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藏家故事 | 郭卢恩:钟情鲜见于市的高古饰物

雅昌艺术网 2020-09-15 14:43:00

原标题:藏家故事 | 郭卢恩:钟情鲜见于市的高古饰物

郭卢恩是一位收藏大家同时也是著名设计师。他常年居住在美国,喜爱收藏金属器、木器、家具,这些收藏常常带给他艺术创作的灵感。

收藏家设计师郭卢恩

健谈、博学、严谨是郭卢恩给人的第一印象。他说自己80年代开始接触收藏,小时候最爱看的是父亲画画和匠人师傅们制作景泰蓝。

郭卢恩从大学时期开始帮家里打理景泰蓝生意,客人中不乏一些政商名流。在美国,为了与当地的审美相迎合,他积极参加各种展览,与酒店、博物馆合作。他把中国传统的手工艺与西方美学相结合,精益求精,制作出兼具美观和实用的工艺品。

在收藏上,他建议年轻藏家们多去博物馆学习,多阅读相关书籍。关于收藏,最重要的是自己真正喜爱一件藏品。做收藏,让他有机会“跨越时空”与古人“对话”,为了得到一件自己喜爱的藏品不惜经历漫长的等待。

纽约邦瀚斯“润卢品金”专场

2020年9月,纽约邦瀚斯即将推出“润卢品金”专场,共释出郭卢恩收藏的50件金银雅器精品。

雅昌艺术网对话郭卢恩

雅昌艺术网:了解到您的家学渊源,父亲是一位水彩画家,家中也一直在经营景泰蓝的工作室,您出生在北京,这样一种氛围对您最初的美术这个兴趣有什么影响?

郭卢恩:我父亲从小是孤儿,在北平艺专的时候跟蒋兆和先生学习水墨人物。当时他就住在老师的家里,我生在北京,在台湾成长。我记得小时候,父亲非常好客,常常有艺术界的朋友在家里聊天。我坐在小凳子上听他们聊着艺术典故和绘画。慢慢地耳濡目染,使我对美术产生了兴趣。

父亲在德国学习珐琅,1964年他从欧洲画展回来,在台湾开始从事景泰蓝的制作。大学时期,我帮着家里打理景泰蓝生意以及制作。这样,我在制作景泰蓝的过程中会涉及到设计、美术、器型、纹样和色彩。因此,很多事情都是受到家中情况的影响而慢慢产生的。

被Sackler Gallery收藏由郭卢恩设计的景泰蓝金鱼碗

雅昌艺术网:收藏中国古代艺术品的门槛很高,需要一定的鉴赏能力。西方对中国艺术品的了解相对比较少,您初到美国的时候感受是什么样的?在文化差异中怎么样去实现突破呢?

郭卢恩:我刚到美国的时候,感受到美国的博物馆非常开放,而且各种研究的书籍以及环境,让我对中国古文物艺术品产生更加深入的认识。我在美国学习的比较多,接触的也比较多。西方人对东方文化知识的追求有着很强烈的探讨精神,这令我印象非常深刻。

战国铜鎏金包银嵌料带钩(上图左)及战国/西汉时期局部鎏金铜错银嵌松石双兽首带钩(上图中及右)。

雅昌艺术网:景泰蓝是个非常传统和有特色的工艺美术门类,在过去属于皇家御用,而当下出现了这种审美和认知上的差异。您从小在景泰蓝的工作室中长大,是否对这种审美上的差异有一些看法,如何看待这种变化?

