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老酒情缘 ——记著名老酒收藏家宋连进先生

中国法治周刊 2020-07-21 22:46:00

原标题:老酒情缘 ——记著名老酒收藏家宋连进先生

宋连进,生于1973年,河北省东光县人,沧州市老酒收藏协会会员,老酒鉴定专家,老酒品种量最大藏家,老酒文化研究与传播者。病退前任北京市昌平区公安局保安服务有限公司第八大队大队长,现兼任东光县找王镇宋井村村委会主任。

自2008年涉足老酒收藏,一发而不可收,可谓如醉如痴。在身罹患重病期间,建造了自己的老酒私人收藏馆。而今,从重症中走出来的他,正在筹建河北第一家非国有老酒博物馆。

老酒情缘——记著名老酒收藏家宋连进先生(林永香)

在当今人们热衷于各种收藏的潮流中,涉足和了解老酒收藏价值的人并不多。但是,在东光,宋连进却在全国的老酒收藏界鹤立鸡群。2008年开始涉足并钟情于老酒的收藏,如今,他已经收藏老酒近7000种,多达2万瓶。他不仅收藏老酒,也是一位老酒文化的传播者,在多年的老酒文化实践中,成为了老酒文化的鉴定专家。

在东光县城东五六公里的找王镇宋井村,村西头有一座别样的四合院落,便是宋连进的家。四合院的西边是一座新建的新式仿古建筑,便是宋连进的老酒收藏馆。走进这里,扑面而来的是并不浓烈的酒香味儿,林林总总的老酒呈现眼前,看起来颇为壮观。置身于此,空气里随处飘着酒香,透过泛黄酒瓶似乎能够洞察到全国各地的酿酒历史和人文风情。

宋连进介绍,收藏馆里的每一瓶老酒都是唯一的,也都是有着年份和故事的;从建国初期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全国17大名酒、53优到各省优名酒,可谓应有尽有;有的已经成为孤品,是无法用价格来衡量的。

结缘老酒,源于一次偶然

“和老酒打交道,纯属偶然。”谈起和老酒的缘分,宋连进连他自己都感到意外。 2008年奥运会安保工作结束,极度疲惫、接近虚脱、大半年没回家的宋连进一进家门,就喊着爱人:

“媳妇,弄两个菜,我要喝点!”

一边努力大声嚷着,一边来到自己放酒的地下储藏间。

“当时,就感到一下子全身倦意全消,精神头也来了……”宋连进回忆说。

当宋连进看到自己的储藏间里琳琅满目的酒,一下子惊呆了。拿拿这个,看看那个,忽然就有了一种爱不释手的感觉。

从做保安工作十几年来,每每逢年过节,或者手下弟兄回家探亲,或者逢同事结婚添丁等喜事,总少不了有人给送来各种各样的酒。一来二去,积年累月,竟没想到自己攒了这么多的好酒。

接下来的日子,又赶上中央电视台报道老酒收藏的新闻和故事,宋连进茅塞顿开,一下子被老酒“醉”倒了。

通过看书、看电视,与藏友学习请教,与老酒收藏爱好者切磋交流,对老酒收藏逐渐痴迷的宋连进,从一个初学者慢慢成为老酒鉴定专家,从一个收藏爱好者成为全国老酒品种最大藏家,也成为老酒文化的研究与传播者。

1973年,宋连进出生于河北省东光县找王镇宋井村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初中肄业后,不甘人后的他来到北京做了一名保安。

“小时候,我们家在村里是最穷的。”宋连进回忆说。

宋连进有两个姐姐,在家里他是最小的。父母都多少有些文化,母亲在村里教书,父亲却因为那个时代的家庭背景,当兵复员后没能安排正式工作,却打了一辈子的工。

“因为我们家没有男劳力,也就没有瓦厂副业,所以当时家里的条件比较艰苦。”

宋井村的瓦厂是十里八村乃至全县出了名的。人民公社后,当时镇上的两个瓦厂都是宋井村人干的;改革开放后,宋井村大大小小几十户人家,几乎没有不开瓦厂的,这也成为全村人发家致富最原始的基础产业。

初中还没毕业,宋连进就辍学了。正赶上全县农技推广服务站在乡里搞“静电喷雾集中打药”试点,每个月一百多块钱的工资,宋连进背起了“药桶子”。

日复一日的辛勤劳作,催熟着宋连进那颗稚嫩的心灵。生性好强的宋连进,看着乡亲们开瓦厂、一个个家庭生活日渐富足,而自己依靠每月这点微薄的工资,何时才能发家、致富?

