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世纪末的面孔:“面有菜色的女人”

孔夫子旧书网 2020-07-18 13:53:00

原标题:世纪末的面孔:“面有菜色的女人”

作者 | Annarts(孔网店铺:Annarts的书摊)

来源 | 孔夫子旧书网App动态

Alexej von Jawlensky作品引发的思考 番外篇——世纪末的面孔:

“面有菜色的女人”是现代生活(Modernists)特有的容貌,疲惫的脸庞在令人欣喜的新发明—工业电灯的光晕下被隐藏,却又被艺术家无情地放大了其中的彷徨与焦虑。由Alexej von Jawlensky作品回溯到德加(Edgar Degas)、梵高(Vincent van Gogh)......这其中最为突出的“病态表现”当属劳特累克(Henri de Toulouse-Lautrec),极具表现i性的粗旷笔触下的黄、蓝、绿色调的肖像,在画面却调和出惊人和谐的效果以及与符合时代主题的节奏。

在这样一种以「酒吧/ 咖啡馆/ 剧院」为背景下,映射出的“强物质属性”的灯光,是工业社会以来被资本主义精心设计过的一套「工作-娱乐(消费)-工作」的生命政治的庞大命题中的一部分,得以让现代人在人工制造的夜生活中享受片刻的欢愉。精致的酒精饮料与白天看起来过度浮夸的妆容,在这暧昧的灯光下与空间发酵出了现代主义之后“最伟大的多巴胺效应”。哦!有趣的谈话为什么总是发生在夜里!而它又在暗示着人们明日的朝阳将会格外痛苦。进入现代生活的人类,以非匀速的工业化效率退化了作为动物的原始属性,朝向“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在加速前进,最普遍的标志是越来越难以忍受的光合作用以及室外“非恒温恒湿”的天气。

从古典时代的「神的光芒」,到巴比松和印象主义的「写生派天光」”,再到世纪末的「面有菜色」,艺术家笔下的肖像在不断改变。在作品被认为是艺术性写实的语境中,我们相信写实与现实的差异存在于私有情感的表现性与社会审美意识变化的作用中。

然而如今看来,我们的容貌确实在物理层面上发生了改变。比如现在的演员演年代剧,除去服化道的因素,总是显有违和感;比如为什么俊男美女总是在同一个时代里撮堆而出,然后如灭绝了一般再难寻踪迹;为什么老照片里的七大姑八大姨都长的像革命海报里的女英雄,但是现在满大街也找不出一个五朵金花?从拉斐尔的圣母到莫迪里阿尼的女子,仿佛在每个大家族的历史相册里都可以找到对应的写照。

一个世纪以来人类与图像仿佛超越了人-物的主权关系,而逐渐被图像物化。当代(Contemporary

),活在电子屏幕前的容颜,以更加失控的速度被虚拟和像素化,直至有一天,”我究竟长什么样”成为一个新的命题。我们困扰、迷惑和讨论着,最后,那个活在云端的“我”,连我自己都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