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龚贤积墨山水形成的风格特点

中国画 2020-07-17 20:06:00

原标题:龚贤积墨山水形成的风格特点

龚贤,明末清初山水画坛上一个成就卓著的画家,创作出了前代任何山水画家都不曾有过的苍黑、深沉、丰郁而富有奇趣的画作,特别是他的晚期“黑龚”作品,让人感觉到他宁静淡泊,致高致远的人格,以及浑沦苍润的美学思想,拓展了明清山水画的独特之精神境界,实现了精神与自然山川的和谐统一。龚贤擅长积墨画法,善用多层次的积墨,深沉雄厚,强烈明净,有力的塑造着山水形象和气氛,增强了艺术魅力,传世代表作有《千岩万壑图》、《木叶丹黄图》、《夏山过雨图》等。他所创作的许多绘画作品,不仅在当时,即使在今天看来也颇觉新颖别致,那种古意出尘的笔墨风格之美穿透心灵,在我国古代画家中是十分罕见的。

一、龚贤山水画笔墨风格的特点

龚贤山水画笔墨风格苍黑深沉,这与龚贤的用笔用墨手法有关,特别是墨法的运用,龚贤尤其擅长于积墨作画。

所谓 积墨,就是墨色的积累层叠、遍遍渍染、层积而厚。龚贤积墨法最大的特点是层层积染,总是前一遍干至七八分后再积下一遍。积墨时笔与笔之间要留出空隙,第二遍第三遍积染时,增加其厚度、华滋感,使之浓郁苍秀,直到积染七八次、十余次,愈积愈厚,所以不能用湿墨,湿墨易死,如果着几遍湿墨,不但不能浓郁苍秀,不能显示山石的体积感,恐怕只剩下一片黑纸了。龚贤的画不用湿墨皴擦,而是最后用淡湿墨渲染,要不急不躁,一笔一层,慢慢的渐次增加,先干后湿,才能有墨色润泽透亮,丰厚华滋的明暗效果。他的积墨画风的苍沉独特,深邃幽黑。

(一)画面富有光感。

龚贤的画作中,用“积墨法”表现碎石的结构,石的下部十分的浓黑,渐上渐亮,光感十分强烈,而上面的一块石头仍然是下部浓黑,上部亮,石

头鲜润而有透明感,明暗对比强烈,极富光感。龚贤画树,也和山石配合得很好,画山石用干笔反复皴染,画树干则很少皴擦或完全不皴擦,更不渲染,仅以湿笔、中锋直勾。往往一片浓黑的石头中突出几株白色的树干,或在一片浓黑的树叶中包围白色的树干。淡色的山石中又画浓黑的树叶,从而形成黑白鲜明的对比,墨色的加深,发展了“亮”墨,建立了富有明亮光感的画面,这一点是他对中国画做出的独特贡献。

(二)求润不求湿。

龚贤用墨特有讲究,能“润”而不“湿”,所以论者云:“半千之所以独有千古更在墨。”龚贤作画以用墨为主,他用墨能做到老、鲜、秀、润。“润”与“湿”不同,其两者之别在于润墨鲜亮有光泽,有生意,能表现大自然的生命感,使能“望之有秀色,一望之若有五色”。

(三)层次感明显。

龚贤的积墨山水画力求明暗,但他和西画的那种明暗表现是不同的。中国画论阴阳、虚实、明暗,与西画论明暗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中国画的阴阳解决的是局部立体结构与层次的关系。龚贤画树、画山均分层次,对于空间的远近,他就在层次的表现中给以解决。对于树的画法,龚贤在他的课徒画稿中,作了详细的讲解。他也谈到如何点叶,以及点一遍、两遍、三遍、五遍以至七遍的办法,他所阐述的这些办法,目的都是使画面加强层次与整体感。从而给人在视线上以舒展的余地,这些余地,也就是画面上的一种空灵感。