机遇只垂青那些懂得怎样追求它的人。

1991年春节过后,不甘人后的宋连进毅然决定跟随邻村的朋友来到北京朝阳分局保安公司(现北京市保安服务总公司朝阳分公司)做了一名保安。也正是这个偶然的机会和抉择,恰恰改变了他的人生。

做保安,且不说工作之艰辛与安危,就单单训练也是常人难以坚持下来的。邻村同去的朋友一个个都回来了,可宋连进却丝毫没有退却,因为他十分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

“既然来到北京了,就要努力学习,好好训练,一定要混出个人样来!”初到北京的宋连进暗暗发誓。

“那时候,条件特别艰苦,训练也十分严格,完全是全封闭军事化管理。理论学习,军事训练,晚上接着训,加班加点还要自己练。”

仰仗着自己从小强健的体魄和好动的性情,依靠自己优秀的“军事大比武”单项冠军成绩,千里马得遇伯乐,宋连进成为全大队唯一一个破格提干的非退伍军人。

从班长到小队长,再到军事教练、业务部部长,一直到1997年,宋连进荣升为朝阳区保安公司一名大队长。

保安大队作为北京公安、武警的辅助力量,在重大活动中起着不可或缺的警戒保卫作用。2008年奥运会和2009年建国六十周年大庆,宋连进连续担任几千余人的北京市外围保安工作总指挥,并圆满完成各项任务。

“一个奥运会,人们看到的是一个月,可我们从筹备到结束,付出了大半年的艰辛。这半年期间,几乎就是吃住在车上,饿了吃快餐;困了,就在车上打个盹儿。”

“几千人的队伍,每个岗位都不能有一点闪失。这既是政治任务,又是国家形象,不容得有丝毫麻痹,每天就是不停地开会、巡查、布防,直到整个活动结束,大脑中绷紧的那根弦才敢松下来。”

“几乎年年都是先进,这些年个人三等功就有七、八次之多!”

至今谈起,也看得出宋连进脸上难以掩饰的自豪之情。

由于连续多年的一线指挥工作,多次重大活动的压力与长期不分昼夜的艰辛付出、生活工作的不规律,这个堂堂七尺的硬汉终于被病魔击倒了!

2014年7月,宋连进被确诊为白血病。连续两年多的住院治疗,出院后的宋连进需要接下来长时间的静养,鉴于他以往工作中的突出贡献,单位为其全额缴纳了社会保险,并批准他提前退居二线修养。

此时的宋连进,早已对老酒收藏如醉如痴,并以此作为自己人生的追求和寄托。2017年,病愈出院的宋连进,在东光县找王镇宋井村老家建成了自己地上、地下各一层的老酒收藏馆。

收藏老酒,成为一种必然

古时有一农夫,秋收时不慎将一口袋高梁倒入水缸中,数日后缸内飘出异香,农夫惊诧。 这时,一仙风道骨的长者告诉农夫:“你缸内要出琼浆玉液了,但是你得按照我吩咐的去做。”农夫忙问如何去做。长者说:“明天你要想法找到三个人,每人给缸内滴一滴血,方可。”

第二天一早,农夫在大街上等人。一会儿,过来一个文人,风度翩翩。农夫说明所求之事,文人慨然应允,滴了一滴血。时近中午,又来一个武将,也给滴了一滴血。

下午,路上一直没人。等到酉时,天已昏黑。过来一个疯子,农夫无奈,只好让疯子也滴了一滴血。

此时,缸内突然飘出异香。尝之,醇香溢口,清凉甘冽。农夫于是在缸上做个记号,写了个酉时的“酉”字,点了三个点,意思是三个人的三滴血。于是就有了“酒”字。

时至今日,喝酒之人,一开始文质彬彬,是享受那个文人的气质;喝到中途,意气风发,斗志昂扬,表现的是武将的风范;喝到最后,语无伦次,体面全无,就是疯子的那滴血作怪了!