郭卢恩:因为明朝的景泰年间做得最好,所以就叫景泰蓝。它的工序非常繁琐:先打铜胎,然后掐丝,再填珐琅,之后烧珐琅,一共要经过这三四道工序,然后再打磨,需要镀金才能最终完成。

我的父亲是从艺术转行。他当时在台湾国立艺专教图案,父亲把透明的珐琅与不透明珐琅结合得非常好。在美国,我们经历了西方审美的冲击,试图摆脱传统的景泰蓝制作,尽量发挥其材料的特殊性,迎合国际审美。

我们把景泰蓝变成一个新的生命,比如当时与Ann Sacks Tile and Stone做了景泰蓝的砖。80年代接触的西方设计师对我也有很大的影响。那时候,纽约的四季酒店(由贝聿铭设计,Peter Marino和我负责室内设计的一个酒店)和我特别定制了一个用传统景泰蓝做的山的纹样,通过单色镀金做一个景泰蓝的大缸,完成后的效果很特别。这些都使我在景泰蓝制作上有了新的想法和改变,这种改变对我来说很重要。

我把现在的审美通过与传统的景泰蓝工艺相结合,发挥景泰蓝自身材质的性能。这样才能够表现出现代感,在时空方面完全迎合这个时代。

人物金耳坠(上图左);双龙首金手镯(上图右)

雅昌艺术网:在您的成长经历中,从1979年开始收藏古代艺术品,那个时候收藏的概念是什么?您还记得自己第一件入手的藏品吗?能不能跟我们分享一下?

郭卢恩:对于收藏,从刚开始就是一种兴趣。在收藏初期,有一次我到曼谷,刚好碰到家具设计大家John McGuire。他们夫妻二人带着我到当地的古董店一起挑古董。在挑选的时候,我们常常挑到同一样东西。然后他就建议说,我们老挑同一样东西是不行的。他说这样吧,他先挑一件,然后我再挑一件。这样就不用争,这个方法还真的挺有意思。所以,我们用这样的方法开始买东西,在古董店里买东西这件事变得很有趣。

郭卢恩给Mc Guire Furniture做的第一个灯具系列中的茧灯。其形状受到汉朝的启发,1997年作。

铜鎏24K金

我第一批买的东西有些家具,在香港当时买的有一个茧型壶,对这件东西我的印象非常深刻。97年我给Mc Guire Furniture做第一批台灯设计的时候,我用这个灵感通过用金属来做设计,效果立刻就和平时不一样了,所以这件收藏对我来说印象非常深刻。

郭卢恩准备送给王世襄先生的漆器鸽子

雅昌艺术网:我看到一些您的介绍,王世襄先生是北京著名的艺术玩家,对于传统艺术的研究更是佼佼者,包括Jan Stuart,还有那志良这些前辈,他们的学识或者说收藏理念对您有什么影响?

郭卢恩:我认为是生活态度的影响。对我来说,从他们的生活态度中我学到了很多东西。他们在生活上时时刻刻充满乐趣。另外,从Jan Stuart这些大师们,他们通过不同的角度产生的审美观点,丰富了我对美学的认知。不仅仅从我自己所在领域的角度来看,还从其他的角度来看。

我对他们一直非常敬仰。我了解到王先生对鸽子和漆器的喜爱,我做过漆器的鸽子,不过很遗憾,本来是要和他约再见面的,要把这件漆器鸽子送给他。可是,这个愿望还没实现,他已经故去了。

雅昌艺术网:您的收藏涉及到的范围是比较广泛的,有木器、金银器还包括一些文博杂项,回过头来看您是如何一步一步建立起自己收藏的脉络?

郭卢恩:我进入收藏领域完全是一种缘分。家具、杂项、金银器等这些可以带给我灵感启发的东西,我都喜欢。另外,还有一点就是需要在我自己能力所及的范围内,在经济情况允许的范围内。

这件商代青铜器是“O”系列的灵感来源

“ O”控制台

“ O”边桌和“ O”长椅

雅昌艺术网:与许多藏家不同,您除了是一位古玩收藏者,同时也是一位设计师。对您来说,收藏和设计有什么共通之处?怎么样协调好这两者在您生活和工作中的关系,您的设计灵感是否和您自己的收藏也有一些关系?

郭卢恩:这是个非常有意思的问题。我们的设计理念是想着怎样把古老传统的工艺改变得符合现代生活。我常常想办法做出一个不受时空限制的东西。这对于我来说,有着古玩的收藏以及器物的制作和历史的背景。我是以设计和工艺的角度来看待它。这值得我品味,也是我考虑的最重要的问题。

台北景泰蓝系列-景泰蓝莲花花瓶 1989年作

雅昌艺术网:您介绍一下这次邦瀚斯您的藏品专场润卢品金,我看到是以金属器为主,在什么样的契机下促成了这次合作?