(四)水的灵活运用。

龚贤的山水画中十分讲究水的灵活运用。龚贤的山水画满纸云烟,除了他的善用墨外,如果不善用水。不可能画出这样动人的云烟、宿雨和岚气。龚贤在皴擦绘画时,重润而反对湿,这不等于他在绘画上排除用水。龚贤的所谓“湿”是与“润”相比较而言的,如谓皴染应该润,“润”过了分,即超过了润度而成为具有湿度的“死墨”。龚贤铺水,胆大心细,不但铺于画身正面,而且还把画身反过来加墨水,这样增加墨的通透性,使得画面幽深润透。

二、龚贤山水画笔墨风格的形成过程

龚贤一生的绘画可划分为三个阶段:早期为30岁之前,是习作阶段,尚无风格;前期为30岁到38岁,简笔勾勒的“白龚”,画风已趋形成;后期为38岁至40岁前后,继续完善简笔画风,同时尝试多遍皴擦点染的繁复画法,最终形成苍润、浑沦的“黑龚”画风。龚贤前期的绘画趋向于简笔山水画风。《墨笔山水图册》是龚贤早期所作,此画以高远叠嶂法作,崇山峻岭,林屋飞瀑,气象宏伟。从画法上看,该图着重山形外轮廓的勾勒,线条圆转具有韧性,富有变化,整幅画面处于灰白调子,“白龚”风格已略见一二。

《自藏山水图轴》此画山石脉络清晰,给人一种明朗雅秀而苍茫浑穆的气息,其对笔墨的重视,远在丘壑之上。画上关于气韵、笔墨、丘壑的论述,正反映了他这一阶段的追求,这幅画可以作为龚贤早期绘画风貌初步形成的标志。龚贤前期的绘画作品走的是极简的一路,简指的不是构图简,而是用笔简练,简到画面上只有一些线条,再略施皴擦点染,全画似以轮廓见长,这种风格的作品直至晚年偶尔也作。“白龚”风格作品下笔润厚而多带波动松灵,墨亦偏于润泽,已经相当完美。无论是用笔用墨,章法布局,意境传达或风格确立都是比较成熟了。“白龚”风格的作品更倾向于对“笔”的研究,这类作品,笔线外露,一览无余,为以后更好地向用“墨”的“黑龚”转型做了充分准备。中晚期绘画完善了早期“白龚”的绘画风格,龚贤开始了最需积累、最花功夫的选题——“墨”的意境。

中国画的笔墨,并不是单纯的技法,而是一种境界,它具备独立的生命,所以任何成熟的笔墨,都可以让我们看到画家笔墨的传承渊源和学识的背景,以及个人的性格气质、襟怀情趣、艺术追求和审美倾向等。没有成熟的笔墨,就谈不上气韵生动,再好的章法结构也无济于事。由此看来,龚贤选择的道路,正是其山水画笔墨风格得以成熟的必由之路——向“黑龚”山水画笔墨风格的精进。

“黑龚”山水画是用积墨法画成的,其画面丰厚华滋,繁密浓重,幽然雄浑,苍厚润泽,开始出现一种浑茫茫的天地浑然之气。这个时期龚贤存世的山水画颇多,有《重山烟雨图》,《秋溪书屋图》,《秋拂高楼图》。龚贤“黑龚”墨法的确立,是对水墨互化、明暗藏显的独到认识,体现了他对画面黑白明晦的敏感。他的山水画由简到繁、由白到黑,从历历分明到浑沦神秘、深不可测,经历了长期艰苦的探索过程而形成的。龚贤在传统的黑白基础之上,提升了包含着一种变化丰富而神秘微妙的灰色层的黑与白,这种灰色是用墨的深浅和积染的次数决定的,比如龚贤画一块石头,“上白下黑”,石块下端经过多次积染,墨色浓黑,渐次往上积染的次数减少而渐白,黑与白之间形成了丰富的灰色领域,灰色便增加了敦实的体积感,更具有外光照耀下的真实光感,使石块看来有玉的温润、柔美。(文/夏万杰)

图文来源于网络,如侵则删。

收 藏 报

ID:shouc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