、灵动。旋转瓷瓶,看到的每一处都内容都很丰富,每个角度都充满生机。

4.色彩

最早的陶瓷以单色为主,没有绘画,后来有了青花的绘画装饰色,从此开始了陶瓷的绘画装饰法。后来又出现了两色的青花釉里红,五色的古彩,多色的粉彩和珐琅彩,还有从国外传来了“洋彩”,也就是我们现在说的“新彩”,随着陶瓷绘画的发展,色彩越来越丰富。

但在陶瓷色彩的表现上,更多是单色的,极少出现复色,即使是陶瓷最辉煌的清三代也是如此。一直到新中国成立之后,景德镇陶瓷在色彩上还是延续了清三代的风格,单色表现,没能在色彩上有所进步。

《云山万里峰前合》 新彩瓷瓶 2011年

黄美尧从开始在陶瓷上绘画,就直接将国画与油画的复色运用到陶瓷上,并且将阳光色、调配色、灰色调、高级灰等诸多现代艺术的色彩也带到了陶瓷上,黄美尧让陶瓷绘画有了更丰富多变的色彩表现方式,这些创新表现,也一直影响着景德镇60年来陶瓷绘画的色彩表现。

《云外关山映流霞》新彩+粉彩瓷瓶 2011年

黄美尧的山水绘画主色调是青绿色,也就是蓝色调、绿色调为主,但他的青绿色调又与传统的青绿山水完全不同,传统的青绿山水是单色的,二维的,而黄美尧的青绿是复色的、灰色调的、三维的,更能体现中国文人画的雅韵。

5.笔墨

笔墨本是国画的用词,在陶瓷上历来只有笔,没有墨。传统的陶瓷绘画大师只是经笔画线,以线造型的人,色彩及质感则是由其他人完成的工作,从而形成一条工序化生产线。

陶瓷绘画的笔墨一体是黄美尧带到景德镇的,他从不让其他人上色彩,线和色都是自己完成,他还不断超越,最终把线也丢弃了,直接用色彩创作,创立自己的陶瓷“泼写彩”绘画体系。

《青山冥迷自远近 高峰临水情更亲》新彩+粉彩瓷板 2014年

先说线,传统陶瓷绘画的线是勾型,并不是造型,是国画白描的方式。黄美尧最初也会先用线,但他是用线造型,而不是勾型。造型是西方艺术的思维,是形成立体三维构成,而不是平面的轮廓。

黄美尧将西方的造型思维带到了陶瓷中,以线造型,让山水、花鸟更立体、生动。黄美尧为了表现画面更自然,更一气呵成,因此尽量少用线甚至不用线,但其实他的线条功底很深,线条的表现也很有魅力,如果看过他的花鸟作品就会明白,他线条的能力绝不输给国画界的任何大师。

《高洁》青花斗彩镶器 2010年

再说墨,中国画讲究墨分五色,浓淡层次变化无穷。陶瓷其实也一直在追求色彩的丰富变化,但因为传统陶瓷绘画上色彩与绘画者往往不是同一个人,并且往往以单色表现,色彩的变化与层次还是不如国画。

黄美尧到了景德镇以后,在墨的表现上下了最大的功夫,他把国画的墨彩方法直接带到了陶瓷上,用墨彩与白色和其他不同的色彩进行调配,直接泼、洒、染、涂、喷到陶瓷上,形成了色彩和层次的丰富变化,并最终实现以墨和彩直接造型。尤其在他的山水陶瓷中,线的运用越来越少,越来越不明显,更追求一种墨彩的韵律和自然的氛围。

《山具长生态》 新彩+粉彩瓷瓶 2014年

6.诗书画印

画,前面介绍过,黄美尧一改“以线画形,他人填色”的传统,实现“线、色一人完成,笔、墨、彩一体”的绘画方式,将陶瓷绘画创作,从工艺制作提升至艺术创作的高度;将国画的大山大水完全表现到陶瓷上,将陶瓷绘画的题材,从装饰民俗提升到文人画的高度与境界;将西方的复色调和国画的墨分五色带到陶瓷绘画上,让陶瓷的色彩,从单色调提升到更丰富多变的境界。从而形成自己独创的陶瓷绘画体系,成为一代陶瓷绘画宗师、一代陶瓷绘画教父。

《灵秀山川》 粉彩瓷盘 2014年

书法,是所有中国绘画的基本功,黄美尧从6岁开始学书法,打下了扎实的基础。这一点景德镇的老师都做到了,也都从小是学习法,尤其是张松茂的书法可谓是景德镇的标杆。

《南山青 万里江天明》 粉彩瓷瓶 2012年

诗,却是创作者的文化内涵所在,景德镇传统大师的诗、词、题款大多是抄古人的名句,黄美尧则全部是自己的原创,他从不题别人的诗词。另外他的诗词水平还很高,立意很深,这与他深厚的文化修为有关,更与他在国画上的造诣有关。

《新风古意》青花釉里红瓷瓶 2011年

印,景德镇的习惯都是画印,不是盖印,因为陶瓷无法盖印。黄美尧在国画上有三十几方印,在陶瓷上也同样是画印,不用刻章,更是信手拈来,根据不同的画面、不同的意境,画不同的印。

以上就是对黄美尧陶瓷艺术的学术价值的梳理和总结,希望对大家日后欣赏黄美尧的陶瓷作品有所帮助。

《青山走泉游白云》 新彩+粉彩瓷板 2014年

熟悉海度的朋友都知道,海度从成立至今一直非常看重艺术家的学术价值。这是因为,当一件艺术作品经历时间的沉淀,褪去艺术家身份的光环,能永久留在作品本身的,唯有学术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