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大师谈艺】林风眠:林风眠生平艺绩艺论(十)

中国画家杂志社 2020-08-07 14:46:00

原标题:【大师谈艺】林风眠:林风眠生平艺绩艺论(十)

林凤眠像

林风眠,原名林凤鸣,广东梅县人。解放后,任上海中国画院画师,中国美术家协会顾问,常务理事。是享誉世界的绘画大师,是“中西融合”最早的倡导者和最为主要的代表人,是中国美术教育的开辟者和先驱,1925年回国后出任北平艺术专科学校校长兼教授。1926年受中华民国大学院院长——蔡元培之邀出任中华民国大学院艺术教育委员会主任,1927年林风眠受蔡元培之邀赴杭州西子湖畔创办中国第一个艺术高等学府暨中国美术最高学府——国立艺术院(中国美术学院)任校长。后来隐居于上海淡泊名利,于70年代定居香港,1979年在巴黎举办个人画展,取得极大成功。

林风眠生平艺绩艺论(十)

调和东西艺术

西方艺术,形式上之构成倾于客观一方面,常常因为形式之过于发达,而缺少情绪之表现,把自身变成机械,把艺术变为印刷物。如近代古典派及自然主义末流的衰败,原因都是如此。东方艺术,形式上之构成,倾于主观一方面。常常因为形式过于不发达,反而不能表现情绪上之所需求,把艺术陷于无聊时消遣的戏笔,因此竟使艺术在社会上失去其相当的地位(如中国现代)。其实西方艺术之所短,正是东方艺术之所长,东方艺术之所短,正是西方艺术之所长。短长相补,世界新艺术之产生,正在目前,惟视吾人努力之方针耳。

《戏剧人物》 68×68cm

我们把过去的事实,以历史的观念统整之,不难测艺术前途之倾向。埃及、希腊、文艺复兴时代,以及中国唐、宋诸代艺术,能丰富而且伟大,其原因固然很多;但主要问题,还是在艺术自身,是否有丰富与伟大的可能,然后加以环境上相当的机会,才有伟大丰富事实上之发现。艺术是以情绪为发动之根本元素,但需要相当的方法来表现此种情绪的形式。形式之构成,不能不经过一度理性之思考,以经验而完成之,艺术伟大时代,都是情绪与理性调和的时代。

《京剧人物》 68×68cm

中国现代艺术,因构成之方法不发达,结果不能自由表现其情绪上之希求,因此,当极力输入西方之所长,而期形式上之发达,调和吾人内部情绪上的需求,而实现中国艺术之复兴。一方面输入西方艺术根本上之方法,以历史观念而实行具体的介绍;一方面整理中国旧有之艺术,以贡献于世界。

《秋林野屋》 68×68cm

艺术的艺术与社会的艺术(1927年)

我们一谈到了解艺术这句话,就从很简单的问题谈到很复杂的问题上来了。但是我们研究艺术的人,应当首先决定我们的态度,我们从事艺术上之创造,究竟是为艺术的还是为社会的呢?从前欧洲的学者在艺术上争论之点,总离不了“艺术的艺术”和“社会的艺术”两方面,极端争执,视为无法调和,而变成两不相容之态度,其实这种过于理论的论调,愈讨论愈复杂,如同讨论美的问题,竟谈到上帝上面去了。托尔斯泰②的《什么是艺术》一书中,谓艺术好坏的定论,应依了解艺术的人多寡而决断,如多数人懂的多数人说好的便是好艺术;多数人不懂的,多数人说不好的,便是坏艺术”,这种论调未免失平。如果是这样,艺术家将变为多数人的奴隶,而消失其性格与情绪之表现。克鲁泡特金③批评托氏这种言论,亦谓其过于偏颇。盖了解艺术应有相当的训练,在这种美的教育不普及之下,好的高深的艺术怎能使多数人了解,即托氏书中称为好的艺术,如米勒之画,我们亦不能说是多数人了解的啊!

《照镜仕女》 68×68cm

这种所谓的争执,据我个人的观察,渐渐由西方偷过到东方来了。但是如果我们透彻地研究一下,事实上并不觉得这种问题变成相反的意思。艺术根本系人类情绪冲动一种向外的表现,完全是为创作而创作,绝不曾想到社会的功用问题上来。如果把艺术家限制在一定模型里,那不独无真正的情绪上之表现,而艺术将流于不可收拾。由作家这一方面的解释,我们就同时想到其他方面的影响,因为艺术家产生了艺术品之后,这艺术品上面所表现的就会影响到社会上来,在社会上发生功用了。由此可见倡“艺术的艺术者,是艺术家的言论,倡“社会的艺术”者,是批评家的言论。两者并不相冲突。

《思》 109×78cm

艺术家为情绪冲动而创作,把自己的情绪所感传给社会人类。换一句话说,就是研究艺术的人,应负相当的人类情绪上的向上的引导,由此不能不有相当的修养,不能不有一定的观念。我们在过去的艺术中所得来的经验是什么呢?我们可以说艺术是创造的冲动,而绝不是被限制的;艺术是革新的,原始时代附属于宗教之中,后来脱离宗教而变为某种社会的娱乐品。现在的艺术不是国有的,亦不是私有的,是全人类所共有的,愿研究艺术的同志们,应该认清楚艺术家伟大的使命。

文章摘抄自《林风眠谈艺录》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