宋连进,生性豪爽,侠肝义胆,喜酒善饮,颇有《水浒传》中景阳冈“三碗不过岗”武松打虎与鲁提辖醉打蒋门神之风范。

收藏老酒伊始,为避免买到假酒,宋连进多从老酒官网上买酒。一次买几瓶,日久天长,越买越多,越多越迷,越迷越一发而不可收。

从收藏老酒,也便开始学习老酒鉴别常识,研究老酒文化和历史。通过各地的老酒收藏学会、老酒藏友聚会和老酒交易会,宋连进在圈子里的知名度越来越高,藏友也越来越多,几乎遍布全国各地。特别是经历了一场大病后,有了时间和精力的宋连进更加专注于老酒的收藏和老酒文化的研究、传承,全国各地的老酒藏友只要得到一瓶好酒,就会给他发图片,他也会不惜重金购得。

对于自己收藏的几千瓶老酒,宋连进可谓了如指掌。那瓶酒存放在什么位置,市面上出现的每一瓶新品老酒,他基本都能判断准确。

“每天睡觉前,我都会到地下的收藏馆里转一圈,这已成了我几年来的一个习惯。”可见,宋连进对老酒的挚爱已经融入了血液、刻在了骨子里。

“每一瓶老酒淘来后,都会经过鉴别、擦洗、封口、热缩膜重新包装等工序,自己亲手把它摆放在适当的位置。所以,每瓶老酒都融进了自己的心血和情感。”

老酒收藏是一门学问,需要不断学习,还需要丰富的经验。宋连进坦诚,刚开始涉足老酒收藏的时候,为防止买到假酒,多在“歌德盈香”的一个国企老酒平台上淘宝。由于自身缺乏对老酒知识的积累和判断,也曾走过一些弯路,收购了一些低度、配料含水等不够收藏标准的老酒,在市面上也收购过一些假酒,等于是缴纳了学费。

2009年,宋连进在其当时居住的北京市昌平区天通苑小区的小卖部里,发现并购得了一瓶贵州市劳动服务公司出品的内供酒。后来,经与藏友交流才知道,这是一款“公开”的假老酒,只因自己初出茅庐,才花钱买了这次教训。

2013年,一个收藏老酒的朋友给宋连进送来了一批酒,共6瓶,看样子是上世纪六十年代的,8000元一瓶。当时,宋连进对这批酒也有怀疑。为了验证真假,消除自己的疑虑,在一次朋友聚会上,宋连进就特意打开了一瓶。打开后才发现,瓶盖塑料内胆是用现代的材料做成的,还印有“有限公司”的标示,瓶盖就是硫酸腐蚀的锈斑做旧,酒标是酱油染色。酒质品起来也很差,没有一点老酒的陈香味。

就在不久前,廊坊一个藏友在北京发现了一瓶六十年代的洋河大曲,要价18000元。看价格也不高,看图片也是真货。钱通过银行卡打过去,等酒通过快递发过来之后,宋连进经过和当地藏友一起研究发现,一是木塞内膜这么多年一点“土浸”也没有,二是酒标的颜色一致,没有岁月残留下来的痕迹,三是后标也没有一点土浸的留痕。最后确定,这瓶酒是假酒。退货后,追回了酒款。

自收藏老酒以来,宋连进渐渐养成了每到一个地方就去逛烟酒店的习惯。 2017年,宋连进与几个朋友去呼伦贝尔旅游时,在一个烟酒店里无意中发现了两瓶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成吉思汗”老酒,喜悦之情油然而生,烟酒店的主人只知道这两瓶酒在店里存放了有些年头,并不懂得老酒的价值。最后,宋连进以每瓶100元的价格淘到了这两瓶“宝贝”。

在老酒收藏圈里普遍认为,1993年以前、50度以上的酒才可称之为老酒,配料无水才符合收藏标准。因为1993年以后,就有了勾兑酒;而50度以下的酒,多因为日久年长,酒精挥发,度数低的酒就没有酒“味”了。

