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裴开元《敦煌之梦》系列之三

文化艺术导航 2020-07-18 10:00:00

原标题:裴开元《敦煌之梦》系列之三

艺术简介

裴开元,江苏省泗阳县人。先后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美术系中国画专业和中央美术学院访问学者班。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央国家机关美协常务理事;空军美术书法研究院创作员;中央文史馆画院研究员;东北师大、吉林艺术学院、山东大学艺术学院(威海)、海南大学艺术学院、衡阳师范学院客座教授,中国人民大学名家工作室导师。

大器晚成与出名要趁早

英雄不问出处,即便是安徒生家的那群丑小鸭也有着做白天鹅的梦想。艺术家自始就要违背牛顿定律挣脱地球的引力和群体的制约去不断攀高向上和特立独行的:就是要做人间的凤凰,也不论这凤凰的前身是乌鸦还是麻雀,我们只要快乐而认真地做好自己,相信总有一天在不争不抢中会有百鸟来朝贺。中国文化中极为推崇“老”的概念,即便他(她)的生理年龄并不老。如,文坛领袖级别的叫“泰斗”,艺术家的成熟期叫”炉火纯青”,”人书俱老”,说老中医如何厉害是”姜还是老得辣”,武术界资深者曰”一代宗师”,戏曲演出时也要把德高望重的大家放到最后出场,叫”压轴大戏”。姜太公八十岁才正式出山从政,同时代的人哪里是他的对手;刘邦四十多岁方才入道、又善于网罗如张良萧何韩信陈平一帮谋事能臣去对阵尽管也有亚父范增辅佐但却刚愎自用的、二十多岁便自称西楚霸王的项羽,结果是项羽兵败自刎还搭上了虞姬。

中国人历史上就讲究留后路退路,留后劲为厚积薄发,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些处事哲学和方式开始就在示弱多少有些阴柔与欧洲文化中不讲究留退路的阳刚、率直方式有巨大差异。中国古代集大成的思想,就是老庄的“道”和孔孟的“儒”,大多数是讲“伦理”和顺从天地、权威,还有就是各种谋略、兵法,属于阴谋诡计之列。有少不看水浒(会冲动造反杀人),老不看三国(会更阴险狡诈)之说,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同样的蓝天白云,同样的五谷杂粮土豆地瓜,加上些走兽飞禽,滋养的族群却有天壤之别,如白种人黑种人黄种等,本质表现在思维能力上的差异,例如以地中海,两河流域,黄河长江流域,埃及和印度等为代表的史前文明的启蒙远早于其它地区。

或许我们会庆幸没有生在非洲,或许也遗憾没有长在欧洲,当然更庆幸不会如南朝新安王~十岁的刘子鸾死期将至时的哀叹:愿来世不复生于帝王家!我们开始从《动物世界》了解的非洲是原始、狂野的蛮荒大陆,看起来奇妙、好玩,据说有八百多种语言却没有一种成熟的文字,从没有建过二层楼房,尤其是砖石结构的居所,也没有建过桥,人类所有的发明创造如诺贝尔奖等都与纯种的非洲大陆无关,有的只能是自十五世纪后陆续被欧洲白人的殖民统治或者大量贩卖到欧洲美洲的奴隶。自然风光美丽却永远不是主人,只会是欧洲强盗刀俎下的有机物而已。这样的活法与时代变迁脱节,生存都艰难,谈何成器、厚积薄发。人要养浩然之气,但鸡鸭鹅牛羊早晚是进大锅炖上餐桌的,可天鹅雄鹰在天上飞,是保护动物,这不是差距,是命定。蜜蜂和苍蝇差别不大,但命运差别巨大。小到大是物理变化,但思想却是化学变化。艺术家如果天分高或许有早熟的童年,中国画家大多是大器晚成,因为有诸多画外功夫要经年去修行,跨越不了。假如能出名早,除了天赋异禀外,还有更多的名利驱使。出名的早与晚,本质上都没什么不好。

▲裴开元《敦煌之梦》系列之一

▲裴开元《敦煌之梦》系列之二

▲裴开元《敦煌之梦》系列之三

▲裴开元《敦煌之梦》系列之四

▲裴开元《敦煌之梦》系列之五

▲裴开元《敦煌之梦》系列之六

▲裴开元《敦煌之梦》系列之七

▲裴开元《敦煌之梦》系列之八

▲裴开元《敦煌之梦》系列之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