郭卢恩:我首先要说一下“润卢”的由来。傅申先生有一次来美国,他说要给我提个字,要我的斋号。我就想到:我太太的中文名字是俞润媛,我的中文名字是郭卢恩,最后把中间的“润”和“卢”提出来,所以叫“润卢”,卢为山、润为水,有山有水。这样,傅申就给我题了这个字,这是润卢的由来。

高德莎(邦瀚斯美国区亚洲艺术部主管)

关于认识邦瀚斯,是我大女儿Karen的朋友介绍认识,也是机缘巧合。刚开始有些木器杂项合作非常愉快,高德莎(邦瀚斯美国区亚洲艺术部主管)看到我的收藏以后就非常感兴趣。我做景泰蓝还有Repoussé(铜雕塑)以及大件的漆器,包括铜的家具都是以金属为主,所以金银器对我来说是一个很特别的收藏。

半月形鸟纹金耳环(上图左);一对金跳脱(上图右)

雅昌艺术网:对于这次邦瀚斯润卢品金专场,分享一下拍品的收藏故事。您认为收藏中国古代的艺术品,特别是这种战国时期宋元时期这种年代比较久远的艺术品,它的难度是什么?怎么样去克服它?另外对年轻收藏家有什么收藏方面的建议?

郭卢恩:很多的收藏是可遇不可求的。有一件收藏我为此等了两年之久,对方才肯割爱,他说儿子结婚了,他想卖这个东西,我才有机会买到。

关于收藏建议,第一是要多去博物馆。年轻人要多看书籍多研究器物,涉猎广泛,东西方的都要看。另外,绘画以及各方面的瓷器全部都要看。这样才容易培养出兴趣。当年轻人开始收藏的时候,最重要的就是他自己心里要真的喜欢这个东西。

受307号拍品启发而设计的紫铜浴缸(椭圆形)

雅昌艺术网:您的收藏品里面有很多古代的饰品,比如战国铜鎏金包银嵌料带钩,它应用了金银错、鎏金的工艺特别精美,您可以介绍一下这些拍品吗?

郭卢恩:这一件拍品的器型是稍微有点胖的椭圆形,中间的下半部是个兽头,兽头看起来像狼的手,眼睛方面的嵌料,这个料体玻璃是战国的玻璃,它的爪子一个在左下方,一个在右上方。

这中间贯穿的地方是一个断带,贯穿两边。代钩的颈部,有鎏银的一个凹的花箍,把带钩很深的部分分开了。它的身子的上半部中间的一个凹槽的地方,是嵌了半弧形料的珠子。珠子是一个很重要的地方,它整体有很多凹面,表现得非常有力度感,金和银以及料的搭配非常有意思。

另外我想重点提一下专场里有一个鎏金的蚕蛹。它的身体扭动,头部微微抬起,动感十足,很稀有。

雅昌艺术网:除了木器、金银器、文博杂项这种收藏相对比较传统的收藏,您是否会尝试新的收藏,比如说西方当代艺术家的作品或者其他当代艺术门类?我看到您在全球有很多艺术空间,最近有没有什么好玩的线上或者线下的活动跟我们分享一下。

郭卢恩:西方当代的东西,我对ART DECO时期的东西非常喜欢,比方说像1920年Josef Hoffmann,他做的有些东西,器物有点像宋朝的银器,Jean Dunand1930年做的漆器和铜器也都相当好。Brancusi做的东西有点汉朝的感觉,我感觉到非常棒,希望有机会的话,能有一件两件收藏。

关于线上活动,因为疫情的原因,旅行不便。目前,我们有很多关于设计方面的作品讨论都是在线上进行,这是非常具有挑战性的。这种讨论需要有更多的想象空间,所以一定要改变现在目前这个情况。线下现在也很不容易。

纽约邦瀚斯“润卢品金”专场

时间:2020年9月21日 10:00(纽约时间)