近年来,随着茅台酒、五粮液等名酒价格的日益走高,全国市场上掀起了一股回收老酒的热潮,有人为炒作赚钱、有人为收藏而痴迷、也有人则是为了品尝这一坛美酒。对此,宋连进认为,茅台、五粮液等名酒具有收藏价值,但散落在全国各地的所谓“垃圾酒”的地方小酒同样具有其不可替代的收藏价值。因为,名酒的“高贵”使人们本身就有了一种保护和珍惜的意识,只要你有钱,几年甚至十几年、几十年后你照样可以买到;而那些“垃圾酒”则不能引起人们的重视,喝一瓶少一瓶,晚一步有可能就消失了,抱憾终生。

为了收藏老酒,宋连进依靠现代化的网络力量,从各种渠道“搜刮”零散在各处的老酒,这些年在白酒上投入了几乎全部的精力,而满屋子的酒香就是他最大的慰藉。

访谈之间,他不厌其烦地往返于地下收藏馆与地上客厅之间,一趟趟取出自己多年来收集的宝贝,如数家珍地向作者一一展示。“这瓶是建国初期上世纪五十年代的陶瓶“义源烧锅”青岛作坊酒,木塞猪尿膀封口,也是老酒收藏馆里年份最老的,品相完好,可谓镇馆之宝;这瓶杭州酒厂出品的西湖佳酿是对当地景点的推介,这瓶阜新市葡萄酒厂出品的老白干,酒标是一对鸳鸯,看得出是当时当地的一款喜酒;这瓶是辽宁凤城老窖酒厂的聚仙醉,讲述的是传说中八仙的故事,这瓶是中国贵州湄潭酒厂出品的张三丰酒,是以人名为酒名的酒……”

老酒,在普通人眼里,可能只是一种饮品。而对于宋连进来说,它们是一个时代的沉淀,和历史有关,和文化有关,和风土人情、传统习俗有关。

“老酒还是一种儿时的记忆。小时候,逢年过节,去供销社给父亲买瓶酒回来,一家人欢天喜地,其乐融融。而今,再见到那充满情意的老酒,多么的令人感怀和留恋!”

“人活在世上短短几十年,应该给后人留下点什么!说大了是为国家做点贡献,说小了是为子孙后代造福谋利。”正是这种坚定的人生信仰和对事业的责任担当,使收藏老酒、传承老酒文化成为宋连进生命中的一种必然。

钟情老酒,醉里乾坤怡然

近年来,老酒的价格一路水涨船高,刺激了老酒的价值。然而,不少非法之徒也从老酒收藏中看到了另外一种“商机”——老酒造假。

为了让老百姓少受骗,宋连进提醒大家:如今,市面上的老酒、特别是茅台、五粮液等名酒有接近6成都是假酒,如果喜爱收藏,最好还是多学习、多研究,或者找专业人士鉴别,避免上当受骗。

为让更多人了解老酒,宋连进在老家宋井村建造了自己的老酒收藏馆,用于展示自己收藏的老酒,并帮助其他老酒收藏爱好者和喜爱喝老酒的人鉴别真伪。 “鉴别老酒首先要从包装的做工看起,观察瓶盖是否有人工做旧的痕迹,一般情况下,正规酒产品包装洁净,包装画面字迹要清晰,并能够显露出当年的包装特色,给人以真实可信和美的享受。”宋连进表示,而瓶身则主要看上面的图样是否符合它出厂时的年代特征。 “一瓶酒,包装的再严实,经过几十年的岁月侵蚀,都会留下岁月的痕迹,我们称之为土浸。”宋连进说。

现在市面上的作假,瓷瓶的都是把瓶标掀起一点来,然后打眼,真空灌装;像茅台酒,有的甚至把整个瓶塞拔下来叫拔头酒。玻璃瓶的多是拿次酒贴高档标、贴名优酒的标,还有新酒贴老酒标,圈内称之为后贴标,还有后封膜等等。

看酒花则是另一个需要经验的老酒甄别办法。 一般52度老酒的酒花会显得颗粒适中,酒花维持的持久度也更久,而低于52度的老酒酒花则颗粒较小,酒花挥发得快,如果是60度的高度老酒,酒花颗粒则较大,但是酒花依旧挥发得快。“这个需要一定的实践经验。” “购买老酒时,只要觉得有其中一样不符合,就要持怀疑态度了。”宋连进提醒说。 与此同时,宋连进还对大家普遍认为的“老酒会泛黄”的观点提出了更深的解释,他认为只有酱香型的老酒才会显得泛黄,而浓香型的老酒时间再久顶多有一点泛黄,清香型老酒就不泛黄。 “不管哪种香型的老酒,都会明显比新酒更挂杯。”宋连进表示,目前市场上作假的手段多集中在把酒标弄脏,将酱油、浓茶水涂在酒标上面,冒充老酒。 另外还有人用色素和粘稠剂加在新酒里,让酒看起来泛黄和喝起来更挂杯。 “大家在购买老酒时,不要一味地去迷信‘酒标破旧’、‘酒色泛黄’等标准,现在老酒作假手段很多,在收藏、购买老酒时要多看多观察,尽量避免上当受骗。”宋连进表示,他乐意为大家鉴别老酒的真伪。

宋连进对老酒情有独钟,不仅仅表现在他的不惜重金,如醉如痴,特别是他在重病化疗期间,通过上网查资料,凭自己对老酒的痴迷和挚爱,靠自己顽强的意志设计并建造了这座老酒收藏馆。起初的设计是地上两层、地下一层,因风水学上没过去,后来建成现在的地上一层、地下一层的老酒收藏馆。

住院期间,宋连进化疗完毕后,每天拿着铅笔在本上、纸上画着、涂着,医生和护士看在眼里,经常是偷偷地一笑。

“人活着,就是一个心态,一个精神的支撑。这么严重的病,身边有几个病友都已经走了,而我能病愈出院,完全源于一个对老酒收藏的挚爱、对老酒事业的追求!”看得出,宋连进作为一个患者与病魔抗争的顽强心智。

在化疗期间,只要身体允许,宋连进经常傍晚偷偷遛出医院。出北京307医院大门,左拐和右拐各有一个小卖部收售老酒。两年来,宋连进成了两个小卖部的常客,每隔三五天,遛遛达达,买瓶老酒藏到医院的病床下面,由往返陪床的亲人带回家来。

“当时得病时,我也感觉到了怕,想到了这种不治之症,自己没有几年的活头,为了自己心中的梦想,为了不留遗憾,就要建一座老酒收藏馆。”

现在这座老酒收藏馆的雏形,就是2016年建造的。当时医院的医生问宋连进:

“你自己还不知道能活几年,为什么非要建老酒收藏馆呢?”

宋连进说:“一般人快死的时候都不想留遗憾,我就不想留遗憾!”

当然,宋连进当时的想法还只是给子孙留下一些什么,激励后人,传承老酒文化。

“喝老酒喝的是一种儿时的记忆,喝的是纯粮酿造,喝的是一种友情、一种情怀,也是一种传统文化。”宋连进对老酒可谓情有独钟。

2018年秋日的一天,在微信朋友圈中,乐陵一藏友发布了一瓶“沧州白干”酒,而且酒名四个字为篆书,据鉴别为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出品,堪为稀有。宋连进发现后,立即电话和卖家联系。此刻,卖家坦称,有南皮一藏友也相中了这瓶酒,并承诺,二位谁到的早,这瓶酒就卖给谁。

当时,已是下午5点多,宋连进以最快的车速,最短的时间先到达乐陵藏友处,以7000元的价格购得了这瓶沧州老酒。后来才知道,这一次的“抢”酒,交通违章就有好几次。

宋连进只藏酒,不卖酒。就在作者与其第二次访谈期间,快递送来了两个包裹。一个包裹里是一瓶上世纪七十年代吉林省怀德县制酒厂出品的“新怀德酒”,是他与一个藏友经过一来二往近三个多月的时间,从卖家要价4500元到最后3000元成交;另一个包裹里是一瓶上世纪八十年代四川省县生产的“紫荆酒”,也是经过几番讨价还价,最后以1500元购得。

当面打开包裹,看得出得到“宝贝”之后的焦急和愉悦之情。宋连进一边拿着小手电查看封口、内膜,一面滔滔不绝地讲述着这两件“宝贝”来龙去脉以及如何鉴别老酒的真伪常识,比如后封膜、后贴标、土浸等等。

宋连进只收藏老酒,也就是收藏上世纪九十年代之前的酒,因为那之前还没有勾兑酒。遇有酒线过低、酒标等不完整等品相不好的,或者同一品种重复的、收藏价值不大的,都饱了自己或朋友的口福。

“也许是老酒中富含的微生物真得具有杀死癌细胞的作用,我感觉自己现在的身体一点问题也没有!”宋连进拍拍自己的胸脯,自豪地说。

守护老酒,传承文化使然

中国酒文化源远流长,含义深厚。酒能消忧解愁,忘却生死利禄及荣辱,让人游乎于四海之外,能给我们带来自由的欢乐。李煜说:醉乡路稳宜频到,此外不堪行;曹操说:何以解忧,唯有杜康;李白说: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消万古愁!

人生的快乐,因为有酒而暖意融融。酒后真情流露,率真而自然,呈现出一种极致的美丽。让人沉醉的岂只是酒呢? 更是一种惬意和真挚!李白曾说: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张蠙说:沉醉不愁归棹晚,晚风吹上子陵滩;白居易说: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俗话说,酒能成事,就能误事,凡事有度小酌怡情,酒大伤身。关于酒的感悟,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文章比古论今,风趣怡然。晋代江充说,“酒之所兴,肇自上皇”,上皇说的是伏羲氏,可见酒的历史之久远。

酒能助兴,所以有无酒不成席之说。“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虽说是浊酒,主人的好客也会使客人无法自持。

李渔在《闲情偶寄》中说起喝酒:不好长夜之欢,而好与明月相随而不忍别。喝酒的境界,大抵便该如此才最是怡然!《菜根谭》里所谓“花看半开,酒饮微醺”的趣味,才是最令人低徊的境界。

惜哉当下,有多少在酒桌上谈起酒的韵味、酒的典故?有谁像李太白斗酒诗百篇,像大观园里那些行酒令的高手?

沈爱民《每滴酒都不一样》写道:每当夜幕降临,马头琴响起,还有什么能比一碗醇酒,更适合孤单的人?倘若有天与弟兄相遇,当然更需要把酒临风,不醉不归。

拔剑击大荒,日收胡马群。

江水长,秋草黄。天苍茫,雁何往……

光听诗与歌就能让人醉。

在中华民族悠久历史的长河中,酒文化有着它自身的光辉篇章。酒,特别是老酒,且不说它自被人类发明后就与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千百年来演绎了它不可磨灭的不朽篇章。在当下,依然是待客之尊礼,馈赠之佳品。

2015年的11月的两岸国家领导人会晤,马英九特别准备了两瓶台湾珍藏几十年的特级高粱酒赠送给习近平,被誉为“和平之酒”。

俗话说,酒是陈的香。老酒通过时间的沉淀,它本身会发生一系列的反应变化,老酒会变得柔顺醇厚,口感也会变得更加优秀。

一个时代自有一个时代的酒文化产物。无论其独特的酿造工艺,还是反映的时代生产力水平,包含其印刷、美术、书法、思想意识、行为艺术、国民经济发展等等,都能在一瓶老酒上体现出来。

在宋连进的老酒收藏馆,有一瓶河北省宁河县酒厂的“芦台春”酒,这瓶酒是宋连进2016年从天津一位收藏大家处“淘”来的。据悉,这种酒目前市面上只有一瓶半,也就是在天津的这个藏友处还有半瓶。

“宝贝”淘来后,宋连进开始研究它。都知道,芦台春是天津的,但这瓶酒特殊在它是河北省的。经过上网搜索资料和悉心了解,宋连进终于弄明白了它的前世今生。

芦台春酒前身为康熙初年的德和酒坊。1948年,德和酒坊被宁河县烟酒专卖接收,定名为“河北省天津专员分署工业局芦台酒厂”;1960年更名为“宁河县酿造厂”,1968年更名为“宁河县酒厂”;1972年由白酒专家周恒刚为酒厂成功研制出了优质白酒“芦台春”, 从1975年开始,芦台春并评为华北地区优质酒,以后多次被评为天津市优质产品,并荣获布鲁塞尔金奖、银奖和铜奖,43界世乒赛指定用酒等等各种奖项。

查百度资料显示,雍正九年(1731年)析宝坻置县,据《河北省县名考原》称:“蓟运河纵贯县境,时多水患,故县以宁河名。”民国三年(1914年)属直隶省津海道,民国十七年(1928年)属河北省。1949年9月,划归天津专区;1959年5月,宁河县与汉沽区合并,称天津市汉沽区。1961年6月,复置宁河县,属唐山专区;1962年8月,复属天津专区。1973年8月,划归天津市管辖。2015年8月,国务院批复同意撤销天津市宁河县,设立天津市宁河区,相关的行政区域界线、政府驻地均未做调整。

通过以上资料可知,河北省宁河县酒厂从1968年更名后,至1973年8月划归天津市管辖,仅仅五年左右的时间。也就是说,这瓶老酒见证了宁河县酒厂曾隶属于河北省的辉煌和荣耀,也是它历史文化的真实实物标示。

这款“芦台春”酒,就是1972年由白酒专家周恒刚为酒厂研制成功的我国第一代优质麸曲酱香型白酒,被赞誉为“北方小茅台”,并题诗留念:“酚酩久贮瓮方开,惹得群蜂蝶又来。杜牧疗肠莫借问,乘车驱马赴芦台。”1972年,周恩来总理曾在津以芦台春酒招待国际贵宾。

宋连进东光的老酒藏友老郭说,这瓶“芦台春”酒被宋连进以3500元的价格收购后,天津的藏友追悔莫及,曾欲以更高的价格回购,可宋连进说什么也不可能出手了。因为,这样的“宝贝”千载难遇,宋连进怎么能够舍得呢?

在宋连进的藏品中,还有一款天津酿酒厂的46度“津酒”,可谓津酒中的“稀缺品”。津酒是老酒收藏中极为特殊的低度酒,是中国白酒“53优”,它获奖的度数仅为38度,市面上老酒基本都是38度津酒。

就在一周前,宋连进在市面上发现了一款配料无水的46度津酒。凭借多年的老酒收藏常识和经验判断,像这样度数的津酒可谓稀缺品种,在宋连进所有的藏友中间,收藏的都是38度津酒,还没有一款46度。当机立断,宋连进立即打款,以1150的价格收藏了这瓶46度津酒。

“老酒是一种文化,承载着属于它们自己的时代记忆。”在宋连进眼中,老酒收藏和保护远比目前“喝一瓶就少一瓶”的口号要难得多。

走进宋连进的老酒收藏馆,陈列整齐,错落有致,形态各异的老酒藏品令人眼花缭乱。江南风光、异域风情、天府佳酿宛如一副雄浑的神州美景图。特别是一些“二郎岗”、“观州醇”、“沧州香”、“沧州大曲”、“十里香”、“桑园酒”、“大世界”等沧州家乡老酒更使人耳目一新,倍感亲切。

据宋连进介绍,他现有的藏品中,仅东光老酒就有“精气神”、“于桥高粱”、“运酒”等近十个品种,沧州老酒都算上有一百多个品种。几十年的沧桑巨变,几十年飞速发展,犹如大运河生生不息的奔流,绽放出她美丽的浪花。

“人们吃饱了穿暖了,生活提高了,可精神空虚了,说白了就是没有了追求,缺失了信仰;老酒文化就能唤回人们对儿时的记忆,对过往的怀念。”

近几年,随着出院停药后身体状况的日渐康复,宋连进有了更大的梦想,那就是要在东光县城建一座老酒博物馆。对此,东光县人民政府办公室专门出台了《关于促进非国有博物馆发展的实施意见》,支持和保护中华传统文化。

而今,宋连进老酒博物馆的土地立项审批工作已经完成。相信,不久的将来,全国第一个非国有老酒博物馆就会在东光这个文明古老而富庶厚重的大地上拔地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